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嚴震生指亞太峰會中國給兩岸留後路 但憂十九大後

音頻 12:31

就在蔡英文不提九二共識,兩岸關係似乎冷淡、停滯之際,台灣政壇老將宋楚瑜不但順利出席利馬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而且在中共事前不斷放話:蔡英文不提九二共識,就不接觸、不會晤。不過峰會後,宋陣營第一時間表示,宋楚瑜與習近平場外會晤了8分鐘,雖然後來有不同說法,中國媒體說只有1分鐘,宋楚瑜陣營反駁甚至還傳出會晤80分鐘,台灣媒體有說10分鐘左右。不論幾分鐘,宋習兩人畢竟作了場外會晤了,一掃之前國台辦的強硬態度。本次中華世界,法廣(RFI)為大家請到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嚴震生老師來為大家解讀這些現象。

廣告

法廣:嚴老師,您怎麼看70多歲,老當益壯的台灣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此次的利馬行?他去之前,還一再強調一中各表是吧?
嚴震生:
宋楚瑜當然還是希望能夠有所作為,又剛好遇上蔡政府因不願意講出“兩岸共識”,在兩岸關係上遇到瓶頸,沒有任何進展之際,此次派宋楚瑜當她個人的代表參加APEC峰會之際,過去宋楚瑜算是偏藍營的,現在有人說是橘子轉綠了。但無論如何,他當親民黨主席,過去也去過大陸,也與胡錦濤、習近平都見過面。所以,還是有一點私交。但我們不要忘記,這個會議是我們有會籍的會議,雖然我們與香港沒有辦法主辦會議,我們看,APEC這些國家,21個成員國大部分都當過輪值主席國,包括俄羅斯、南美洲、秘魯,是第二次,之前智利也辦過,墨西哥加拿大。然後亞洲,包括東盟國家,澳大利亞、都紐西蘭也有,甚至越南中國大陸都辦過,但是台灣與香港,當時加入這組織時,就有這個默契,不舉辦APEC,但我們畢竟就是正式會員國。所以我們相信,北京也認識到這一點,就是,台灣已經在國際組織裡面,大概是相當穩固的,如APEC、世貿組織WTO,它也不願意說要把台灣趕出去,沒有這個必要了。可是在其他的場合,包括台灣很想加入的世界衛生組織WHO,包括世界民航組織ICAO、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還有聯合國氣候變遷框架的公約,UNFCCC,等等,這些我們沒有進去的,那麼中國大陸是,你台灣不講九二共識,那就進不去了。包括明年我們在世界衛生大會,因為我們是觀察員身份,每年都要重新更新一次的,可能中國大陸就不會讓台灣參加。過去因為是馬政府講九二共識,所以這就不是個問題,而去年剛好舉辦的時候是馬政府下台的三天,所以,主辦單位還是禮貌性地發給了馬政府,但是蔡政府的代表去的,衛生署署長去,但也做了一些讓步,勉強算是聯合國的決議案。但是我認為,這個明年可能就沒有。所以台灣要區分的是,台灣還沒有在裡面的國際組織,我們在裡頭的,像WHA,不是永久會員的,就會有危險。如剛剛說到的民航組織,三年前,我們是一主席的特別來賓身份被邀請。今年我們本來希望以特別來賓身份繼續獲得邀請,但是結果就沒有。而這個可以區分成三種國際組織,第一種是,台灣已在裡頭的,我們不會動,第二種,是過去在馬政府時代,有可能被邀請的,現在可能就沒有了。另外,第三個,譬如說聯合國,我們是不會進入,沒有機會進入的。而宋楚瑜此次去的APEC,是台灣本來就可以去參加的,只是看誰去而已,最糟糕的狀況是,台灣可以派一個經濟部長。大陸方面沒有辦法封殺,但是大家就要看過去,在不是馬總統任內時候,兩岸關係沒有改善之前,我們看到的是陳水扁總統任內,那時候,台灣派出的代表,派出的人,媒體最關心的事情就是,他們有沒與中國大陸的主席胡錦濤會面,打招呼,兩人是否有目光交錯等的枝微末節的事情,因為明明就不太有可能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這就是過去的情況。可是馬英九總統上台後有一些變化了,就是,第一層級不一樣了,台灣可以派前任的副總統參加了,包括從連戰到蕭萬長。第二是,也可以在APEC的會場,有一個會外會,過去跟胡錦濤,現在跟習近平;就是連戰,前任的副總統,或是蕭萬長,都有機會跟大陸的領導人坐下來談。更進步的是,幾年前在印尼舉辦峰會時,台灣的陸委會的主任委員跟大陸的國台辦主任也會面了,也正式會談了。之後,當然就有更好的管道,讓他們兩個人互訪了。所以,我們從APEC可以看到很多的進步。同樣的,因為兩岸關係改善之後,我們看到這海參威舉行的APEC,當年,連戰副總統還與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有一個會談。所以跟美國也好,跟其他國家也好,都可以在APEC峰會上與其他國家有比較好的接觸。

現在宋楚瑜此次去利馬峰會,我們本來預計不可能與大陸有接觸,第一,台灣沒辦法派陸委會主委跟着去,不像以前了。第二,他也沒辦法與習近平有正式面對面,互相有一個團隊的兩個人左擁右促地,面對面地隔一個桌子來談,大概也沒有這個可能。台灣比較擔心的是大陸會不會故意不見宋楚瑜,或者是,在這種場合,看到也假裝不理會。當然了,習近平應該還是會有基本的國際禮儀,打招呼應該會有,也有這個機會,看到他們兩人會外閑聊了十分鐘左右。可是這個十分鐘與正式會議是有些差距的。所以我們在台灣來觀察,好像又回到了陳水扁總統時代,兩岸關係不是很好,台灣的領袖代表去那邊,我們總是希望看到能夠與對岸領導人有一些互動,而此次確實是有,這也有可能是個人過去累積的人脈關係。也有可能是,中國大陸還是要做到基本的國際禮儀。但是,就沒有像馬英九政府時代那麼熱絡。我覺得這個也是可以預期的,所以,你說,有沒什麼大的突破,沒有,但是感覺上,中國大陸至少沒有給蔡英文政府很難堪,也做到了基本的禮貌,所以留了一條線,如果台灣能夠繼續與大陸改善關係的話,未來,我相信,兩岸關係目前的這種冷和的關係,以後還是可以有一些進展的。

法廣:本次是否也給宋楚瑜本人加分不少,聽說他被派任出使後,顯得精神奕奕,特別興奮?
嚴震生
:我想大概政治就是個嗎啡吧!他需要舞台,但一直沒有舞台。他這次能夠這樣子去,他可能就希望,會不會就沿着過去連戰或蕭萬長的例子,既然派他去,對方可以接受,那麼,蔡英文未來政府為了避免節外生枝,就每年派他去,我相信他也希望能夠廉頗老矣,還能夠有所作為。如果蔡英文更有創意,她就應該把層級提高,那就派馬英九去。也就是,馬英九你是找前任的副總統,我比你更厲害,我找前任的總統。可是看起來,黨不同,黨同伐異,所以沒有辦法。所以此次就找了一個另一個在野黨的主席,沒有做過行政院長,沒做過副總統,但是至少跟對岸的基本互動是沒有問題的。你蔡英文如果找前副總統呂秀蓮,對岸可能根本就把你封殺了。

法廣:本次宋習會對兩岸關係會帶來什麼影響?
嚴震生
:我覺得,本次宋習會能夠舉行,至少讓我們知道,對岸還是希望不要走到絕路,但是對岸的九二共識講得很堅定,而台灣這邊好像也不願意講九二共識,但到底要拖到什麼時候呢?我覺得大概就是中國大陸明年辦十九大之後,如果台灣還是繼續不表態的話,我覺得兩岸會有一些比較緊張的關係。所以還有一年的時間,讓台我們灣政府想想看有沒有辦法有更創意的方式去與對岸溝通,然後把這個心結,這樣一個糾結的問題可以處理掉。這對兩岸人民其實都是好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