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革五十周年

毛如何考慮接班人問題

1966年9月毛檢閱紅衛兵。右為劉少奇,中間林彪。
1966年9月毛檢閱紅衛兵。右為劉少奇,中間林彪。

林彪垮台後,毛對所謂接班人問題有了新的考慮。他心裡最提防的是周恩來,這反映了毛的農民心理,因為周在歷史上有相當一段時間地位遠高於毛,而且曾反對過毛的一些做法。毛的一生,始終有一種狹隘的農民意識,尤其在黨內人事關係上,誰曾經反對過他,他是不會忘記的。重新考慮接班人,就是要防止位高權重又人望極高的周有機會上位。

廣告

問:接班人問題是毛永遠掛在心上的問題,但似乎最終也沒有讓他滿意的人選。

答:這是考察文革後期各種鬥爭的關鍵。毛不能把握他的生命,所以有種緊迫感。可以說接班人問題是他的軟肋,也就是說他永遠不放心他的身後事,不放心他費盡心力、搞得天怒人怨發動的文革,在他死後能否保存成果。你可以想象一下,若文革在他死後一風吹了,他最看重的自己的功業就幾乎蕩然無存。他幾次講他這一生只幹了兩件事,一是把蔣介石趕到了海島上去,一是文革。但你仔細想想,前一件事他藉助了外力,一是斯大林的指揮和援助,二是日本入侵。在打倒蔣介石,推翻民國政府這件事上,他的英明之處在於,1)不管他如何討厭蘇聯人指手畫腳,卻基本上隱忍不發,聽從斯大林的指示。你若仔細讀讀他和蘇聯,共產國際的來往電報,你就能察覺出他甘願忍耐服從的心理。因為他知道,離開蘇聯的支持、援助,他沒可能推翻民國政府。2)他一眼就看穿了日寇入侵對他的野心、企求是絕大的利好。雖然當時蘇聯指示他和蔣合作,對抗日寇,他表面上服從,卻反覆向他的黨內朋友說明,一定不能和日本人真打,只需裝裝樣子,而要抓緊一切可能暗中擴大自己的力量。別以為他這個說服工作容易。當時,朱德、周恩來、彭德懷都真心想和國民黨合作,打擊日本人,但毛還是最終說服了他們。所以他痛恨彭德懷搞什麼百團大戰,說彭是出風頭。

問:在這點上,毛確實見識高於他的黨內同志,而且看出了效果。那第二件事呢?

答:這第二件事,就是文革,可以說實實在在是他以一人之力發動並推行的。不但沒有外部的太上皇,連他的革命對象都不是外敵而是曾經的黨內同夥。所以,文革才是毛最上心,並傾全力要維護的東西。為此,接班人問題才成了心頭大患。當時他找林彪當接班人,還有一個權謀上的考慮。他要借林彪在軍隊中的勢力,為文革保駕護航。林彪表面上不搶上位,其實他內心早有謀算。62年七千人大會,他看準了毛在黨內已引起強烈不滿,劉鄧都已成大氣候,一個管國家建設,一個管黨,林彪才發表那個講話,實質上是救駕。隨後又大捧毛,要把軍隊建成毛澤東思想大學校,活學活用毛的著作,搞四個第一,突出政治,搔到毛的癢處。毛當時已經暗自把劉少奇這個已獲黨內公認的接班人當作了清算對象。他心裡認定劉少奇的路線和他想要搞的東西不是一回事,但他仍對外說劉少奇是他的接班人。64年,他對蒙哥馬利說“我死之後就是劉接班”,這是欲擒故縱,放煙霧迷惑人。文革開始後,是江青忍不住說了出來,江說,62年毛主席在七千人大會上受了氣,文化大革命就是給毛主席出氣。毛自己也對巴盧庫說,62年他就覺察出有壞人篡奪了領導權。其實他一直在拉攏林彪,林彪也是投桃報李。毛為了讓林同意當接班人,甚至犧牲最忠於他的羅瑞卿,他心裡其實知道羅是沒有反對他的想法的。

問:以毛的猜疑性格,他對林彪就這麼放心?

答:問得好。這個問題是需要仔細想想。我認為,毛從來對任何人都不放心。在歷史上,專制獨裁者最缺乏的東西就是對人的信任,誰越接近他,他就越提防誰。66年7月8日毛在江青的信中已經暗示他認為林彪是在利用他,所謂為了打鬼藉助鍾馗。但有一個細節我們不要忽略,這信他給周恩來看,看後銷毀了,但周留了一個抄件。毛為什麼這麼做呢?那時他還想不到林彪最後會和他拼個魚死網破。我猜想,他這是提醒周,林這個接班人並不是不可改變的,甚至是要讓周明白他從未決定把身後大權交給誰。以周的聰明,他當然知道毛這是在警告他,誰也別想覬覦他的權力。這個敲打周是心領神會的,因為周有個心病。歷史上,在1932年的寧都會議上,毛被剝奪了軍權,讓他完全靠邊站,而周成了軍事指揮的一把手。毛自己說那會兒他是“茅坑裡的石頭”,“連鬼都不上門”,毛由此過了兩年多冷落的日子。這段經歷成了他的心理強迫症,不時拿出來講,讓周永遠戰戰兢兢,認為自己有罪。而林彪這個毛真真假假選定的接班人死後,周被形勢推向了攬大權的地位。這個形勢主要來自兩方面,其一,對林彪事件的處理,他始終在第一線。雖然事事請示毛,向毛彙報,但畢竟與各個層次的人員親自交往,以他的風度、幹練、智慧贏得了大家的尊重。其二,在中美外交活動中,毛在背後,周在前台,外國人搞不懂中國人虛虛實實的那一套,認為周就是中國外交的掌舵人,所以世界上讚揚聲一片,但這卻讓毛不舒服。毛身邊的王海蓉、唐聞生受毛指使,到處搜集這些材料念給毛聽,讓毛感覺人家輕視了他。周對毛的心理活動是清楚的,他知道毛擔心他自然而然成了接班人,所以才會有71年12月毛昏厥後經搶救蘇醒,周握着毛的手流淚保證:“主席,主席,大權還在你手裡”的事。但毛明白,就算他活着周不會反對他,但死後誰能知?

問:所以你認為林死後毛對接班人問題的考慮首先就是提防周?

答:對,我確實這樣看,這從批周會議可以看出。周不是主管外交嗎?毛就在外交上找周的毛病。73年6月28日,外交部內刊《新情況》登了一篇文章,談美蘇簽定防止核戰爭協定之後,“美蘇主宰世界的氣氛”更濃。周認為“寫得不錯,值得研究”,毛卻借題發揮,說是“放屁一通”,又氣哼哼地說“凡是這類屁文章,我就照例不看,總理講話也在內”,又說:“大事不討論,小事天天送,此調不改正,勢必出修正”,罵得周灰頭土臉,忙寫檢討。又因周在與基辛格會談沒有及時向毛彙報,而被認為“接受了核保護傘”。毛指示召開批周會,這個我們在前面的專題中已經講過。今天那我們再講點細節。江青上來就說這是林彪以後的第十一次路線鬥爭,周恩來“迫不及待要取代毛主席”。許世友這種武夫甚至跳到椅子上罵周“要搞修正主義”。王海蓉還特地點出毛講話中提到“賊船”就是指周。周只能流着淚檢討再檢討。會上周單獨坐在一邊,與會者圍坐在他對面,就是個批鬥會的架勢。據記載,周因手抖,請喬冠華幫忙紀錄,竟被唐聞生喝止。每次批鬥完,周都面色灰白,走路不穩。你說毛把周整到這份上,他還怎麼可能有“接班”的想法。把周整得半死不活之後,一次會見外賓,沙發不夠坐,周恩來竟然自己坐在一把椅子上,讓出沙發給王海蓉這些小翻譯坐。毛看見了,指着王海蓉、唐聞生對外賓說:“總理可憐呀,讓這些娘們整成這個樣子”。從以上這些話可以看出毛的品性中的虐待狂的傾向。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