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革五十周年

毛考慮過讓鄧小平當接班人嗎?

毛澤東與鄧小平
毛澤東與鄧小平

在中共老人中,鄧和毛的關係最為奇特。毛要打倒鄧,卻又保護他。在文革最瘋狂的時候,毛卻幾次提到鄧和他本人都是受人整的落難者。林彪事件後,毛把鄧調回北京,迅速委以重任。毛是否考慮過由鄧主持他身後大局?

廣告

問:文革開始時,劉鄧一直並列,是第一號和第二號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為什麼劉被毛毫不留情地整死,而鄧卻被再次委以大權?

答:在中共老人中,平心而論,毛對鄧的態度一直比較特殊。這有幾個原因。鄧當年在蘇區被當時的中央撤銷了江西省宣傳部長之職,時間在1933年5月,地點在寧都。我們上次節目中講到周恩來在寧都會議上取代了毛的軍事指揮權。毛鄧在同一地點,前後落難,這一段毛常提起,說鄧是毛派。人們常說鄧是周恩來的人,這是完全不正確的,鄧骨子裡是毛的人。毛對鄧的讚揚很多,比如毛說過鄧武可比林彪彭德懷,文可比劉少奇周恩來。這個評價簡直就是說鄧是黨內文武全才。而且,1965年,那時毛已經準備發動文革,打倒劉少奇了,卻委託周恩來和王稼祥談話,告訴他,毛考慮人事變動,黨中央主席的接班人或者是林彪或者是鄧小平。文革已經起來之後的八屆十一中全會上鄧在政治局常委的排名反而還上升了。文革小組的人要把鄧當作敵我矛盾來打擊時,毛卻提出要把劉鄧分開。同時,毛一方面批准發表戚本禹的文章,指鄧為“黨內另一個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另一方面向鄧表示“第一,要忍,不要着急,第二,劉鄧可以分開,第三,有事可以給他寫信”。

問:這和外面群眾組織的鬥爭顯然不是一回事。毛對鄧為什麼會有這種兩面態度呢?

答:毛原本是把鄧當作毛派的,在歷史上事實如此。但中共奪國之後,鄧開始和黨內負責具體工作的人關係密切起來,和劉、周的政務系統越走越近。因為鄧這個人從來不是好高騖遠、徒尚空言的人。他天性喜歡做實事,身上沒有一點文人氣,和毛那種雲山霧罩的議事風格不一路。他當中央書記處的總書記,本是毛的提議,但在浮誇風、大躍進中,他是了解中國有多少人餓死的,所以也贊成反冒進。對毛的不顧老百姓死活的做法至少不推波助瀾。所以毛說他開會坐的遠,不說話,我想這是鄧明哲保身的作法。文革毛要天下大亂,鄧卻生性喜紀律,所以參加派工作組的行列,要秩序。這點毛更生氣,覺得鄧背叛他,所以要整鄧。但說實話,毛從未想將鄧徹底打倒,關鍵時刻會保一下鄧。鄧自己看得明白,他說:“毛澤東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也不是想把所有老幹部都整倒。雖然誰不聽他的話,他就想整一下,但是整到什麼程度,他還是有考慮的”。這是他本人的經驗之談。而且,毛是權謀高手,整人時下一步就已經想好。66年毛寫信給江青,泄露出他並沒有死心塌地地用林彪,所以留有一手。67年他對王力說:“林彪要是身體不行了,我還是要鄧出來”。可見鄧是他手中的預備隊。林與鄧不是一個山頭的人,毛的慣用手法就是拉一派打一派。

問:73年,鄧小平復出,當時全國不少人覺得突然,不明白為什麼。

答:為什麼?林彪死後,毛要防的就是周。上次節目我們已經講過,毛對周是相當殘忍惡毒的。但林死了,周是眾望所歸的核心人物,毛必須找出一種力量來平衡,所以毛放鄧出山。出山就讓他參加批周會。鄧是極聰明的人,第一他明白自己在毛手上是哪顆棋子。第二他明白毛為什麼點名讓他參加批周會,所以他說了一句雙關語。他說:“你現在的位置離主席只有一步之遙,別人都是可望而不可即,而你是可望而可即,希望你自己能夠十分警惕這一點”。這話說的實在高。第一他這是告訴周,毛怕你奪了他的權,第二也告訴毛,我會好好替你看管權力。所以毛會後急不可耐地問參加會的王海蓉“鄧小平發言沒有?”得知鄧講了話,他高興了,說“我知道他會發言的,不用交代也會發言”,甚至一時興起,要找鄧小平來談話。所以可以說,毛當時確實有意讓鄧替代林,成為可供選擇的接班人之一。

問:那麼毛很快就對鄧失望了嗎?

答:是的,關鍵在對待文革的態度上。在鄧寫給毛的信中,他對文革是大唱讚歌的,但他也是個倔人,骨子裡對文革是反對的。他說永不翻案時可能也真誠,但真掌了權,要干實事,才能體會文革的災難有多大。他反悔了,他選擇的突破口是毛當時對“四人幫”的批評。毛召集在京政治局會議,講了幾句對四人幫批經驗主義的批評,當然是保護性的批評,甚至還對張春橋說對不起。但鄧卻假戲真做,而且是和周聯手一起做。鄧在政治局會議上領頭狠批四人幫,說四人幫“干擾主席”。但鄧聰明,他知道毛讓批江,但那是人家兩口子的事,外人不能當真,適可而止最好。鄧就在江青檢討了幾句之後,就宣布批評會停止,給江青留了面子,因為給江青留面子就是給毛留面子。毛見鄧果然知進退,便讓鄧全面主持中央工作,他這時仍看好鄧的前景。

問:鄧拿到實權後,一定會和文革造反派起衝突。

答:是的,這就是鄧提出“整頓”的目的。當時,有些生產部門的權力在造反起家的幹部手裡,這些人本是毛精心培養的一個社會階層。但要讓國民經濟有發展,首先就會和這些人衝突,比如鐵路系統。鄧讓萬里當鐵道部長,親自帶領工作組下去抓,鄧要對那些鬧派系的壞頭頭堅決處理。當時真抓了、撤了一批文革中上來的頭頭。鄧當時說:“這些人還不抓起來處理,要等到哪年呀”!他是看到國家已瀕臨崩潰,又有毛的指示“要把國民經濟搞上去”,鄧才下狠手。但這回他出手整的不是毛的敵人,而是毛的追隨者。毛不動聲色,看着鄧幹什麼。鄧大刀闊斧,從工業到農業,從科研到教育,從軍隊到地方,處處開花。關於鄧的整頓,我們會專門有一節詳細講,今天大家只要記住一點,鄧要干實事,雖然拿毛的指示當招牌,卻和毛的基本思路相違背。毛關心的是鄧能不能在他身後保住他的文革,也就是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所謂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鄧卻以毛講過的三句話為依據,來了個三項指示為綱。這讓毛大失所望,所以他說:“還是他那一套,什麼黑貓白貓”。這能看出毛本來寄希望於鄧能像他在檢討中說的,擁護文革、保衛文革,誰知鄧一下子就走到另一股道上了。這股道和毛髮動文革的指導思想相違背。毛惱羞成怒,於是發動了他這輩子最後一次運動,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因為他不能容忍鄧和周站在一個立場上。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