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楊建利美聽證會籲修正對台政策 助台成國際正常成員

音頻 12:09

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川普)在選戰期間對天安門事件的表態,曾引起中國流亡民主人士的強烈批評。近日,中國流亡異見人士、紐約公民力量負責人楊建利博士在美國國會的一次聽證會上,對特朗普發出呼籲,特朗普應當以美國價值為焦點,並"直擊政權的弱點,以迫使中國實現民主過渡"。他在聽證會上並呼籲“修改美國對台灣政策,以反映一個全面民主國家的地位、通過允許台灣作為國際社會的一個正常成員來確認其合法性”。同時,楊建利還敦促美國支持香港實現更大民主。本次中華世界,本台(法廣RFI)為大家邀請楊建利博士,請他介紹一此次為台灣請命的行動。

廣告

法廣:請您向聽眾朋友介紹一下, 為什麼有這項聽證會,目的何在,以及你這次在會聽證會的行動有哪些?

楊建利:聽證會舉辦的兩個目的,第一是正好趕上12月10日,聽證會是12月7日舉辦,圍繞世界人權日談一些中國人權議題。第二是美國政府正好在換屆,將有新的總統執政,國會的聽證會想要藉這樣的機會讓像我這樣的人權人士,異議人士,向特朗普或稱川普這樣的新政府、新政權,提出我們的諫言。

我在聽證會講了幾個觀點,第一,實際上,中國目前需要國際市場,需要美國市場,比前幾年更加嚴重,也就是它現在更加需要美國市場。而川普本人又認為這與中國的貿易中,是中國佔了便宜,美國失去了工作機會,形成很大的貿易逆差。所以美國應該在這個時候,把人權和貿易進行掛鉤。因為貿易逆差所形成的原因是因為中國的人權狀況不好,壓低了中國的勞工成本,是的資本家在中國有很大的利益可圖,所以把工廠都搬到了中國。所以它和中國的人權狀況是有關係的。而藉着中國現在更加需要美國這樣的國際市場,把人權和其他的議題,特別是貿易議題掛鉤非常重要。

另外,在兩禮拜前,我們知道川普和台灣蔡英文總統有一番通話,引起大家非常大的關注。我覺得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川普實際上對於未來的外交政策方面,可能會與他的前任有不一樣,和前40年可能都會不一樣,這可能會為我們創造一個契機,這個契機是以民主人權價值為基礎的。因為他在正當化自己的通話之時,尤其是他的幕僚都說出來一個概念,就是說:我現在是與一個民選出來的總統通話,一個民主國家的領導人通話,有什麼了不起,有什麼錯嗎?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所以我在聽證會上明確地提出來,敦促川普新政府能夠修改對台灣的政策,反映台灣是一個完全民主國家的現實,能夠來幫助台灣成為國際社會的一個正常的成員。用這個辦法來承認它的合法性。我過幾天以後,也就是兩天前,川普在接受採訪的時候提到,我們不一定受一個中國政策的限制。我不知道我們的這個聽證會對川普是不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法廣:在特朗普與蔡英文的通話使得外界猜測,特朗普是否會對北京採取更強硬的政策。但為什麼美聯社說,直至目前,特朗普沒有對支持中國的公民自由顯示出多大興趣?

楊建利:對,川普在這方面沒有現成很大的興趣,而且在他的表述中,無論是在競選時候,還是當選以後,他在外交方面的表述中都很少體現美國的根本價值。基本上不從價值的角度出發,因此很難了解他在人權觀念上有多大的堅持。但是,他的團隊、幕僚長川普和蔡英文通電話以後,做了很多的表述,是為正當化這番通話,提到了很多有關美國根本價值的論述,也就是對於人權的問題,他是重視的。也許川普本人對這個沒有太多的思考,但是未來的外交政策,如果有很大的變動的話,改變前40年的所謂的中美關係的狀態,我覺得人權議題可以藉着這個機會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會形成中美關係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一環,我覺得是有着很高機會的。但這並不意味着,川普本人一開始就對這種人權的價值的堅持,所以這是兩個不同問題。

川普的團隊具有理想性,在表述中數次提到了民主、美國的根本價值等等,而他的團隊比較注重美國的安全戰略、利益,基本上屬於美國的鷹派。換句話說,在南中國海,在東亞地區,和中國的這種戰略和利益上的矛盾和衝突的話,川普的政府將會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因為他的團隊所決定的。而他本人的性格特點是不願意被人看作是軟弱或愚蠢的。他曾經在競選中說:我們國家是被一批愚蠢的人領導。所以他在領導美國時,不會願意被人看作軟弱或愚蠢。而中國的領導人習近平又裝出一個偉大領袖的樣子,是想裝出強人樣子的領袖。而且美國與中國根本價值的衝突、戰略利益的分歧和衝突,還有貿易上的摩擦,將會使得中美關係進入一個動蕩期。中美關係未來的摩擦可能比以前來的多。

如果川普本土人及他的團隊有一個以美國的根本價值出發,以美國的長遠戰略利益作為考量,這麼一個整體的、系統的、新的中美政策的話,而不僅僅是 簡單的和蔡英文來一通電話的話,我相信川普政府會對行之了40年的中美關係的狀況會有一些改變。所以我想與聽眾分享一句有意思的話。當川普與蔡英文通話以後,很多人就加以批評,包括一些美國的學者、外交政策的建制派都在批評。而中國政府當然有很多的強烈反應。那麼,有一個川普的幕僚寫過一篇文章,其中有一句話說:“我不知道什麼時候,美國對中國的關係中,不讓中國人生氣、不激怒中國人成為我們對中國的外交政策成為主要的主流。”他說弄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所以,從這裡可以看出來,可能川普的新政府對於中美關係的現狀可能將有所改變。”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