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陳東豪談中國(台灣)遊說團華盛頓運作情況

音頻 12:19

近日震撼、攪動全球的台灣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與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的世紀“通電話”,讓美國人久已忘懷的“台灣問題”,一下子又成了美國主流媒體的熱門大新聞。那麼單單靠蔡英文政府的力量,台灣就能夠在國際上獲得如此大的報導及廣告篇幅嗎?半個多世紀以來,台灣持續對美國進行遊說工作,更一度威震華盛頓,中國遊說團,亦即台灣遊說團,或稱“蔣介石政府遊說團”,在美國近代政治史上,它與“以色列遊說團,是兩個對華盛頓外交政策影響力最大的遊說組織。本次中華世界為大家詳細報導本議題的新新聞周刊副社長陳東豪為大家進一步說明。他從前總統李登輝時代開始介紹台北長年重金砸下運作“中國遊說團(以下稱台灣遊說團)”的運作情況。

廣告

陳東豪指出,早在一九四○年代初,國民黨蔣介石政府即已開始在美國政界與新聞界進行遊說工作,由宋子文與宋美齡兄妹總其成,國府駐美大使館政治參事陳之邁負責聯絡協調,當時的遊說宗旨是呼籲美國助華抗戰,以及要求更多的援華物資。

這幾年台灣遊說團情況從李登輝時代開始就比較有趣,因為這進入到所謂的利用公關公司,配合台灣的駐美代表處。相對的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遊說團。這兩股勢力長期以來一直在華盛頓交手。早期,在李登輝時代最有名的一件事就是在克林頓政府的時代,他去其母校康奈爾大學演講。那就是一個很標準的政治遊說,所以克林頓讓他到康奈爾。

至於怎麼遊說,是靠着國會。台灣在華盛頓遊說最大的困難應該說是在季辛吉,他以肚子疼理由飛到了北京,與周恩來見面。後來有尼克森訪問中國,從此美國打開了訪問中國的大門。季辛吉所制定的一個中國政策,三十多年來一直在華盛頓實施,那次也是台灣遊說團最大的一次失敗。這三十幾年來,不管白宮的主人是誰,季辛吉一直是最大的中國遊說團的幕後人物。

早年在二戰時代,國民黨花了很多的錢去影響白宮,影響國會。加上當年,如時代雜誌的老闆,這些人都是在中國大陸出生,都是屬於保守派,當然對國民黨的遊說有幫助。可是台灣在李登輝時代,兩蔣之後,從季辛吉所設下的一個中國,其實是對台灣最大的限制。

在李登輝時代,發生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他一現任中華民國總統身份去訪問康奈爾大學。這件事情,在當年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因為這以前是不可能的,他也不是過境。後來隨之而來的影響就是發生兩次飛彈危機。

在克林頓政府時代,有一個中共對美國遊說很重要的遊說。也就是,克林頓在上海與江澤民見面時宣布了一個“新三不政策”,其最重要的是“不支持台灣加入以國家為單位加入聯合國下所屬的國際機構”,這就限制了台灣的外交。

陳東豪指出,早在一九四○年代初,國民黨蔣介石政府即已開始在美國政界與新聞界進行遊說工作,由宋子文與宋美齡兄妹總其成,國府駐美大使館政治參事陳之邁負責聯絡協調,當時的遊說宗旨是呼籲美國助華抗戰,以及要求更多的援華物資。

這幾年台灣遊說團情況從李登輝時代開始就比較有趣,因為這進入到所謂的利用公關公司,配合台灣的駐美代表處。相對的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遊說團。這兩股勢力長期以來一直在華盛頓交手。早期,在李登輝時代最有名的一件事就是在克林頓政府的時代,他去其母校康奈爾大學演講。那就是一個很標準的政治遊說,所以克林頓讓他到康奈爾。

至於怎麼遊說,是靠着國會。台灣在華盛頓遊說最大的困難應該說是在季辛吉,他以肚子疼理由飛到了北京,與周恩來見面。後來有尼克森訪問中國,從此美國打開了訪問中國的大門。季辛吉所制定的一個中國政策,三十多年來一直在華盛頓實施,那次也是台灣遊說團最大的一次失敗。這三十幾年來,不管白宮的主人是誰,季辛吉一直是最大的中國遊說團的幕後人物。

早年在二戰時代,國民黨花了很多的錢去影響白宮,影響國會。加上當年,如時代雜誌的老闆,這些人都是在中國大陸出生,都是屬於保守派,當然對國民黨的遊說有幫助。可是台灣在李登輝時代,兩蔣之後,從季辛吉所設下的一個中國,其實是對台灣最大的限制。

在李登輝時代,發生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他一現任中華民國總統身份去訪問康奈爾大學。這件事情,在當年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因為這以前是不可能的,他也不是過境。後來隨之而來的影響就是發生兩次飛彈危機。

在克林頓政府時代,有一個中共對美國遊說很重要的遊說。也就是,克林頓在上海與江澤民見面時宣布了一個“新三不政策”,其最重要的是“不支持台灣加入以國家為單位加入聯合國下所屬的國際機構”,這就限制了台灣的外交。

一般那來說,台灣與中國在美國遊說的以目前可以知道的金額來說,至少是1比10.台灣大概在李登輝時代,華盛頓登記有案的遊說金額,一般來說,一年在500萬至700萬美金左右。北京在華府的遊說團費用,如果僅是以季辛吉的政治諮詢公司來說,大概一年中5000萬美金左右,而且甚至目前還超過這數目。剛才提到的克林頓的新三不政策裡面的那個發言,當時克林頓政府的幕僚卸任以後,他身邊的幕僚就有轉到季辛吉的顧問公司當其副董事長,類似的這“中國遊說團(指紅色中國)”還有一個很有名的人物就是海格。海格是雷根總統第一任的國務卿。雷根那時在競選之前,曾經說過要恢復與台灣的正式官方關係。這對當時的北京政府來說,當時是鄧小平時期,趙紫陽時代,這當然是一件令中共非常感冒的事情。

在雷根上任之後,要安排第一次的訪問中國,前置作業是由其國務卿海格負責。已過世的海格,在美國政壇上是個非常有趣的人物。當年在尼克森的任內,尼克森在晚期,請辭之前,尼克森長期酗酒,根本沒辦法擔任美國總統的職務。當時,海格是尼克森的白宮幕僚長。海格也是季辛吉一手提拔出來的,他原來只是兩顆星的中將,後來在季辛吉手上,一手把他提拔成四星上將,然後擔任尼克森的軍事顧問。所以在尼克森的晚期,海格擔任其白宮幕僚長。

到了雷根當選總統後,海格是他的第一任的國務卿。當時,海格跟北京磋商雷根第一次訪問北京時,曾經達成一個協議,就是說,會限制對台軍售的水準,不會超過1990年的水準,而且會逐年降低。那也就是非常有名的817公報。817公報對當時的台灣來說,是一個很嚴重的挫敗。公報宣稱美國會限制對台軍售的水準,台灣此時就要展開它在華府的遊說。而當年台灣最重要的遊說方式就是透過美國國會。當然,另外,雷根本身對這件事是矛盾的。所以在817公報簽署之前,海格就被雷根辭退了。

台灣方面則是透過美國國會的力量,用國會去平衡國務院的做法,因為海格,還是繼承季辛吉的一個中國原則。所以他擔任美國國務卿的時候,國務院對中國 非常非常友善。那雷根剛好對台灣非常友善,所以後來雷根做了一個備忘錄。也就是著名的對台六點保證。這六點保證裡面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美國絕對不會去降低軍售台灣的水準。所以,後來雷根在卸任以後的回憶錄裡面講過一句話說:817公報對美國政府並沒有拘束力,這一句話也讓北京政府非常跳腳。海格在雷根政府之後,一樣也去了一個非常有名的地方:季辛吉的顧問公司,也是擔任副董事長。

有一個說法,就是如果你在美國擔任白宮安全顧問之類職務,報酬大概是30萬美金,到了你轉到季辛吉的政治諮詢顧問公司,擔任副董事長或副主席,大概領三百萬美金。所以你可以看得出來北京在美國的遊說的實力有多強。所以,這次川普的做法就很特別。川普的軍事或外交顧問,其班底主要都是非季辛吉系統的或是軍人。軍人大概會對中共比較強硬。所以,其實台灣與中共之間,從李登輝時代一直到現在蔡英文,大概這幾年的政治角力,在金錢上來說,雙方不成比例,因為台灣一年大概是五百萬美元,了不起,再多一點,那北京是超過五千萬。而且台灣的這五百萬還是必須在美國司法部要登記對美國國會的遊說金。中國則有些是用商務,有些是用個案諮詢名義,所以兩者之間還是有些差異。所以這兩邊,我們就要看美國政治制度裡面有關外國遊說的問題。 當川普在競選的時候,對這點批評很多。可是現在的紅色中國遊說團其實是非常有實力的。

台灣當然無法與中國比較金錢財力,而且現在全世界沒有幾個國家可以與中國比金錢力量,所以台灣對美國遊說的重點,一向是擺在國會,用國會去平衡白宮或國務院。然後又有一個變化,就是季辛吉因為現在93歲了,美國國務院這個系統在中國問題上的看法也與三十幾年前的看法不大一樣了。現在的國務院比較自由派,不像季辛吉那時候所留下的影響。所以這幾年台灣與國務院之間的往來,要比過去,比二十年前,上個世紀時,相對來說,獲得比較多的同情。這個情況與隨着中國的崛起有關。在上個世紀來說,中國是受到扶持的,舉例來說,尼克森在訪問中國大陸是,當年,鄧小平曾經發動一個很重要的戰爭,懲越戰爭,當時中國並沒有衛星這些資訊。所以根據現在解密的答案很有趣,當時,在季辛吉的授權之下,美國政府是提供了越南北部的相關衛星資訊給了中共。所以鄧小平發動懲越戰爭的時候,美國提供的是它 的一個重要衛星情報。因為季辛吉的大的概念是:聯合中國封鎖當時的蘇聯。比如像當年的中國,是極度缺乏黑龍江東北、北方沿線、中越等的衛星情報,這些一樣由美國提供。

所以中國在鄧小平前期的時候,有很多的軍事情報是接受美國的協助,這情形是非常有趣的。當然等等三十幾年以後,中國已經是全世界的第二大經濟體了,他各方面的實力,科技等也到了一個階段,所以這時美國對中國的態度又有一次改變。所以,我們觀察川普,也是在看這個後面的變化是什麼。

不過,美國政府,不論誰主政,他們長期以來都訂定有一個國家的利益。所以我們最近在看川普時,也回過頭來看奧巴馬政府,奧巴馬白宮發言人提到台灣時說,不應該把台灣擺在談判桌上當作籌碼,所以他們有一些不同的思維。當然後面,我們就只能看一月二十日川普就職之後,他的團隊怎麼去決定這件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