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環境與發展

徐穎 :中國在環保可持續發展上進步

音頻 1:00:00
法國濾園環境工程有限公司(Phytorestore)在中國的首席代表徐穎
法國濾園環境工程有限公司(Phytorestore)在中國的首席代表徐穎 法廣

法國濾園環境工程有限公司(Phytorestore)在中國的首席代表徐穎,她曾經在中國工作生活多年。徐穎,法國濾園環境公司在中國做首席,她非常了解法國與中國在環保和可持續發展方面的合作,請聽法廣專訪徐穎。

廣告

法廣:您曾經擔任法國濾園環境公司在中國做首席。您非常了解在這家法國公司在中國環保和持續發展上的工作。請您談談正在進行的“丹頂鶴項目”?

徐穎:丹頂鶴項目在遼寧省的盤錦,是個濕地修復項目。法國濾園公司主要從事利用植物的修復技術,對自然資源進行修復,更新和重新利用。

盤錦的油田,他們使用的碳氫化合物對周圍,生態環境和植物的多樣性都造成污染。法國濾園環境公司的任務就是恢復這個有超過10萬隻水鳥棲息的。

法廣:給人的感覺這個項目難度大,而且在東北地區污染還是相當嚴重的?

徐穎:的確,當地不僅是有油田本身帶來的污染,另外,還有周邊來自工業生產和生活用廢水。這些廢水沒有經過處理就直接被排放到濕地,也對水鳥和魚類的生存造成極大危害。因此我們的項目一方面處理油田進行綠化,用植物凈化廢水。另外一方面,還要處理生活和工業廢水,回收利用。讓後建立黑頂鶴,蒼鷺等水鳥的繁殖和棲息地,鳥類觀測站。

我們這個工程項目不僅有中國政府的支持,而且有法國開發署低息貸款的支持。

法國開發署(AFD),這個機構專門對發展中國家中可持續發展項目,有低息貸款的支持。

法廣: 這個盤錦黑頂鶴項目發展到什麼程度?

徐穎:現在還在設計施工階段,應該在2018年末結束。因為植物修復,生態修復需要時間,不能着急。污染環境速度快,幾年就讓地方面目全非,而修復環境非常慢,需要幾倍的時間。

法廣:在這個修復工程進行的時候,當地居民如何反應?

徐穎:他們非常歡迎。相對10多年前,老百姓和政府層面沒有太多注意環境污染問題,今天就完全不同。食品危機,水污染涉及到老百姓生活。他們有切身的需求,出於健康的考慮,讓他們關注生態保護項目,他們也非常支持。

法廣:最近一兩年“海綿城市”的說法非常流行?請您介紹一下?

徐穎:這是一個非常形象的說法,就是在下雨的時候積水了,如何幫助水滲透,同時凈化水這類彈性城市,是一個未來新型城市雨洪的管理的概念。

這個概念我們早在10多年前就提出了,這是包括在城市生態水管理方面。我們的工作包括海綿城市的概念,而且有延伸。

法廣:你們公司的名字是濾園公司,過濾的濾字?

徐穎:過濾屬於園林景觀的功能,花園是外形。我們追求的不僅是美觀,滿足審美的需求,而且提供更多切實可行的對大自然這個資源進行修復。

法廣:你們在國內項目?

徐穎:在國內與企業合作,為家樂福,歐萊雅等企業污水處理和回收。也有政府項目,如瀋陽卧龍湖項目也非常有意思。這裡曾經是鳥類的棲息地,但是2013年和2014年期間,因為認為的破壞,污染,這個內湖幾次枯竭,我們幫助恢復濕地,讓鳥類重新在這裡生活。

法廣:您代表法國公司在中國從事多年環保和持續發展項目,請您談談中國在這方面的變化?

徐穎:我感到中國環保意識正在加強。10年前,在中國做環保和可持續發展項目為有種堂吉訶德的感覺,當時政府和老百姓感到我們的工作徒勞。在國內,很長一段時間大家覺得環保就是綠化,種樹。而且,中國城市中有許多硬質的,不透水的地面還有用水泥砌成的景觀河道。當北京出現暴雨天氣,還發生積水淹死人的事件。

這主要因為在景觀和城市設計上只追求表面化,形勢化的什麼,沒有提供真正切實有效的環境保護方案。

法廣:您認為法國濾園環境公司給中國帶去的技術和理念是什麼?

徐穎:簡單地說,就是把水資源和土壤資源看成整個生態系統中的一個環節。需要用全局的觀念,恢復生態多樣性的理念來進行城市設計。進行植物修復,就是把植物作為生態圈中的一個環節。通過植物修復,生態景觀等技術讓城市生活,植物再生達到一種平衡,讓大家的生活少一點焦慮。

現在中國政府提倡海綿城市,希望各級領導,不同環保企業積極向這個方向走,希望能夠堅持下去。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