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藝術

《蔣介石傳》作者Alain Roux:蔣介石錯過了成為偉人的機會

音頻 19:16
法文《蔣介石傳》封面
法文《蔣介石傳》封面 @法國Payot出版社

“殘酷,專制,易怒,自負,固執,奢侈,嫉妒,囂張。愛炫耀和吹噓自己的財富。”如果將這些個性放在一個中國近代史上重要人物身上,您會想到誰呢?可能符合這些描述的人不止一個。但你可能想不到這是曾經擔任過中華民國總統的蔣介石的自畫像。蔣介石一生堅持每天寫日記,而在目前存放在美國斯坦福大學的1萬6千頁的蔣介石日記中,這位曾經叱詫中國歷史的人物在31歲時給自己做出了這樣的評價。

廣告

蔣介石1949年在國共戰爭失敗後逃到台灣,直到去世都沒有實現他重返大陸的夢想,而在大陸,他的敵人毛澤東也徹底改變了中國的面貌。這兩位中國近代史上的重要領導人的個性和作為顯然在今天海峽兩岸留下抹不去的歷史痕跡,也成為歷史學家們喜歡研究的課題。法國著名的漢學家,歷史學家Alain Roux在2009年出版了毛澤東的傳記《猴子和老虎,毛,一個中國的命運後》 (Le Singe et le Tigre, Mao, un destin chinois, Éditions Larousse出版)又於2016年推出蔣介石的傳記,題目就是“蔣介石,毛的大對手“( Chiang Kaï-Shek. Le grand rival de Mao , Rivage Payot出版社)

蔣介石到底個性如何?他為何會在敗給毛澤東?歷史學家又是如何評價他?今天的專題節目有幸請到Alain Roux先生來就這些問題一一解答。

法廣:您在書中說蔣介石並不是一個偉大的領袖,他錯過了成為二十世紀主要領導人之一的機會,但在您出版了毛澤東的傳記後,還是寫了這本蔣介石傳,為什麼花如此多的時間和精力在這個並不是”偉人“的領導人身上呢?

Alain Roux:應該說作為歷史學家,有些時候實際上別無選擇。當我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撰寫毛澤東的傳記時,經常會遇到蔣介石。從1925,26年開始,蔣介石在國民黨中的地位日益穩定時,毛澤東是廣東農民運動講習所所長,當時他倆關係不錯,可能互相需要對方。當共產黨從26年7月開始被趕出國民黨的領導層後,毛澤東還是保留了一定的權力,這就說明蔣介石當時還需要他,也許是希望他在動員農民的工作上扮演一定的角色等等。

所以,他們兩人互相認識,命運和經歷經常交錯,同時也有他們沒有見面但卻打交道的機會,比如1936年12月的”西安事變“期間,蔣介石被不滿他抗日政策的張學良,楊虎城囚禁在西安時,如果當時和張學良有聯繫的共產黨為審判蔣介石並處以極刑開綠燈的話,蔣介石就完了,如果蔣介石最終得到釋放的話,應該說部分是毛澤東的干預,當時沒有直接聯絡,但是有間接聯繫,

在抗日戰爭結束後,在重慶他們再次有了直接聯繫,蔣介石也請毛澤東到重慶去談判,這就是很有名的兩人在重慶舉杯共慶的場面。

毛澤東老年得知蔣介石去世的消息後,據說他放了一整天唐朝詩人 張元乾的詩改編的歌曲,詩的內容是一個受冤屈而遭流放詩人的悲情,這當然是毛澤東向蔣介石致哀的方式。而且,當時海峽兩岸都拒絕兩個中國的局面,並就此達成共識,據說雙方通過中間人就此進行了一些接觸,周恩來一直親自過問,拒絕所有可能導致出現兩個中國局面的建議,北京和台北都不希望出現這樣的結果。

因此,毛澤東和蔣介石是打過仗的敵人,他們互相痛恨,但也有十分頻繁的接觸。

法廣:關於蔣介石這個人物有很多評價,比如在大陸,他是一個很負面的人,有他很腐敗,抗戰很無能等等官方的宣傳,而您在書中對蔣介石的評價很有意思,說他既不是紅的,也不是黑的,而是灰色的,您認為蔣介石是一個沒有個性的人是嗎?

Alain Roux:目前在中國大陸有一個很明顯的要為蔣介石負面形象 ”平反 “的趨勢,江西廬山上有一座蔣介石和宋美齡夫婦曾經常光顧的別墅 ,後來毛澤東和江青也常去,這裡面舉辦了一個圖片展,我去年三月份曾經去看過。有意思的是,這個展覽上有兩個同樣重要的部分,一邊是蔣氏夫婦,以及他們在廬山居住期間的系列照片,也包括國民黨要員,另一邊是毛澤東和江青,以及共產黨的要員們開會的照片。而兩邊規模幾乎達到平衡,這樣的布局令人十分奇怪,我和一個像是館長的人交談時,他說的話就更讓人驚訝,他說:”蔣介石是一個偉大的愛國者,但用人不當,毛澤東是一個偉大的革命家,但在晚年犯了很多錯誤”。

當然他的話並不代表官方,但還是有一定的代表性。我覺得這句話說得非常好。

法廣;蔣介石在抗戰中是否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如果沒有他,抗戰就不會勝利嗎?

Alain Roux :是的,在這一點上絕對不能編造謊言。如果我們客觀地,仔細看看歷史真相,就會發現九成的抗日戰役,以及中方的人員傷亡都是在國民黨一方,而當時共產黨和國民黨立場一致,1937年也簽署了有關協定,形成共同抗日的統一陣線,儘管雙方關係很緊張,紅軍還是成為抗戰主力,新四軍也是國家的軍隊,與國民黨並肩抗日,如果仔細研究細節就會發現,主要的戰爭還是由國民黨的軍隊承擔。

但應該說,1937年秋天那場可怕的上海戰役,讓國民黨軍隊痛失三分之一訓練有素,勇敢的主力軍,損失可謂巨大。而且也不要忘記,國民黨內部有反戰派,但是,在如此艱難的情況下,蔣介石挺住了,應該說這是蔣介石十分勇敢的態度。
他當時一定是逆流而上,一邊是反對抗戰,主張投降派,另一邊是中國的空軍完全被摧毀,首都南京也將經歷殘酷的燒殺搶掠,一大部分中國都被佔領了的現實。

在1938年秋天,另一個重要城市武漢也失守後,國民黨可能會和日本人談判講和,但是他沒有這樣做,而是堅持抗爭,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中國是單獨面對日本侵略者,沒有任何外援。一直到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引發太平洋戰爭局勢才改變。

現在我們有很多戰爭史料可以參考,就會發現中國軍隊和日本軍隊的人員傷亡比例是十五比一,這是非常可怕的局面。所以,我認為海峽兩岸的中國人都應該意識到的一點是,在中國面對日本非常不利的條件下,蔣介石挺住了,他有膽量。

但後來情況發生了變化,戰事頻頻失敗,比如1944年,日軍向國民黨軍隊發動反攻時,國民黨軍隊的表現不夠好,造成了日軍的勝利,但應該承認的是,在面對日軍的侵略時,蔣介石表現出了頑強的抗戰精神。這一點是肯定的。

法廣:有一種說法認為,如果國民黨的軍隊沒有經過抗戰的大損失,共產黨奪取政權的機會就很小,你如何看?

Alain Roux: 至少有一個人是這麼認為的,這個人就是毛澤東。他在文革前,大約是1964年,接待一個日本青年共產黨代表團時就說過,請你們回去時告訴你們的領導人,我們感謝日本在中國內戰期間為我們提供的幫助。

法廣:既然在日本人面前沒有低頭,蔣介石為什麼會敗給共產黨呢?除了兵力在抗戰期間受到大損外,是否真的如大陸宣傳所講,國民黨由於腐敗,治國無方而大失民心,也就是說共產黨奪取政權是民心所向的結果?

Alain Roux :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西安事變前後,蔣介石非常得民心,他代表抗擊日本的力量,結束了軍閥混戰,雖然有共產黨的問題,但也屬邊緣化的,當時共產黨首都在偏遠的延安,可能蔣介石估計他們也不會長久。蔣介石在抗戰期間一直很有民心,但他犯下的第一個錯誤可能就是在安徽大舉消滅了共產黨的新四軍軍隊,那時1941年1月份,這次行動有很多疑點,當時抗戰非常艱難,國民黨罕見的一次勝利是針對共產黨的這個事實可能讓他的形象大受爭議。

第二,當他1943年出席開羅會議時也很得民心,因為他被認為是一個重要的領導人,是當時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四個領導人之一,中國也列入了世界強國之列,因此蔣介石獲得很多民眾的支持。但隨後出現了一系列對他不利的事件,包括1944年抗日軍事上的失利,而且中國在抗戰結束時也並不是以勝利者的身份出現,而是在美國的幫助下取得了勝利,因此中國沒有被邀請參加雅爾塔會議,討論太平洋戰後局勢時,並沒有徵求中國的意見,也就是說中國失去了很多地位。

另外,就是十分嚴峻的經濟局勢,通貨膨脹十分嚴重,還有中國收復被日本佔領土地的方式,中國所有富裕的地區,江南,長江三角洲,上海等地在日本投降後,重新被國民政府控制時,從大後方重慶回來的人以 “捕食者 ”的姿勢出現,中央儲備銀行券 和法幣之間的彙率非常低,這對當地擁有中儲券的人來說是災難性的局面,當時腐敗很嚴重,加上通貨膨脹,內戰爆發等因素讓民眾感到厭倦,共產黨通過很機智的宣傳讓人們相信是國民黨引發了內戰,而國民黨方面則是錯誤百出。

與此同時,蔣介石居然瘋狂地在東北向共產黨發動進攻,這是一個十分錯誤的戰略部署,共產黨在那裡可以獲得蘇維埃的援助。而在內戰開始的時候,國民黨取得了一系列勝利,他們甚至奪取了延安,一直到1947年夏天,國民黨都佔上風,他們在地方上也取得了被共產黨的土地改革奪取了土地的地主們的支持,他們將土地還給了地主,這簡直是歷史倒退。
蔣介石失去了很多次成為另一個領導人的機會,但歷史不能重演,也就是說如果抓不住到來的機會就意味着失敗。蔣介石錯過了很多別的領導人一定會抓住的機會。

法廣:蔣介石1949年逃到了台灣,他走的時候一定是希望可以再回來的,但是他有可能不走嗎,如果他沒有走會發生什麼呢?

Alain Roux: 蔣介石當然是到最後一刻才被迫走的,現在可能會有人認為知道現在還對台灣社會產生重要影響的“二.二八"鎮壓事件是在為蔣介石未來的撤退做準備,但實際情況絕不是這樣的,因為當時的情況還是對國民黨有利,他堅持到了最後,當解放軍進入成都的時候他也還在城內,他到最後時刻才乘飛機離開。蔣介石堅持到了最後,但卻被他的將軍拋棄了,這些人要麼開始和共產黨合作,要麼已經投降。所以,說他逃到台灣是為了避免戰爭持續的說法並不成立,他實際上堅持到了最後,是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才逃走的,他當時已經沒有任何力量應付共產黨了。這一點我認為很清楚。

法廣:在寫了蔣介石和毛澤東的傳記後,您如何評價這兩個人?

Alain Roux:這很難說,我很欣賞一個著名的美國學者,斯圖爾特•施拉姆(Stuart R. Schram) ,他生前曾經致力於翻譯毛澤東的所有著作,很遺憾他沒有翻譯完,他不僅翻譯成英文,同時也加以評論,這是一項非常好的工作,書名叫《毛澤東的權力之路》,毫無疑問,他可以說是一個研究毛澤東的專家,就在他去世前不久,在一個關於毛澤東的座談會議上就有人也問了他這個問題,他當時十分緩慢的回答說,”great man ,small man“。”Great man“就是毛澤東,”small man“是蔣介石。這種說法有些惡意,但並不完全錯誤。

毛澤東一出現就佔據所有的空間,氣場非常強大,他顛覆了一切,當然給中國人帶來了災難和痛苦,但他用一種不可挽回的方式顛覆了整個中國,從這一點上說,他是一個佔據第一線的重要人物,人們可以恨他或者喜歡他,但這一點無可否認。如果寫毛澤東的傳記就會發現,從1949年開始,毛的傳記就是中國的歷史,但在寫蔣介石的傳記時就顯然不一樣了,他佔據不了空間,他試圖充當世界的弄潮兒,但開始的時候有些才能,但是最後卻被浪衝走了。他沒有達到自己命運的高度。

毛澤東和蔣介石屬於不同的兩類人。

法廣:”偉人“和”小人“這種說法有一定的局限性,因為毛澤東獨裁決定一切,他也通過幾十年的運動和革命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很多很多苦難。那麼最後,您如何看待台灣的未來?

Alain Roux : 我認為現在進入了一個很危險的時期,中國大陸領導人很可能試探美國的態度,在台海製造一些緊張局勢,看看第七艦隊是否會採取行動,如何行動。當南海局勢緊張時,美國派出了軍艦到中國宣稱有主權的海域,這是挑釁行為,這是美國在試探中國的態度,所以也可以想象中國領導人也會採取類似的行動,所以可能會有一段局勢不確定的時期,這一點令人擔心。

但是話雖這麼說,我想中國人還是很清楚美國人的武力更佔上風這個事實,因此不會在這條路上走很遠。我想美國人也會很快就意識到不應該加劇這個地區的緊張局勢,因為他們和亞洲尤其是日本之間的商業貿易十分重要,當然也包括中國,所以太平洋從某種程度上說決定着美國的部分未來,所以如果這個地區爆發衝突的話,對美國也毫無益處。所以我個人認為,可能會有一些緊張,有些困難時期,但最後智慧還是會佔上風,維持現狀。

感謝Alain Roux先生接受法廣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