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政治

鄧相超教授再發聲:我是扼腕痛惜

網絡上流傳的鄧相超照片
網絡上流傳的鄧相超照片 DR網絡圖片

山東建築大學教授鄧相超因在微博寫否定毛澤東的言論,招至擁毛人士的圍攻,被其所在大學行政記過,責令停職、退休。鄧相超的微博被封,但他的聲音繼續在推特等社交網上出現,顯示不少人認同他的觀點。今天社交網傳出一段據稱是鄧相超教授的感言。

廣告

鄧相超教授:我已年過花甲,站了41年講台。我經歷過文革,我知道文革有多麼荒唐,多麼野蠻,多麼血腥……那個人是以多麼變態的心理而大開歷史倒車!我害怕文革重來!

然而,在網絡上又不斷出現文革的節奏。那麼多的網絡紅衛兵  有人稱其為水軍,有人稱其為小粉紅。他們具有文革紅衛兵的基本特質,文革紅衛兵是奉旨造反,他們是奉旨發帖,奉旨罵人。一個又一個有社會家良知的人遭到他們的圍攻謾罵!

做為一名老教師,我對這些青年學子,為了所謂的承諾和少得可憐的“五毛”,而喪失人格和突破底線,久而久之他們會成為什麼樣的人?我無比的傷心和擔憂;某些職能部門或者企業,他們對這成千上萬的青年能使之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大有文革領袖之遺風,我是無限的憤怒而又莫名的痛苦;

看到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改革開放的局面  儘管大不盡人意,但卻比那27年好了不知多少倍  被一點點腐蝕,左風陣陣狂吹,我是扼腕痛惜,卻又是那樣的無助......

鄧相超獲罪的言論中有一條是:“如果他45年死,中國少戰死60萬。如果58年死,少餓死3000萬,如果66年死,少鬥死2000萬。直到 76年死,我們才終於有飯吃。他做的唯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死了。”

30年河東,30年河西,鄧相超事件凸顯很多中國人已忘記文革時期的全民匱乏貧困與無休止內鬥。中共當局顯然也不想承認文革結束後他們自己的官方定論:文革是“黨和國家遭受的浩劫”。有分析認為,這場浩劫是中共執政的大污點,嚴重影響合法性,因此最好將苦難變作懷舊,必要時歌頌它,甚至重演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