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夏明:中國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步出經濟多元困境

音頻 15:13

隨着中國一年一度全國人大、政協兩會的召開,以及今年秋季將舉行的中共十九大會議,對中國而言,2017年成為具有關鍵意義的一年。中共核心領導層如何換班,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經濟走向。面對經濟放緩及債務攀升局面,經濟與發展成為中國政府當前所需要解決問題中的重中之重。只有創造了合適的經濟氛圍,才有可能保障政治大事。大概正基於此,北京政府最近在經濟領導層層面,做出了較大的調整,幾個關鍵部門均換了新面孔。如何看待中國目前的局勢,中國金融體系將朝何處發展?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了看法。

廣告

法廣:首先,請談談,您認為中國目前面臨著怎樣的挑戰?人大、政協兩會與今年秋季召開的十九大是否關係密切?

夏明:中國目前最大的挑戰是它的經濟陷入了多元困境。第二就是在解決這個多元困境的時候,習近平目前主要抓的東西就是集中權利。而這種集中權利第一能不能成功地完成他所期盼的?第二這種權利集中是不是能給中國帶來希望、或者出路?或者是正好相反,把中國領向災難?這兩個問題都成為全國政協、人大關鍵的議題。同時春天的政協、人大會議又為秋季、今年年底召開的19大又是相關的。而經濟可能引發政治的、權利的衝突的爆發、引起政治危機。同樣,現在政治上的不確定性,內部派系的各種鬥爭可能導致中國經濟的危機的到來。這兩者是非常危險的惡性循環。

法廣:最近幾個月來,習近平在一些關鍵的經濟部門安插親信人物的做法受到了一些質疑。為什麼習近平親自出面來完成本應屬總理職責範圍內的事情?

夏明:大家也都注意到,習近平目前對李克強的內閣已經更換了一半以上的成員。而他安插進的人基本上都是跟他自己有關係的、比較近的人。像新任的商務部部長鐘山,就曾在浙江習近平主政時,為他管理經貿事務。像剛任命的發改委主任何立峰,也曾在習近平在福建主政時,與他有過搭檔。所以可以看到,習近平正在把自己的人拚命地往政府、尤其往重大的經濟、金融決策部門裡面提升。從經濟、金融層面看,原來傳統的分工,就是由總理來抓經濟,國家主席、總書記不會涉及這一塊,現在這個體制已經被顛覆。可以說習近平衝上了前台,用他的話來說,就是“擼起了袖子”,要在經濟上大幹一番。但是根本的問題在於,為什麼習近平要這樣做?我覺得有幾個因素:一是習近平對中國的政治進行顛覆,把原來人大的制度(人大制基本是以議會製為核心),顛覆成一種超級的主席制,以他任職14個各種委員會的組長、主席的角色,把大權全部集中到自己手中。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中國的經濟的成(功),會是他的功勞;如果中國的經濟的敗,大家也不會想着應該由李克強來擔當,因為畢竟現在大權全部是由習近平和他的核心內閣的成員、和他的各種委員會,把大權基本上已經撈完了。這就可以看到,習近平在過去的四年,基本上就做了一件事,就是權利集中。首先,我們看到他被任命為中共中央總書記之後,後被任命為國家主席,首先第一件是是抓槍桿子。因為他有些國防部的經歷,所以他是中共最近的幾個領導人中、比較早地對軍隊有比較好的切入。所以他槍桿子抓的比較順利。他是兩個軍委的主席,也是新建的作戰總指揮,軍民和諧共建委員會的人等等。所以從這點而言,他抓槍桿子,包括對軍隊上百名將軍的整肅,甚至對現役將軍進行抓捕,可以刊出他對槍桿子的控制最早,而且最快。第二可以看到他抓刀把子,明顯表現在他對政法系統的清理。現在面臨的主要問題是錢袋子他有沒有把握住。因為錢的問題是中國現在的主要問題。

就像以前汪洋說過這麼一句話:只要是能夠用人民幣解決的矛盾,都是人民內部矛盾。中國在過去二十多年、三十年,經濟的告訴發展時期,中央的財政一直以兩位數、甚至一直以高於國民經濟的成長的數在增加。中央在經過九二年的財政改革後,它的控制財政的能力急劇增加。所以它就用錢消災了。但是今天中國經濟進入多元困境,整個中國經濟的產能過剩、資產泡沫、債務、形成天量的債務,包括地方債務,已經超過了企業債務、地方債務,早已經超過了中國的國民整個實際的總經濟。

另外,還有就是通貨膨脹的出現等等。面對這種情況,中央政府的財政未來只會出現減少,但是財政要做的事情又要增多,例如:福利要保底、要兜底。現在幹得許多兜底的事情是:貧困人口要兜底、基本的民生要兜底。現在許多的銀行、企業的風險和債務,也想給它們兜底。所以最後的兜底人、或做最後的銀行的信譽的整個保險人,所有這些都讓中共急需手上要有糧草,但是我們看到現在它手中的糧草在減少。包括它手中握有的外彙儲備,在過去幾年也從過去的四萬億美元降到三萬億以下。所有這些大的發展,對中共來說,尤其是如何掌管錢袋,尤其在一年半以前,夏天的中國的股市崩盤,讓現任領導人、包括習近平懷疑:有一幫人是政商的權利的結合,在操縱經濟,在股市上搗亂。所以習近平認識到了,錢袋子和政經的結合對他的權利和地位影響很大。在這種情況下,他注意抓錢袋子。這就是他把財政大權從李克強的手中完全控制過來的原因。

法廣:近年來,金融系統的反腐行動聲勢浩大,許多高官倒台。“反腐大臣”王岐山在金融系統展開的反腐行動目的何在?

夏明:王岐山在中國的政治系統中是一個從九十年代到現在,一直在金融界和銀行界、財經界管理事務。尤其是去救火、去搶險的頭號人物。有這麼一個人去做中央紀律檢查會主任,他的反腐的優勢,就是反腐要在金融系統展開,對他來說,輕車熟路。所以目前他的反腐的幾個大的案子,尤其去年年底的時候,肖建華從香港被綁架回到了北京,另外像郭文貴的隔空吵架,跟財新記者、編輯,包括挑戰王岐山等等,可以看到,在財經系統反腐進行的非常廣。

對習近平、王岐山來說,這裡面還有很多擔憂的東西,比如像令計畫的陝西幫,他們組織的西山會,西山會就是政權和金錢結成的共同體。向我剛才講的郭文貴,他的盤古會也涉及到各種政界(人物)、包括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還有江西幫,裡面可能涉及更高的江派的一些人物。所以對習近平和王岐山來說,如果有這麼一些政治權利跟投資公司、證券公司、各種金融權利相結合,這種情況下對他的影響,而且他也認為:股市崩盤就是給他製造麻煩,就是有人在後面給他拆台。

因此我相信,第一如果要掌握錢袋子,第二如果要穩定經濟的局面,尤其是中國的整個的經濟在連續幾級跳水,第三如果要讓他的政權能夠生存下去,他在十九大能夠把他的人給安上來,他自己能夠真正地把權利掌握在自己手中,就需要穩定經濟。穩定經濟的關鍵一步,就是把自己的人快速地提上來。習近平在進行大面積地快速地提拔,通過頻繁地交流職位,把他的人不斷地提上去。讓他們能夠在十九大進入到中央委員一級。這就可以看到,習近平的反腐主要目的,其實還是圍繞着槍桿子、刀把子以後,就要抓錢袋子。其實還是為了維護自己核心權利的建立和穩固。同時讓他自己覺得他的經濟政策能夠實行下去。因此他的反腐、金融反腐、他一級反腐都是一脈相承的。

法廣:中國正處在一個轉折期:一面要努力管理好放緩的經濟及飆升的債務;另一方面,則要在台灣、南海及人民幣彙率等問題上時時警惕特朗普。北京政府將如何度過這一較為特殊的時期?

夏明:我剛才講了這麼多挑戰,我覺得如果北京、如果習近平要度過的話,我把它概括為三點:一個是信譽:北京要區別它的信譽,證明它有能力保障資本的自由流通,保障中國繼續改革開放,會深化改革,包括金融結構性的改革,而不是像過去一直靠發行貨幣來做事情。所以要建立信譽,確立它的權威不會引起恐慌。這涉及到信心。信心最主要的是中國的老百姓對中國未來的前途有信心,對中國的經濟有信心,他們不會有恐慌的行動,包括取錢、轉移資金或者是兌換外彙、逃資,尤其是民營企業家逃資,離開中國,逃到海外,尋求安全的港口停靠。還有就是國外的投資者對中國有信心,願意繼續在中國投資,包括外商在中國建的廠,他們不會撤資。因為中國現在,我們可以看到,無論是外商還是台商,還是民營企業家,都在撤資的過程。而民營企業家現在把很多錢都轉移到房地產,在實業方面,中國整個資本的融入一直在減少。所以中國的中小企業做實業的,基本上是在觀望,或者是已經撤出了實業。

這就不難看出,中國普遍對經濟發展信心不足,如果經濟增長率從幾年前的百分之十幾,跌到現在的百分之六,如果繼續往下跌(而這種跌的趨勢可能性比較高),就可能造成信心的崩潰。第三,就是目前的信貸。信貸就是中國的整個銀行系統濫發貨幣。如果目前能夠看到簡單的一個指標,就是中國的廣義貨幣和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已經超過百分之兩百多,這一點和美國等國家相比,美國的在百分之一百以下;英國在百分之一百多;所以中國一個金融基礎機構不是這麼健全的國家,而且金融管理也沒有英美這麼有經驗,它能夠把人民幣玩的這麼瘋狂,這是非常危險的。所以信貸失控,信貸在銀行里、在企業里(因為企業的利潤在不斷下降,很多企業是殭屍企業),殭屍企業在繼續給它輸血,它們最後的產能過剩,它們最後的崩潰又會清盤、又會導致爛債最後出現,帶來銀行危機。這個銀行危機,也就是現在中共擔心的整個系統性的金融風險,而系統性的金融風險導致的金融安全可能會危害它的國家安全,政體安全,所以以上三點恐怕是他最需要注意的。

但是根據我的觀察,看到他的角色和他的這些領導人的視野,和出手的牌局的各方面的思考,恐怕他們要應對的東西,第一沒有知識的框架,第二沒有權利的視野,第三他們沒法超越自己的既得利益,真正地壯士斷腕,能夠對中國進行結構性改革。現在來看,中國政權,一方面是寡頭化,另一方面,利益集團、既得利益集團、尤其是集中在權利、國營企業裡面的、大型國營企業里的利益集團,我覺得要動他們的奶酪是非常地難的。最後要看最後的搏鬥,到底誰會贏、誰會輸,或者出現兩敗俱傷,這裡面充滿了風險性。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