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劉少堯事件:法華人反應出現代際差異

音頻 05:57

美國對敘利亞的突襲行動、中美最高領導人的首次會談、法國總統大選動向、法國東北部費森海姆(Fessenheim)核電站關閉爭議等等是7日出版的法國各全國性大報重點關注的內容。天主教報刊《十字架報》繼續關注一名旅法華人被警方擊斃事件引發的抗議活動;財經報刊《回聲報》報道了菲律賓政府派兵佔領南海多個有主權爭議的無人小島的行動。

廣告

劉少堯死亡事件:法國華人反應出現世代差異

3月26日巴黎華人劉少堯在一次警方干預行動中被擊斃。《十字架報》這篇報道在事發10天之後,重新審視此事件在華人社團中持續引發的抗議活動以及這些抗議活動中的警民衝突,從中看到了不同世代華人行為方式的轉變。文章指出,此前的集會活動中發生失控行為,旅法華人或者說華裔法國人中的一些年輕人與警方對抗。巴黎19區一名王姓社會黨市鎮議會成員向該報記者表示,這些年輕人的暴力在過去是看不到的。文章介紹說,這名年輕律師也是法國華人青年協會的創辦人,最近幾天他多次與18歲到25歲的年輕人見面,他表示,曾試圖說服這些年輕人,但群體帶動的效應使得這些年輕人很難停止這樣的暴力行動。文章指出,雖然治安始終是問題焦點,但華人社團的反應卻與去年夏季另一名華人遭遇搶劫襲擊身亡引起的反應不同。這名王姓青年指出,以前,這些年輕人希望警方能更好地保護他們,如今,他們向警察投擲瓶子。而對比此前法國政界在一名黑人青年被法國警察重傷事件後的不同反應,他們就更加憤怒。法國亞裔協會組織委員會副主席Jackie Troy則表示,劉少堯之死可能是一次意外,但是,倘若沒有任何錶示,正當防衛的說法就會站上風。但她不贊成集會行動中的失控行為,認為這會破壞華人社團的形象。而在這些失控事件中,她認為有極左團體活動人士以及一些並非亞裔的人插手。但這篇文章寫道,無論如何,現場圖片以及目擊者證詞都確認看到有華人社團的青年男女與警方對抗。另一個法國華人協會組織的負責人Tamara Lui認為,這表明華人社團出現一種代溝。法國華人青年協會主席王瑞(音譯)認為在一向被看作低調的華人社團中,這些躁動者不屬於任何團體,他們各行其是,與由華商領導的協會團體也格格不入。在此之前沒有人注意到他們,他們感覺自己的聲音無法通過傳統的協會或國家的渠道傳達出來。巴黎19區王姓市鎮議會成員表示,此前法國發生的兩起黑人青年的遭遇有一種啟發作用,這些華裔青年模仿其他社團的集會方式,也吸收了某些想法,認為,在法國,要想被聽見,就得燒汽車,這是另一種融入方式。巴黎索邦大學社會學博士莊雅涵也向《十字架報》記者表示,行動方式的多樣化是一種融入的表現。年輕人學得很快,他們在模仿,傳統的協會團體在思維和運作方式上更中國化。

習特會達成一致的可能性不大

《費加羅報》今天以大版篇幅報道了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佛羅里達州的首次會晤。該報駐京記者的文章指出,幾十年來,很少有中美最高領導人會晤像這一次會晤那樣至關重要。在種種緊張關係令人擔心發生貿易大戰以及亞洲發生武裝衝突的背景下,兩國領導人需要表明他們有能力奠定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的基礎。這次會晤不僅集中體現着中美之間為主導世界的競爭,也體現着兩個風格皆然不同、但各自堅決捍衛民族主義的領導人之間的競爭。習近平要捍衛“中國夢”,特朗普則要“恢復美國的大國地位”。在今年秋季的中共19大到來之前,自毛澤東以來權力最大的中國領導人努力避免危機,並鞏固自己地位,而美國新總統承受着需要讓中國領導人做出貿易讓步的壓力。特朗普此前還威脅要打擊平壤,倘若中國對這位不聽話的鄰國不加強制裁的話。文章寫道,接受特朗普的訪問邀請,中國領導人有些冒險,因為特朗普有時會完全不遵守禮儀,但中國領導人也可以通過這次訪問繼續塑造自己與特朗普截然不同的形象,利用特朗普政府的缺位,將自己塑造成全球化或者環境保護的捍衛者形象,儘管事實並不是這樣。文章引述有關專家指出,事實上無論在台灣問題,還是在貿易或南海問題或其他問題上,北京方面都心存疑慮。中美兩國都各自堅持不同的立場。因此,雙方在這次會晤後達成一致的可能性不大。

杜特爾特夢想在中美之間找到平衡

菲律賓總統周四派兵佔領了南海幾個與中國有主權爭議的島嶼。《回聲報》文章評論說,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夢想着能在中美之間推行平衡政策。菲律賓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啟程訪美的當天採取這樣的行動,對於聲稱對幾乎整個南海都擁有主權的中國來說是一次打擊,而杜特爾特將在今年十月再次訪問北京,他這樣做很大膽。菲律賓雖然有國際仲裁法院的裁決的支持,但菲律賓沒有可以抗衡中國的軍力。在很多國家看來,中國正在南海,這個世界貿易的戰略要地推行具有攻擊性的,可能威脅航行自由的擴張政策。文章引述分析人士認為,杜特爾特的這項舉動一是有些不自量力,他夢想着能夠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二是受到國內壓力的驅使,菲律賓國內反華情緒高漲,杜特爾特與中國親善的努力可能走得太快也太遠。他需要表明他並沒有完全臣服於中國的政策。另外一點值得注意,是菲律賓軍方保守派習慣於美式教育,不太看好現任總統的中國政策。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