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嚴震生談特朗普習近平首會海湖莊園

音頻 12:25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主席習近平首次會談  2017年4月6日佛羅里達州棕櫚灘海湖莊園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主席習近平首次會談 2017年4月6日佛羅里達州棕櫚灘海湖莊園 圖片 : 路透社/REUTERS

在川普(特朗普)令人跌破眼鏡地當選美國總統後,令人望穿秋水美中領導人的會晤,終於4月6日姍姍來遲。美中兩國元首在佛羅里達州特朗普家族企業的度假水療旅館的海湖莊園進行為期兩天的“川習會”或稱“習特會”。除了美中兩國當然爾地事前沙盤推演對於可能出現情況的應對之外,美國貿易大幅出超問題、敘利亞問題解決,以及中國似乎無法管好金小胖,導致朝鮮三不五時就試射導彈等都是雙方預期中的議題。當然,台灣方面則特別關注在“一中”問題上,美中兩國是否會突然提及台灣關係法。本次中華世界,本台(法廣RFI)請提問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嚴震生老師來為大家點評。

廣告

嚴震生老師首先解析川普(特朗普)為何舉行本次的莊園外交。他說,特朗普希望能夠儘快把美中兩個大國的關係定下調子;畢竟美國與俄羅斯的關係不是很好,而且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目前正在調查特朗普團隊與俄羅斯的牽扯,美國國會情報委員會也在查案子。所以看起來,他與俄羅斯的關係是比較難預測的;反而與中國,雖然在競選期間,因貿易大出超與中國有些爭議。但基本上,與中國來往,比較是一項可預測性高一點的外交。所以我想第一,他們要趕緊把這兩個全世界最大強的彼此互動關係稍微穩住一下。第二個原因,如果不馬上這樣做,美中之間過去幾個對話的機制,如:戰略經濟對話、戰略安全對話、人文交流的對話,這些都緊接着要在五月至七月之間舉行。而川普過去曾經批判過:這些機制好像只是在談,但沒有什麼具體成果。但你究竟是要持續或不持續,都必須是上面的人談好後,下面的人才好去做。而此次,習近平也說過,除了上面這三個對話機制,習近平還希望能夠更有一些美中之間網路的對話機制。我想看起來,只要把上面兩個高峰、元首會談安排好了之後,下面這幾個對話的機制就可以持續。我們相信,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對話”總比“對抗”好。所以他們說不對抗,這是第二點。第三,川普現在在內政上也碰到了一些難題,包括他在奧巴馬健保,想取消也沒有經過國會通過。然後,在一些行政命令上,也受到了法院的牽制。所以,他也急需要有一點點的成績。最後,我們覺得北韓確實是一個不定時炸彈,而川普也希望透過中國能夠牽制一下北韓,不要造成這麼大的危機。

至於美中此次是否會在貿易上動干戈,嚴震生認為,川普心中很清楚,他在競選期間指責中國是彙率操縱國,但這種指責需要符合一些條件,除了中國大陸與美國的貿易,大陸享有高度的順差這一條件符合彙率操縱國,但另外還要有兩個條件,也就是,到底這個佔了GDP的比率有沒超過太多?看起來,大陸還沒有到 2 % 的比率。還有,大陸是否真正有進到彙率市場去干預,看起來大陸也並不符合這條件。特別是過去這一、兩年,人民幣其實在升值當中,如果說它是又在貶值,但中國政府是希望它能夠升值,並非像川普所說的放縱人民幣貶值,然後讓中國大陸的出口因此更有競爭力。所以,這點,川普可能就沒辦法向他的選民交代。因為,他本來在上任第一天後,按照競選承諾就該宣布的,但他沒有做。但是川普大概會爭取中國大陸至少在美國投資之外,可能中國大陸自己本身的市場,也會對一些美國的出口產品,包括農產品、工業產品更多的開放。然後,希望能盡量縮小雙邊貿易對美國的逆差。這就是中國大陸可以帶給美國的一些好處。習近平如果在其他地方無法讓川普遂心願,這兩個投資及開放自己國內市場,則大概是他主動可以做得到的。

所以川普(特朗普)當初選舉時的語言,還有揚言要課徵中國進口美國貨物 45 %的關稅,是一種民粹選舉語言。我們要知道,中國大陸出口到美國,很多是屬於民生用品,價格來講,相對而言屬於平價,是美國一般老百姓覺得可以買得起的東西。如果今天真的要讓這個的產品加上關稅,事實上,受害最大的是美國中下階級的消費者。不要忘記,川普是因為要幫他們出口氣,而要創造他們的工作機會。結果工作還沒創造出來,民生消費就要上漲,其實也就會有傷。我覺得,川普慢慢進入狀況之後,就知道有些東西是競選語言。在選舉時,民粹的說法是有用,但是真正執政是很複雜的。這種情況大概就如同他在推動健保,取代奧巴馬的健保失敗之後的感受是一樣的,他沒想到健保的議題是這麼複雜;其實美中貿易問題也是特別複雜。

另外,敘利亞的問題,美國總統特朗普宴請習近平夫婦,晚宴沒吃完,已經下令向敘利亞發射59枚戰斧巡弋飛彈,嚴震生指出,川普在晚宴之前,下午兩人進行談話後,記者問到 兩人晤談結果。川普回答,他們兩人還蠻對盤的,私人情誼很快就建立起來,不過呢,好像沒有辦法讓習近平主席做出任何讓步,完全沒有辦法!這不知道是開玩笑,因為兩個人見了面,關係好了,開個玩笑。還是說,他大概也認為,這個兩人會議會是如同他先前所預告的,會是非常的艱難。所以,他如果知道這個東西他不容易達成目標,是不是就會通過這樣一個飛彈空襲敘利亞,來轉移注意力。因為,我們看到美國媒體後來幾乎沒有再報導川習會,都在報導敘利亞的問題。所以有人就開玩笑說,川普是最厲害的大規模“WMD(轉移注意力的武器、把注意力分散掉的武器)”,但這WMD不是指意思為“毀滅性武器”的WMD。因此不僅是在川習會之間,很難達到太多的成就;另外就是他自己在白宮內部,我們看到的國安會,跟他的首席戰略顧問 之間,這些權力的鬥爭的很多訊息都出來了。所以我想他就是讓大家轉移注意力,一下子看到的是敘利亞的議題。這樣大家也就不討論他白宮裡的內鬥,然後習近平這裡到底是否能幫助他達成解決北韓這個問題,大概也就被淡化了,所以我認為也有可能是這樣。另外,當然也是因為他在與習近平見面之前說過,如果你中國再不作為,管控不住北韓,我美國就要單獨行動來。所以他可能是對敘利亞做這樣的一個行動,向中國展示:我就是很這麼做。中國大陸可能也就會想一想,自己還是加把勁,可能對北韓做出一些經濟制裁。也就是至少中國不能口惠而實不至,要比較認真的來做一些制裁。

至於對於之後,有日本媒體表示自己有華盛頓方面確定管道的消息而指出,特朗普可能在4月9日發射導彈轟擊北韓,嚴震生認為,北韓的問題,雖然它一直在試射飛彈,但都沒有打到人,只是打了,掉落在海中。當然,如果說,習近平此次來美國,有些動作,大家也都會忍住,因為美國不可能在中東與亞洲開兩個戰場。至於敘利亞的問題,是因為,大家都看到了畫面,阿薩德使用了化武攻擊,傷到了平民百姓。這條紅線確實是跨越了,所以特朗普才會這麼做。這麼做也可以激發一些民粹的想法,可是,畢竟當時,他是希望與俄羅斯總統普京,不管阿薩德了,他們要準備去對付伊斯蘭國恐怖組織,可是現在他去打了阿薩德政府之後,與俄羅斯的關係可能也弄壞了。所以回過頭來看,他可能還得與中國大陸維持一個比較好的關係。因為畢竟,俄羅斯在北韓的議題上,是與中國大陸站在一邊的。

如果今天在中東議題上,大陸是說,他反對使用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正如他反對北韓進行核爆一樣,但他不認為美國應該進入北韓,而是應該可能透過多邊的機制,而不是美國自己採取片面行動。可是川普也認為,如果我們在這邊可以片面行動,北韓也就知道我們會採取片面行動,北韓才能有所收斂,但我不認為川普4月9日就會開打北韓。

嚴震生老師最後還指出,另外就兩岸關係方面,台灣很關注此次川習會的動靜。而白宮方面也盡量向台灣保證地在3天內就兩度提到台灣關係法,川習會結果不會有對台灣不利的做法,台灣當局是否因此可以鬆口氣?嚴震生認為,此次川習會不至於會有對台灣的不利做法,就是美國回到一個中國政策,這就是美國的一個底線。對於台灣的議題,美國可以“認知”這個大陸的說法“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美國並“不承認”這個說法。所以在這一點上,台灣大概會覺得說,此次至少在他們兩人第一次見面,台灣議題還沒有端上檯面來,應該也是件好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