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荒謬劇般快速焚化

音頻 05:11
劉霞與其他親人站立劉曉波棺木前瞻仰遺容   2017年7月15日瀋陽
劉霞與其他親人站立劉曉波棺木前瞻仰遺容 2017年7月15日瀋陽 圖片:路透社Reuters/瀋陽市政府信息辦公室提供

今天周日(16日),本次法國報紙摘節目要為您介紹法國世界報網站上的一篇有關劉曉波的報導,標題為“諾貝爾和平獎劉曉波遺體有如卡夫卡荒謬劇般地被焚化”。

廣告

法國世界報報導說,劉曉波病逝兩天後,他的骨灰被撒在大海里。當局處理其骨灰的方法及速度之快,令死者的朋友們瞠目結舌。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體已於7月15日周六被焚化,骨灰也撒入大海。這是劉曉波的大哥劉曉光在中國東北瀋陽召開的一場怪異的記者會中宣布的。報導指,這是讓中國民主活動分子大出血的日子,因周四死於肝癌的劉曉波的大哥在攝影機前頌讚了中國共產黨二十幾分鐘。

同樣也是這個中國共產黨,劉曉波一生則都在譴責它;這個黨把他以“顛覆”罪名關進大牢里,只因他於2008年草擬了一個支持中國民主化的O八憲章。

法國世界報報導說,劉曉波的大哥在鏡頭前說,我想對中國共產黨及政府表達我深深的感謝,因為在我三弟劉曉波從治療、火化到撒骨灰入海的整個過程,都顯示出黨及政府的關懷,以及在人道考量的關注。

世界報說,但我不知道這個他弟弟付出自由代價且不斷譴責的“社會主義體制”是用什麼方法說服了劉曉光去替這個黨辯護。

而且這個公安機關極不可能讓劉曉波家人埋葬他們最可怕的敵人之一。但更加讓劉曉波的朋友驚訝的是,處理劉曉波遺體的手法及其速度之快。對此,他的大哥解釋說,埋葬遺體“會佔據土地”,而且“需要做工程”。他並對這種方式處理遺體指稱:“我們不能說這樣不好,但這不符合二十一世紀的環保概念。”

中國異議人士、國際知名藝術家艾未未在其推特上推文說:“不人道、一種侮辱、可恥、噁心。”

 

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也對劉曉波妻子的命運表示“深深地擔憂”。今年六月,當劉曉波顯示進入肝癌晚期時,中國當局已拒絕他轉診到國外的要求。

報導指說,劉曉波要求前往德國治療,很可能是為了能讓她的妻子獲得自由。他的妻子劉霞自劉曉波2009年被判刑定讞後,就被中國當局隔離,軟禁家中。

諾委會7月14日再次對劉霞的命運表示“深感擔憂”。但15日,瀋陽宣傳部負責人張清陽不要臉地說:“劉霞現在是自由的,但在服喪期間他不再接受外界的干擾。”這是法新社的報導。張先生還說,中國政府將保護她生為中國公民的合法權利。

中國政府出示了劉曉波火化儀式的相片。相片中,我們看到劉霞,她戴着墨鏡,並由它弟弟攙扶着,站在劉曉波的大哥身旁,以及另外有3人。中國民主活動人士三天來沒有劉霞的消息。

但在另一張相片上,顯示出一群人,而根據人權活動人士認為,這些人不是劉曉波夫婦的朋友,比較是中國公安人員。也是作家的中國民主活動人士莫之許在其推特上說:“在這種相片上,沒有一人是劉曉波及劉霞的朋友。”接着,在大連附近把劉曉波骨灰撒在大海中的一些相片也公布出來了。

在劉曉波的大哥對中國獨一政黨歌功頌德結束後,應該有空了吧!但是翻譯人員向媒體說:“劉曉光內心很痛苦,現在我們想要他休息一下。”劉曉光於是離開記者會房間,這時,嘴上已經叼着一根煙。幾位記者想向她提出一些問題,如:“你自由嗎?”、“劉霞現今在哪裡?” ……  但都得不到答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