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班農再在東京發表中國威脅論

音頻 05:00
班農
班農 共同社

日本共同社12月17日報道:被視為美國總統特朗普親信的前首席戰略師兼高級顧問斯蒂芬·班農(Steve Bannon)17日當天在東京發表演講,再次批評歷屆美國政府容忍美國國民成為中國經濟擴張的犧牲品,稱美國變成了中國的附屬國。

廣告

曾經身為美國總統顧問的班農還強調:總統特朗普計畫將在18日發布的綜合安全政策文件《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或將成為從根本上轉變這一現狀的方針。而特朗普自當選美國總統後,便多次被媒體詬病沒有清晰的對華戰略。

在演講前的記者會上,離開白宮後繼續擔任美國右翼保守媒體“布萊特巴特新聞網“執行主席的班農還進一步說明:美國“政府用9個月時間致力於”制定該文件,並表示“我想它將寫進對朝鮮的行動首先應負責的是中國”。

另據美國之音的報道:班農這個周末在日本還呼籲:美國和東亞盟友必須團結起來,共同遏制中國“令人恐懼、厚顏無恥和全球性的”野心。班農認為,應對中國的優勢和不斷增長的霸權,需要美國及其盟友進入“決策的關鍵期”。他用二十世紀國際社會對納粹德國的綏靖主義為例警告說,對中國這樣一個不斷崛起的競爭者採取綏靖政策是危險的。在過去二十五年,美國及其地區盟友在戰略上無所作為,讓中國鑽民主制度的空子。他認為,是美國等民主國家縱容中國按自己的牌理出牌,這些民主國家則扮演了推波助瀾的角色。

班農說,特朗普總統表示要改變過去幾十年美國對中國崛起採取的綏靖政策。美國要停止成為中國事實上的進貢國,美國跟中國的貿易,每年存在5000億或4850億美元的逆差。班農同時認為,遏制中國的野心,需要美國的領導層避免陷入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就是新崛起的大國必然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回應這種威脅,導致戰爭的不可避免。這一理論是古希臘歷史學家、思想家修昔底德提出的。

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日前曾經在位於倫敦的政策研究機構“政策交流”(Policy Exchange)主辦的一場會議上介紹了特朗普政府的新國家安全政策時說:“地緣政治又回來了,而且是帶着報復回來的。” 中美關係複雜多變,既有競爭又有合作。 他表示,特朗普的政策強調四個優先:保護國土安全,推動和保障美國安全,以實力獲得和平,以及擴大美國影響力。 麥克馬斯特說,對美國安全最主要的威脅來自“修正主義國家” (revisionist power),例如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個國家正試圖削弱全球秩序和穩定。 麥克馬斯特將中國的威脅形容為“經濟進犯” (economic aggression),也就是“通過挑戰基於規則的經濟秩序,從而使數億人擺脫貧困”。他提出,與中俄進行“競爭性的接觸”(competitive engagement)應對來自這兩個國家的威脅。這意味,美國將把國家繁榮列入國家利益。 他還建議,重新談判貿易協定將成為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主要部分。

在美國大選的最後幾個月,班農是特朗普總統競選活動的“操盤手”。人們普遍認為是他幫助特朗普堅持奉行民粹主義綱領,最終才得以入主白宮。班農之後擔任白宮 的首席戰略師,直至今年8月離職。在這之前,人們普遍認為班農是特朗普諸多舉措背後的“大腦”。班農一貫主張美國需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經濟立場,他認為中國是造成美國製造業空心化的原因。

但在離開白宮後的9月中 旬,班農曾 飛抵北京,與當時的中共二號人物王岐山舉行90分鐘的秘密會晤,據說談及有關經濟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運動的問題。這之後,班農並未顯示出改變其“中國威脅論”觀點的跡象。11月15日,班農在日本出席一個青年領袖研習營的時候,抨擊中國稱霸世界的野心。

儘管班農仍然報持中國威脅論的觀點,但離開白宮後的班農對特朗普的影響力到底還有多大?特朗普有沒有系統的中國政策?是誰在主導美國對華政策?一系列問題都需要時間的解答。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