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社會

人民一旦墮入“社會信用”黑名單買不到機票房子且有冤無處訴

哈爾濱民眾新年夜賞煙花照
哈爾濱民眾新年夜賞煙花照 圖:路透 Stringer

過去20年來,資深的新聞從業員劉虎(譯音)一直都利用微博,指控高幹腐敗,揭露他們的罪行,此舉也招致劉虎處身中國的言論審查邊緣。

廣告

據加拿大環球郵報報道,劉虎果然在2013年年底被當局以“捏造和散播謠言”罪名起訴。法庭判他必須在其微博上公開認錯,否則就要付款相當於115美元在一個合資格的網站公布法庭的判決文件。當時劉虎的微博有74萬個粉絲,他拒絕道歉,只願意付款。但後來劉虎說,法官將費用從115美元提升到2900美元。

報道指,劉虎企圖尋求司法討回公道,但卻在2017年初發現,他的生活已經遭到劇變:在沒有任何事先的通知下,他已墮入中國用來監控人民並無孔不入的“社會信用”系統的黑名單。有些人更形容此乃小說《1984》中的老大哥的發明,新時代的“思想警察”。

報道指,對劉虎而言,這意味當他試圖買機票時,訂票系統拒絕他買票,聲稱他不符資格。其他的不便包括不能買房子置業或申請銀行貸款或不能坐火車的頭等。

劉虎說:“沒有任何檔案,沒有警察逮捕令,沒有任何官方的通知,他們就這樣切斷我過去有權所享用的一切。最令人不寒而慄的就是你根本束手無策,你不能向任何人投訴,你就是這樣的無助。”

中國的社會信用系統,概念始於1990年代中期,全國14億人口每一個人都被評分,但不像西方社會以一個人的財務信用為評級標準,中國制度的標準屬於全覆蓋,不光是人民的財務信用。還可以懲罰不聽話的人民。

報道指出,這可說是當今世上除了中國之外,沒有任何一個政府以如此的野心,試圖將現代科技用於人民的行為監控,中國此舉是新型極權主義的典範。它可以將一個人完全“數字化”,例如他的購物習慣、朋友圈、犯罪記錄、政治立場,然後以國家的標準來評斷這個人是否可以信賴。

報道說,劉虎本來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後來有朋友叫他上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的網站,在所謂的“需要管制的不誠實人民名單”中,劉虎找到自己的名字,至於理由,網上說“這個人拒絕承擔判決書要求履行的權責,儘管他有能力如此做”。

報道指出,這張名單到了2017年夏季,已經增加到749萬人。中國當局計畫在3年內全國實施這個系統,聲稱國家將會變得更誠實和可以信賴。

環球郵報在審閱了名單上數十個個案之後發現,有一個女子只不過是個小女孩已經列入黑名單,另外有個男人因為偷了幾包香煙名列榜上,足可顯示這個剛剛成形的系統現在已經是傾向寧枉莫縱。劉虎的個案顯示,這個社會信用系統是如何的用來堵塞異見分子的嘴巴。

報道引述北京律師朱曉丁說:“我很難說是否是劉虎的直話直說使他深陷麻煩,但我們必須承認,劉的個案並非罕見。很多人像他一樣,都很可能遭遇到同樣的苦惱。而且由於缺乏一個上訴的機制,這些人根本難以尋求他們所需的援助,使得他們無助,他們的社會關係,以及他們的物質生活,已經被破壞了。”

報道指出,有些城市更改變了電話的鈴聲,一旦黑名單上的人打出電話,另一端的接聽者會聽到特別的鈴聲,知道來電者是黑名單上的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