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新疆維族人面對的露天監獄

音頻 05:07

周末版法國《世界報》在地緣政治版發表多篇關於中國的文章,該報駐京記者Brice Pedroletti從不同角度,報道中國新疆維族人面對的高壓監控,對比他們的生活與同是穆斯林的回民生活狀況的不同。這些占居了四個版面的報道標題是:“中國,新疆維族人面對的露天監獄”。

廣告

作者從新疆各地戒備森嚴的監控措施入手,指出,那裡生活着一千萬維族人,他們是穆斯林,講突厥語。2013年至2014年間,也就是習近平上任的前兩年,那裡發生多起暴力事件。此後,政府鐵腕加強了對新疆的控制。從烏魯木齊到喀什延綿1475公里的火車運行旅途,沿途保安措施極為嚴密。一會兒,會在與鐵路並行的公路上看到一輛載有至少35名軍人的車輛駛過;一會兒,又看到一列裝載着坦克車的貨車從身邊開過。在烏魯木齊火車站,一名荷槍實彈的士兵居高臨下地站在坦克車上。在庫車車站,一些全副武裝的人把守着入口。每個出發旅客都要過三次安檢,並在實名驗證窗口經過驗證。出站時,又需要重新接受檢查。在每個車站都可以看到眾多遠道而來的外地人,維族人很少。這些漢族民工為找工作來到這裡。

庫爾勒小城多次在中國被命名為文明城市。那些比較聽話的維族人門前會掛上“文明家庭”的匾牌。在街頭,漢人、尤其是那些新來乍到的漢人經常直截了當地對維族人表現出一種蔑視。在中國,沒有多少人會對少數民族人群因為民族身分而受到不同的安全檢查感到奇怪。在新疆,族群分類是常態。那些手中有護照的維族人都不得不在2017年2月之後將護照上交給當局。在公路或步行街上遇到檢查時,漢人順利通過,而維族人則不能。在街頭常常可以看到警察手持帶有人臉識別功能的檢驗器,掃描維族路人。手機的內容也會被當街檢查。任何與在海外的家人的聯繫都會被看作可疑。《世界報》記者寫道,他們遇到的維族人都說,他們已經不再保留外國的微信聯繫人,也不再下載任何非中國產即時通信軟件,當然更不會下載可以繞過網絡封鎖的虛擬個人網絡。看上去沒有什麼法律限制這種監控。人權觀察近期在一份報告中,引據官方文件指出,去年夏季以來對維族人的健康檢查活動,實際上讓當局採集了所有居民的生物信息。

文章寫道,走訪塔克拉瑪干沙漠周邊的城市,就好像是進入了一個城市反恐器材博覽會。不僅政府建築、學校、旅店等門前都設有阻擋汽車闖入大型路障,而且,一些市場也都配有X光監控設備或安檢門。每家商店門口都有頭盔、防彈衣等物件。

當然,文章也指出,中國早在歐洲之前就已經領教了汽車襲擊或持刀襲擊事件。數千維族人離境前往土耳其,有些人後來轉往敘利亞,加入了蓋達基地組織的維族分支,這些都讓當局擔心會發生惡性事件。在新疆,以打擊分離主義、原教旨主義和恐怖主義三股勢力為名的安全措施一直都是當地的經濟和政治生活必需考慮的因素。美國芝加哥大學一名學者在其書著中寫道:這些措施旨在加強新疆對漢人的吸引力,同時加速當地的漢化進程。作家王力雄則指出,在中國政府看來,新疆問題的最終解決辦法是移民,像內蒙古那樣。內蒙古有兩千四百萬漢人,蒙古人只有4百多萬。在新疆,漢人占居民的比例在40%到45%之間,維族人佔45%。但是,這樣的政策需要有資源支撐,尤其是水資源。現在聽說又重新提起了將西藏地區的水流引入新疆的老方案。目的是保證兩億人的供水。

Brice Pedroletti 在另一篇文章里介紹那些針對維族人,以去極端化為名的再教育中心。文章指出,數千維族人被關押在這些政治教育中心。人權觀察在2017年9月呼籲釋放這些人,他們被關押在那裡不是因為他們犯了什麼罪,而只是因為他們在政治上被視作可疑。文章寫道,這些人可以不經過任何審判而被關押好幾個月。一名2017年倉促離開埃及進入某歐洲國家避難的維族青年向記者表示,新疆已經越來越像朝鮮。

Brice Pedroletti 在另外兩篇文章中分別介紹了同時穆斯林的寧夏回族人的情況。這些回族人選擇了漢化,這使他們可以在監控之下享有信仰自由,他們被看作是中國穆斯林的榜樣和愛國者,寧夏則被列為面向阿拉伯世界的窗口。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