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廖天琪:桂民海的遭遇絕非孤立事件

音頻 10:55
桂民海
桂民海 網絡

於去年十月獲釋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再次被中國警察帶走,引發各方關注。桂民海是在前往北京的火車上、在陪同他的瑞典外交人員的注目下被多名便衣人員帶走的。如何解讀桂民海再次被抓?如何從桂民海事件窺視中國目前的整體局勢?旅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闡述了她的看法。

廣告

法廣:桂民海去年十月剛剛獲釋,卻又在短短三個多月之後再度被警方帶走,你如何看待此一事件?

廖天琪: 桂民海是香港銅鑼灣書店的老闆,他和4名員工分別在不同時間(2015年10月至12月)和不同地點,被中國的警方抓捕,其中桂民海是瑞典國籍,他在泰國失蹤,李波是英國國籍,被證實是在香港失蹤。這件事牽涉的除了人道問題之外,主要是法律,也是國際法的問題,因此造成了國際性的轟動消息。美加、歐盟都十分關注,並且要求中國釋放這些人士。香港方面更是直接涉及到居民的人身自由以及“一國兩制”和香港的言論、出版自由的問題。

中國政府的這種讓眼中釘“被失蹤”的案例,層出不窮,但是這次跨地域跨國界的行為還是首次。該案的其它四人先後已經在一年之後獲釋。桂民海則在去年10月突然被放出來,官方並未做任何說明,外界只知道桂民海返回寧波老家,跟家人在一起。期間並未有任何相關消息傳出。一般相信他是獲釋了,不久之後應當可以返回他在國外的僑居地,或是香港,或是德國。(桂民海多年以來就不再居住在瑞典,而定居在德國了,但保有瑞典國籍)。現在突然戲劇性地再度被抓捕收監,對不起,我用一個比較難聽的詞來形容,中共政權對付桂民海好像是“遛狗”似的,出來放放風,然後再度收回去,這是一種藐視和侮辱。據說再度抓他的理由是他泄露了國家機密。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他在牢里兩年多,能獲得什麼國家機密?不過是個人在被捕期間和來牢里被審問和被刑求的經歷罷了,他若透露給外交人員的,充其量是這些個人信息,跟國家機密毫不搭邊。

法廣:中國警方不顧桂民海瑞典籍的身份,將他強行帶走表明了什麼?

廖天琪:這是中國政府全程導演的一出“猴兒戲”,無視人的尊嚴,無視國際法的權威,故意在全世界人的眼皮底下展示自己的“國威”和習近平政權的目中無人,隨心所欲。本來犯法做惡事都是靜悄悄,掩人耳目的,以前公安或國安綁架抓人往往用黑頭套一蒙帶走,別說外界,連當事人都不知怎麼回事。但是習近平政權這些年來一步步將國內各方大權(公檢法和軍方)獨攬在懷,他更向外界擴張,要向全世界各國政府和媒體顯示,我習近平說了算。若非如此,不能解釋警方為何派10個人在兩個瑞典外交官面前將他抓捕,這完全是演戲,演給各國政治家、媒體和民眾的戲,一來可以鎮住國內的民眾,你們看看我們的國家和警力多麼強大,我們不在乎外國。對外,這顯示,我們要抓誰就抓誰,要放誰就放誰,你們大家閉嘴吧。這種蠻橫的做法不僅不能顯示一個大國的國威,反而把自己降低為一個跟北朝鮮一般水準的無賴國家。

法廣:是否可用“孤立事件”來解讀桂民海事件?

廖天琪:這不是孤立事件。很心痛地回想去年劉曉波病重,中國政府跟西方國家之間的拉鋸戰,各大國的元首都公開私下向習近平求情,請他讓劉曉波和妻子劉霞出國就醫,但是中國無情地讓此台好戲迭沓起伏,作樣子讓美國和德國的醫生去探病,但是又不允許“死也要死在國外”的劉曉波出國離境。讓大家的心懸在半空。曉波死後對他遺體的處置也是一場最無人性的“秀”。讓曉波屍骨無存,讓他的遺孀將骨灰撒向大海。這是最最可恥,最最冷酷的官方主導的一場戲。現在故技重施,讓有病的桂民海再度出場來唱一場警匪對峙的戲。當然桂民海的道德人格是有瑕疵的,不能跟曉波比,但是作為悲劇演員他是中共政權挑選出來唱主角的。

法廣:前不久,傳出劉曉波妻子劉霞可能有機會到國外治療的消息。你如何看待此一傳言?

廖天琪:看習近平政權的做派和手段,我對劉霞短期內能夠出來持懷疑的態度。傳言歸傳言不能當真。但是全世界現在又都在關注劉霞,對於劉曉波無辜關押致死的事件,大家心中都痛不可言,營救劉霞成為各國民間和政府非常關註上心的事。我這兩天剛剛給德國總理默克爾夫人寫了一封信,請她關注劉霞的命運,請她營救劉霞,讓她到德國或美國來就醫探友。這封信我也交給了議員Uwe Schummer,他和總理同是基督教民主黨,他答應我將親自把信交到總理手中。我希望全球各地的華人和外國友人都同樣地寫信給你們所在地的政府元首,請他們伸出援手營救劉霞。千萬不要以為我們不發聲,給中國政府面子,他們就會發善心放人,這種姑息與虎謀皮的想法是錯誤而愚蠢的。

法廣:你認為,中國政府有否可能對來自國外政界的壓力做出讓步?

廖天琪:從習近平這些年來的主政,對付異議份子和政敵的手段來看,特別是劉曉波、楊天水的死,銅鑼灣書店事件的處理,對桂民海的捉放操舉動,在在顯示習政權信心滿滿,不在乎國際的輿論和批評。再看看習進平在去年達沃斯會上的發言和19大上對於全球地緣政治上充滿自信和傲氣的言論,就知道他不會在人權問題上做任何讓步。如果有一些鬆動,也是處於他本身的考慮,他在下棋,每一步都是陷阱,每一步都是誘惑和賭注,他絕不讓步,但是作為他的對手,可以設下棋局,讓他不得不做“策略性”的讓步。這是非常重要的,作為他的對立面,我們應當知道,他不會輕易讓步,但是我們如果能策略性地行事,使他不得不讓步,這是可以做到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