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冰上絲綢之路對加拿大意味着什麼?

音頻 04:55
中國總理13年來首訪加拿大 (2016年9月22日)
中國總理13年來首訪加拿大 (2016年9月22日) Adrian Wyld/CP

1月26日,北京首次發表《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強調中國是“北極事務重要利益攸關方”,“願依託北極航道的開發利用,與各方共建冰上絲綢之路”。作為北極地區的重要一方,加拿大人在中國政策出爐後對加拿大的角色做出了不同的分析判斷。

廣告

加拿大《國家郵報》認為加拿大西北航道雖然在全球最新貿易航線中具有傳奇色彩,但它並不是穿越北極的最佳途徑。如果中國要儘快把集裝箱運到大西洋,俄羅斯的東北航行會更好。加拿大《北極年鑒》(Arctic Yearbook)總編希瑟·匹諾特(Heather Exner-Pirot)指“走西北航線是為了到達沿岸目的地,中國船去那裡進資或卸貨,然後離開。”她相信中國在北極的絕大部分投入會“在俄羅斯的北極地區,中國已經在與俄羅斯政府和公司接洽交易”。

《國家郵報》指中國承諾為冰上絲綢之路投入一萬億美元,堪稱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經濟行為。白皮書反覆提及可持續性、土著權利、野生生物保護和尊重國際法,承諾中國在北極的存在將會是“人與自然和諧共處”,顯然是為了吸引挪威、加拿大和美國這樣的北極地區自由主義國家。

該報回憶在2017年夏天,雪龍號破冰船成為中國第一艘正式穿越加拿大西北航道的船隻,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在啟程前徵得了渥太華的同意。這與美國形成鮮明對比,美國堅稱西北航道是國際水域,可以任意穿越,用不着加拿大許可。不過中國在北極政策中強調了航行自由的重要性,這被視為向美國示好、有暗示加拿大不能單方面控制西北航道的跡象。

加拿大《21世紀問題研究所》所長艾文·斯塔鼎(Irvin Studin)在香港《南華早報》撰文,認為中國的冰上絲綢之路可以使加拿大成為未來的亞洲大國。他認為在中國出台北極政策後,加拿大如果和北京建立更緊密的聯繫,將會大有收穫。因為北京的白皮書已經暗示了加拿大的未來,北京將鼓勵基礎設施建設,開展商業試航“為北極帶來機遇”,甚至呼籲在北極圈進行更多科學研究和環境保護,中國表現出了對挖掘資源,參與治理的興趣。白皮書在環境、科學、經濟、漁業、旅遊、交通等領域為加中在北極合作提供了基礎,如果雙方都明智的話,雙邊關係會進入更深入持久的階段。作為回報,加拿大需要制定一個大戰略,排除道德和意識形態的歇斯底里。

不過,這位曾在澳大利亞和加拿大兩國總理府工作過的智囊發現,北京的白皮書“把西北航道視為國際水域,與渥太華長期堅持的立場不一致”。他認為這是加拿大真正關切的戰略問題。斯塔鼎是加拿大人口一億說的倡導者,中國的北極戰略令他再次擔心加拿大的人口問題,因為加拿大北極地區只有11萬人,將來不僅需要增加數以萬計的人來管理邊界,還需要數百萬人來應對北極遊戲中的兇猛壓力,如果成功,加拿大將成為真正的亞洲或准亞洲大國,就像中國是准北極大國一樣。

加拿大國際法和北極問題專家、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邁克爾·拜爾斯(Michael Byers)在接受紐約新聞網站vice.com採訪時表示“中國廣泛的地緣政治野心,特別是與南海鄰國的爭端,有時令人擔憂,但這種擔憂短期內不會觸及北極。目前的北極環境意味着各國必須在航道和科學研究方面進行合作,加拿大北極地區可以從中國投資中受益。中國戰略強調了與北極其他國家合作和尊重國家主權的意願。在北極,中國公司開始像在非洲和拉美國家一樣行事:投資基礎設施,收購外國公司,爭奪石油和礦物開採合約。加拿大馬尼托巴北部港口丘吉爾港因基礎設施問題面臨航運延誤、關閉,影響農業出口,將來可以從中國投資中受益”。他相信“中國投資進入北極會帶來其他擔憂,但加拿大人距離這個階段還很遠。”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