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社會/司法

劉少堯事件一周年:司法程序仍繼續 爭議尚存

事發後法國華人於巴黎巴士底廣場悼念劉少堯要求真相資料圖片
事發後法國華人於巴黎巴士底廣場悼念劉少堯要求真相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引起法中兩國社會高度關注的旅法華僑劉少堯,在其巴黎住所被法國警察開槍打死事件發生直至本周一,已經整整過去了一年的時間。儘管目前該案仍處於負責偵查此案的法國預審法官的手中,而涉事警察和死者在場家屬根據該案性質的爭議,及部分具體事發細節的敘述衝突仍待法國司法系統的進一步澄清和裁定。

廣告

法國媒體《解放報》在當天引述司法渠道消息對該案的一些爭議內容進行了披露。此外,我台也聯繫到了死者家屬的代理律師團隊成員林亞松律師,他則表示案件仍處調查之中不便透露相關細節,但呼籲社會各界和在法華人能繼續對其後續加以關注,並向死者家屬提供幫助和支持。

2017年3月26日晚,56歲的浙江省青田籍華僑劉少堯在其巴黎19區6樓的住所內,與接到鄰居報警前來調查的3名便衣警察發生隔門對峙,在前者拒絕開門的情況下,破門而入的警察隨後開槍將他打死。開槍警察曾在接受法國國家警察總督察局(IGPN)調查人員的問話時指出,警察在破門前曾接到報案鄰居聲稱劉少堯在7樓的走廊內手持“刀具”,並接到他有所謂“前科和患有精神問題” 的信息。警方還強調儘管出警時警員身着便衣,但他們在劉家門前曾多次急切敲門並用法語喊出“警察,開門”,在得不到直接回應,並聽到屋內傳出哭叫聲後決定破門而入。警察的事發版本關鍵提出,在進入燈光不足的屋內後,劉少堯被指“手持利器向入屋的首名警員衝去,並造成其一側的腋下被刮傷”。受傷警員隨後向屋內廚房退去,並同時呼叫同伴,劉少堯後被另一名隨行警員開槍打死。但3名警察在槍響後發現所謂利器是一把剪刀,而不是刀具。

而當時在屋內死者的家屬告訴調查人員,劉少堯確實在警察到來前,曾前往7樓向在那裡製造噪音的鄰居提出過抗議。但由於他當晚正在廚房用剪刀殺魚準備做飯,在與鄰居理論完後則繼續下樓回廚房殺魚。警方在案發後的取證中並未在剪刀物證上找到食物或魚類的痕跡,但這並不排除證據在取證前遭到破壞的可能。此外,死者的女兒之一表示,她在聽到有敲門聲後曾通過貓眼觀看門外情形。由於門前人手持槍支、身穿便服,也沒有看到便衣們通常素有佩戴的寫有“警察”字樣的袖標,因此她當時“並沒有明白這些就是警察”。劉少堯的另一個女兒並告訴總督察局的調查人員稱:“我告訴我的父親打開門,他則手持門把手希望抵制,隨後門被破壞,槍聲就立即響起了。”死者當時在屋內的4名孩子並一致否認了,有關警方版本中出現所謂“剪刀襲警”可能的發生。

劉少堯事件不幸發生後,法國的華人群體和同情死者的當地民眾曾多次發起遊行,呼籲法國司法體系能還於家屬“真相、正義”。據悉由於該案件中出現人員死亡,並造成較大社會影響,該案目前正處於在法國刑事訴訟中主要負責每年約5%、“重罪案件”的預審法官偵查之中。到目前為止,尚未有任何警方人員遭到正式拘留,而那名開槍的警察在去年12月初被以,在這一“故意施暴導致過失殺人”案的調查中作為協助證人的身份出現。而正在偵查此案的3名預審法官將決定,是否正式要求檢方對涉案人員依罪起訴,送交相應的刑事法院審判,或同意後者律師提出其開槍是出於“正當防衛”的辯護,做出不予起訴的裁定。

另一邊,林亞松律師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律師團隊還將爭取死者家屬得到合理合法的賠償。但由於法國司法體系不存在協商調解的步驟,他認為這個案子對法國人和任何人都是很棘手的。針對家屬的當下情況,他並呼籲社會各界和華人群體能向他們繼續提供多方面的幫助和支持。他還對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去年參選期間,及今年農曆新年總統府招待會上多次關注此案的舉動給予了肯定。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