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韓德力神父:黨對宗教事務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

音頻 14:27
2018年3月31日,上海教區某天主堂的復活節子夜彌撒。
2018年3月31日,上海教區某天主堂的復活節子夜彌撒。 圖片來源:路透社/Aly Song

近期,梵蒂岡天主教教廷與北京就中國主教任命問題的談判有望很快達成共識的消息吸引輿論各方的關注。教廷也許希望儘快結束中國天主教會分裂為官方認可的愛國教會與堅持只忠於羅馬教廷的地下教會的局面,但中國天主教信徒在1949年以後遭受的迫害與苦難,以及中國近年來對包括宗教信仰在內的公民社會空間收緊控制的現實也令一些輿論對教廷目前的選擇多有異議。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邀請比利時魯汶大學南懷仁研究中心主任韓德力神父談談他對這個問題的看法。魯汶大學南懷仁研究中心自上個世紀80年代起就開始推動與中國大陸天主教會的往來,這其中既有官方承認的愛國教會,也有被中國當局排斥的地下教會。

廣告

韓德力神父首先介紹了他和他創立的南懷仁研究中心的活動。

韓德力神父:我是比利時魯汶大學南懷仁研究中心的主任。我是比利時人,傳教士,聖母聖心會的會員。1957年起,我就在台灣傳教。1980年,我在魯汶大學創辦了南懷仁研究中心,並擔任主任,一直到現在。我以這個身份經常去中國大陸,在那裡,與官方有些聯繫,但主要是同教會聯繫,也在神學院教書,教牧靈神學。

80年代末,地上、地下教會間的分裂越來越明顯

法廣:在中國,您主要是同官方教會聯繫,還是同地下教會也有接觸?

韓德力神父:“開始的時候,也就是80年代初,官方教會與地下教會分得不是那麼清楚。我一開始的目的就是對話,不分地下、地上。我是以我們中心的名義去,是想了解國內的教會。我們聽說(中國)教會有些糾紛。但是,我們對人或單位都沒有成見,所以,同地上、地下都一樣有聯繫。這種聯繫,開始的時候還做得到,後來,中國官方就不怎麼歡迎我們國外人士同地下教會聯繫,我們就不再方便同地下教會聯繫。但是在原則上,我們什麼都沒有改變,直到現在。因為同他們(地下教會)聯繫,我們當然遇到不少麻煩。很多年了……”

法廣:這種變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韓德力神父:“不是哪一年,而是在好幾年內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演變。大概是在80年代末,87、88年、89年開始,(地上、地下)就分得比較清楚。那時候,(河北)保定的範學淹主教發表他的《十三條》(大概是在85年發表的),這個《十三條》要求教友不要參加官方教會的彌撒,因為他把(官方教會)看作是裂教:裂教就是離開教會。從那個時候起,慢慢地,地上、地下就分得越來越清楚了……”

法廣:就是說,在這之前,地上、地下教會之間的分裂關係並不是那麼明確?

韓德力神父:“不那麼明確。原則上的問題從1957、1958年就開始了,也就是從中國官方為兩位非法主教祝聖開始,一個是董光清,還有一位王主教。那是1958年,當時在教會裡已經有爭論。教會不同意(這兩項祝聖)。有的教友公開地不同意政府的做法(法廣註:1958年4月13日,董光清被中國官方教會任命為漢口教區主教,這項任命未獲得羅馬教廷的承認,標誌着中國官方教會“自選自聖”政策的開始)。這些爭論一直持續到60年代、70年代,那時又遇到文化大革命,大家都受苦,也就是“教難”。但是,到了80年代,愛國教會每個月在教會內發表(刊物)。刊物里有些主教的文章針對羅馬的批評比較厲害。其他一些主教、神父就認為,如果寫這樣的文章的話,那就說明他們(寫文章的人)已經不屬於教會了,裂教了,離開教會了。因此範學淹主教發表了《十三條》。他後來被關入監獄,《十三條》很清楚地禁止教徒參加官方教會的彌撒,認為參加官方的彌撒犯大罪。”

(法廣註:範學淹於1951年由羅馬教廷任命為保定教區主教,但未得中國官方認可。他多次被捕入獄。1988年他與一名教友關於天主教愛國會的談話被整理成“十三條”發表。1992年4月,84歲的範學淹在被秘密關押期間死亡)

法廣:您覺得中國官方最近幾年對地下教會的態度是否有所變化呢?如今,地下教會與官方教會處於怎樣一種關係?

韓德力神父:“中國官方從一開始、從成立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以後,注重獨立自辦教會,認為所有天主教主教、神父、修女、教友都應該聽從天主教愛國會。這就形成一個矛盾。官方堅持如此,那麼凡是反對這項政策的人,就被政府看作是非法,地下的主教、神父、教友等都是非法的。原則上,國家堅持讓他們加入愛國會。有些地方政府官員比較嚴格,有些地方不那麼嚴格。但整體政策是國家不承認地下教會。”

談判:久盼無果

法廣:最近梵蒂岡教廷在與北京談判,而且速度加快,有可能很快達成一項共識。這引來不少關注,尤其是引起地下會的信徒以及一些海外關心中國國內天主教信徒的人擔心。您怎麼看梵蒂岡與北京談判的進展?是梵蒂岡方面讓步了么?

韓德力神父:“如果有協議,應該是兩方面都讓步才可能。梵蒂岡與中國政府之間的爭論,從1958年就開始。這期間,大家都希望能對話,因為對抗、對立對雙方都不利。到現在已經 60年了。過去有過幾次嘗試,80年代、90年代都曾經希望談判,但一直都沒有。最近,教宗方濟各開始談判。我個人覺得這是好事。因為這樣的矛盾只能通過雙方的談判、對話、溝通,通過彼此了解,才能夠超越。繼續對抗、對立,對教會一定是不利,對中國,我覺得也不好看。這(談判)是一個原則上的好事。”

“方濟各的談判是在2014年開始。開始的時候一定是不順利,我們也聽說了。內部的情況我們都不知道,我們也是通過慢慢得到的一些消息,聽說不順利。這並不奇怪,因為雙方立場距離很遠。2015年、2016年,常常出現過一些希望,尤其是2016年是教會裡的一個“聖年“,教宗希望在那一年能完成談判,但沒有。後來又寄希望於2017年,也沒有。現在到了2018年,最近有人說會有突破,就是說最近就會簽名(簽字)。但有些甚至是教會裡的人非常反對,他們認為教會受騙,有些人立場很激烈,包括一些教會的領導人也公開表態。但是,我覺得,共產黨里也有人同意,有人不同意。共產黨內部有不同看法,教會內也有不同看法。我個人還是覺得如果能有協議,使地下主教能夠被國家承認,而且也能讓地上、地下教會合一,大家一起公開地做彌撒,那是好事。”

“最迫切需要的是任命主教的問題。假如教宗能夠得到中國官方的合作,讓地下教會的主教逐步得到國家的承認,那就是一個大的進步。雙方都有所謂不合法的主教,有的主教由國家祝聖了、任命了,羅馬沒有承認;有的是梵蒂岡祝聖了、任命了,國家沒有任命。聽說有三十多位。聽說國家也要求教宗把剩下的7位不合法的主教一律都承認。教宗是否同意了?傳說是。但目前並沒有正式宣布,誰都不知道。國家會不會承認地下教會的主教?也不知道。所以,大家還在等。”

法廣:教廷如果與北京就主教任命問題達成協議,這是否意味着教廷與中國政府共同管理教會?

韓德力神父:“是否共同管理教會,我們也說不上。我們都沒有看到過協議的內容。據我們聽說的消息,協議中唯一談到的議題是主教任命條件,雙方有個協議。具體用什麼方法(任命主教),目前各種說法都有。聽說是在各個教區選,神父、政府和教會選出一個候選人,提出幾個名字給教宗,教宗在其中選一位。最後還是教宗任命主教。這是教會的要求和原則,但是不是這樣,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協議是針對主教任命。”

黨對宗教事務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

法廣:中國政府近期加強了對宗教信仰的管理和控制。您在中國活動期間是否感覺到了這種變化呢?

韓德力神父:“那很清楚啊。政協、人大兩會不是剛開完嘛。我們聽說政府有很多行政方面的改革,原來的宗教事務局以前是在政府管理之下,現在是由黨來管,由(中央)統戰部來管。這是相當大的變化,就是說黨對宗教事務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我們還聽說了一些在宗教領域的新的規定、新的法律,好像是比過去都嚴格一些。好像是有這樣的變化,我們都有些擔心。”

                                     

數十年來,主教任命問題一直是中梵難以修復關係的核心難點。但在主教任命權爭執的背後,也是共產主義信仰與耶穌信仰是否可以兼得共處的問題,是教廷以及信徒對政治干預宗教信仰的擔心。如果說羅馬教廷對信仰的文化本土性日益寬容,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否可以劃入文化本土特色範疇恐也不無爭議。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