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中國與經濟:霸權主義的誘惑

音頻 12:00
北京召開“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北京召開“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REUTERS/Thomas Peter

韜光養晦的低姿態策略已經結束,中國開始展示其經濟實力,就像有的評論說的那樣:中國不僅是中央帝國,更是一個經濟和政治帝國,希望成為在本地區的大家長。就此議題,和法廣同屬“法國世界媒體集團”旗下的法國電視24台的經濟訪談節目,日前採訪了法國國際關係研究所(IFRI)的研究員艾麗絲·埃克曼,她(艾麗絲·埃克曼)還是《世界裡的中國》(CNRS出版社出版)一書的主筆。 

廣告

這本書中指出:要征服世界,中國首先要征服自己所在的地區 ,就此埃克曼解釋稱:中國的外交政策是分等級的,對中國來說,首要的是內部發展、經濟發展,在周邊國家裡尋找經濟增長,還有讓大型企業走出亞太地區更加國際化,所以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中國外交是按地域分級別的,首先是中國本土、然後是亞太地區、再後來是其他地區;根據地理位置的遠近,中國來決定在外交上的主動,或是對一些國際危機的處理。

針對自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的韜光養晦外交政策的結束,到目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承認中國實力的態度轉變  ,艾麗絲·埃克曼指出,自2012年習近平執政開始,可以十分明顯的看出,中國外交政策更加雄心勃勃,習近平稱:要建設一個新中國。北京認為 :目前,鞏固中國的地區及國際地位的條件已經齊備。

艾麗絲·埃克曼說:這一鞏固地位是通過多個層面來進行的。一般來說首先想到的是軍事實力,中國增加軍費,投資建設軍事基地、將設備現代化,儘管這和美國比起來,還差得很遠,但是中國還向其他領域投資,如法律、普通標準的畫一、科技等等領域,投資持續發展,如人工智能、所有的綠色可持續發展經濟。

對中國來說,鞏固地位是全方位的鞏固,通過多個階段及實力的標記來展現。也就是說,在多個領域被承認是第一,如專利申請最多;排名第一,如大學排名榜或其他的排名,當然還有經濟和金融,北京正在逐步推動自己的貨幣  人民幣成為國際貿易的參考貨幣。

埃克曼主編的這本書也清楚地點明,中國的第一大對手  美國,雖然並不地處亞太地區,但是雙方在軍事、經濟、金融、貨幣、及區域性多邊機構的競爭激烈。在區域性多邊機構方面,埃克曼表示: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存在對中國來說是個大問題,這一點非常清楚。要知道美國尤其在地區安保方面的影響巨大,北京已經特殊地、正式地表達了自己的願望  希望重組亞太地區事務,其結構將不再依賴於同盟關係,可這只是一種假設,是長期以來的雄心,目前,是不可能實現的。

不過,中國宣布重新規畫了安保布局,也就是說她(中國)要重新投資那些地區的多邊組織或機構以及安保和經濟領域。不知還記不記的,兩年前,中國就組建了亞投行,未來幾年,北京很可能還會組建其他的多邊組織或機構。在這些組織機構中,他能更好的促進自己的利益,北京認為:這些機構將不再由西方國家主導的。

埃克曼稱:不要忘記,直到目前中國外交在相當程度上,還在繼續符合很強的意識形態,既務實又有觀念,反西方的觀念是存在的,其中反美是首當其衝,美國在南海地區的存在不合理、勢力過大,這是當然北京官方的看法,認為是時候通過中國認為的合作機制來逐步改變、重新組合地區結構, 當然北京將位居中心。

那麼,這將是該地區的重新洗牌、組成一個新的組織結構、一種新型的國際關係,這不僅是其概念設計的雄心的明確展現,同時也顯示了北京想輸出一種新型管理國際事務方式的意願,這是一種鄉土管理的模式,而不再是自由民主的模式 。所以,不僅有憲政方面的博弈,也有規範、概念的博弈,而且自習近平上台後,這種博弈愈加強烈。

此外,中國是還有多方支持的,俄國大約就在後西方世界這條線上的後援,近期來,中國也越來越多的和發展中國家聯絡,將自己擺放在榜樣的位置上,展示自己是如何發展的,觀察西方國家和美國的缺點,從中吸取經驗。

書中認為,借鑒美國為平穩阿富汗內政的主張,近幾年來,中國推出新絲路  一帶一路戰略,領導人習近平對此非常重視,而且積極對外實施。就此,埃克曼表示:關於中國長期的地緣政治策略問題,首先要知道的一帶一路是一個外交、經濟戰略,和以前美國的、歐洲的一樣,投資基礎建設、交通、電訊、包括海底電纜……等等,當然還有發展能源,在越來越多國家進行基礎建設,在中國國內,自鄧小平改革開放開始,特別經濟區或工業園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今天,在某些非洲國家,如馬格裡布的北非國家,就可以看到一些由中國企業建設的經濟特區出現,這些實實在在項目的真實存在正在逐步顯露,此外還有另外一個層面,資金的流通更為正式、合法,最後將是中國式全球化的顯現。

那麼要問的就是投資項目工程結束後開始運營後會怎麼樣?

也就是說,投資地中海的港口一個、兩個、三個,可以,但是如果中國將十幾個投資港口的使用協調運營的話,那麼就顯示了其戰略的前瞻,而且有可能與其他方面有聯繫,如和海外的軍事基地配套使用,最近中國就在吉布提建了一個海外軍事基地。

對中國新絲路  經濟外交政策,書中形容它時引用了中國的老話  胡蘿卜加大棒,對此埃克曼分析解釋說:中國對某些國家的投資的金額和性質,將其政治影響力擺上了桌面,某些國家的經濟是如此依賴中國,那麼在一些國際問題上,就多半會和北京持同樣的姿態,如在領土主權上,南海問題或其他地方的糾紛就很好的作出了注釋。

中國也很清楚這個經濟槓桿的作用,因為,北京不時的運用它,如最近對韓國(薩德系統);當一個政治決定令他不快,北京就會毫不猶豫地提醒,可以制裁該國的企業,或者該企業駐華的分部,再不就是控制去該國旅遊的中國遊客人數。

可以說:中國對某些國家的地緣政治投資確實給這些國家帶來麻煩,但是不能把這種現象擴大化,不能變得神經質,因為這些國家,尤其是東南亞國家完全了解這一情況,也已經開始多元化自己的經濟夥伴,並保證這些夥伴不管是中國、美國、或是歐洲國家,對自己國家施加的經濟壓力盡量不影響到自己的政治決策,但是作成是很不容易的。

儘管美國勢力在亞太地區有些名不正言不順,可還是有些亞太大國,如日本,也擔心他們的投資和企業!對此埃克曼解釋:在中國主動推出新絲路措施後,我個人覺得是中國新絲路戰略,一些亞洲國家包括日本,也推出了一些制衡這一戰略的措施,如新的基礎建設項目,國家間合作的重要性、特別法規  如海洋法、貿易自由等方面的宣傳。從這可以看出雙方發展經濟方式的競爭激烈。

那麼,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對日本來說很重要嗎?當然,埃克曼肯定的回答說:儘管美國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但日本仍然主導成功了這一協定的瘦身版的簽署,參加國雖比原來少,可協定還是存在的。在這協議的商談過程中,日本真實地展示了其外交功力,更為活躍。

在特朗普上台後,可以看到的是中國希望填補美國擬部分撤出亞太後暫時的空白;而亞洲其他的美國盟友在擔心美國是否對亞太安保承諾負相對的責任之外,希望加強地區盟友間的合作關係。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