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劉必榮從蔡英文訪巴拉圭看台灣外交困境

音頻 13:04
台灣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右4)2017年7月12日在總統府府前廣場,以隆重軍禮歡迎巴拉圭總統卡提斯(前左2)。中央社記者郭日曉攝 2017年7月12日
台灣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右4)2017年7月12日在總統府府前廣場,以隆重軍禮歡迎巴拉圭總統卡提斯(前左2)。中央社記者郭日曉攝 2017年7月12日 CNA News

台灣總統蔡英文預定8月12日啟程,前往南美,參加巴拉圭信任總統就職典禮。但外界對於民進黨總統蔡英文此次並未能從紐約或者華盛頓等象徵意義大的城市來過境美國,成果似乎不如陳水扁與馬英九時代。導致有人因此質疑美國在碰上習近平幾乎與蔡英文同一時間,也將前往美國後花園南美訪問之際,雖然美國國會日前已通過台灣旅行法,但其實並不真正想幫忙的台灣,只想打“台灣牌”,口惠實不至。因此有些人質疑這是否表示美國趁機給也想要操作“台灣牌”的民進黨政府一個警訊?就此議題。本次中華世界,法廣為大家採訪台灣東吳大學政治系劉必榮教授為大家點評分析。

廣告

劉必榮教授:基本上我們中華民國總統到國外訪問,尤其是過境美國,美國基本上標榜的就是四個原則:尊嚴、安全、便利、舒適。通常我們也不會特別高調,這次蔡英文去程中,過境美國洛杉磯,回程經過休士頓。以前,陳水扁也去過德州,甚至穿着德州的靴子、吃牛排等等的,所以我們就會去仔細看。因台灣的邦交,其實從陳水扁時代開始,就有所謂的過境外交。過境外交就是,中華民國總統可能到另一個國家訪問,但有時人家並不太關切那個國家到底怎麼樣,重點是中間你在美國停了什麼地方,你是停在美國的本土呢,還是你停在外面,是夏威夷呢,或是阿拉斯加,或是進入美國本土。如果在美國本土,我們不太可能去華盛頓,因為我們台灣跟美國沒有邦交,所以不太可能去華盛頓。若不去華盛頓,要去哪裡呢?那就看你去的地方與華盛頓多近了。現在如果說休士頓,或洛杉磯,就比較遠一點,但起碼不是太偏辟,這也還可以理解,因為她到洛杉磯,就是往南走,到南美。

但我覺得這次與以前的過境外交不一樣,也就是以前我們也許不太重視,例如你到非洲一些國家去訪問,我們並不太在乎。但現在重要的是巴拉圭。到巴拉圭的意思在哪裡呢?因為巴拉圭與台灣的關係不穩定。而且巴拉圭過去的政府老是喜歡在兩岸之間要錢。也就是倘若台灣不給他錢,他就可能向大陸要錢。這就是為什麼在馬英九總統時代主張外交休兵,就是要避免這些國家在兩岸之間要錢。而蔡英文總統上來後,外交休兵就叫停了。叫停後,又給了他們這樣的機會:又開始要錢,所以就很麻煩!而這次,剛好是巴拉圭的新總統阿布羅就職,蔡英文為了趕緊穩住關係,所以她也就風塵僕僕跑到巴拉圭去。去巴拉圭、去貝里斯,也是個小國,然後穩住關係後,希望能夠回來。所以從8月12日至20日總共九天八夜。

但問題是,我們很擔心,她去了就職典禮以後,沒多久,他又跟台灣斷交了。那她不就是陪着一個要跟台灣斷交的的總統,參加其就職典禮。這豈不令人感到尷尬!這也就是台灣人一般的批評。

可是就政府來說,蔡英文不去也不行。因為如果我不去,難道要坐等着斷交嗎?我去了,總是一種努力嘛!所以台灣的外交比較尷尬的地方就是:我去做,也可能斷交;我若不做,那更可能斷。所以這種情況下,我們還是要去做,表示我們與拉丁美洲的關係。可是我們打起外交仗來,台灣就感到比較力有不岱,因為中國大陸的外交例如與拉丁美洲、非洲,它是一片一片的,集體都有邦交的,我們台灣則是一個一個國家有邦交。這裡面有很大的差別。

因為沒有一片可以打了,中國一片片去打,就比較有戰略、比較有規畫。所以你說蔡英文要去巴拉圭,可是差不多前後的時間,習近平也要去哥倫比亞。這也就表示,中國大陸用他的方法跟你說:你要去穩固這邊的關係,我也在做拉丁美洲的關係。這樣子,就會讓拉丁美洲國家思考要怎麼選擇? 靠哪邊呢?而且像現在大陸上正進行“一帶一路”,如今“一帶一路”也進到拉丁美洲了。在這種情況下,李克強或習近平,他們的布局就布到那裡去了。所以這樣子,台灣的邦交國來說,就比較孤單一點。所以我們怎麼穩住邦交國?或者對方國會因這個理由,而會向我們索要多少報酬?這也是我們的兩難。

但我總覺得,不管再怎麼樣,也許不是盡如人意,但是總統出國訪問還是蠻值得國人去支持的。因為這總是我們在外交上的努力。

法廣:一些台灣民眾質疑,美國已經通過台灣旅行法了,為何蔡英文仍然不能過境紐約呢?以前陳水扁或馬英九時代,他們至少還可以過境紐約。

劉必榮教授:這就是美國本身的考慮了,因為你無論怎麼進入紐約,是低調進入,或是怎麼進入,對於一些人批評美國口惠實不至,這也有可能。我們也在交涉,其實美國國內當然也有很多派系,有些是支持台灣,有些是主張棄台,這種棄台的人及其聲音也還在。所以這個時候,美國給的待遇,我覺得不是特別好。

當然,我們的總統出訪回台後一貫的講法是,人問他,你見了什麼人,他們都是回答:“見了該見的人”,或說:“見了想見的人”。你也不知道他到底談了什麼東西。

但是這次,如同我所說的:目的地本身也很重要,過程中間也很重要。那就是要看她這次訪問回來後,我們經過加加減減,看看到底是得分,還是丟分。

就蔡英文來說,她其實也是在全國大家關注的情況下,出去跑了這一趟。到時候我們再看看,政府或外交部屆時時候是否會把真實的情況告訴大家。因為外交部有時候也不見得都是講真話。例如有些國家的邦交也許不穩定,但根據它的立場,也不可能告訴你“不穩了”,因為若“不穩”,那麼你做什麼外交呢?所以他們的說法就是“很穩”。那麼“很穩”,但是回來後,又變得“不穩了”,那就自己打臉了。所以這也就是他們比較難做的地方。所以弱國無邦交,這是台灣比較辛苦的地方。

在拉丁美洲,過去由於美國的關係,美國的影響,美國也幫台灣保住了一些國家。所以台灣的邦交,第一是有美國向當事國說你要保證與台灣發展關係。第二,兩岸休兵的時候,中國大陸也幫我們保住了一些外交。有些國家想與台灣斷交,然後跑到中國大陸那邊去了,但大陸會告訴它:“你不必這樣做,因為兩岸關係不錯,你不要毀掉兩岸關係。”所以過去有些國家老早就想與台灣斷交,但是這個大陸不要。所以台灣的邦交是來自三方面的維持:第一是台灣方面的努力,一是美國的幫忙,一個是來自中國。

但現在,台灣只要與大陸交惡,大陸不幫我們維持了,美國方面對拉丁美洲又力有不逮,這些國家覺得美國也不可靠、不再是好朋友,不願意聽美國的話,很可能就一下子就與台灣崩裂、斷交了。這就是大的環境讓台灣的外交維持起來格外困難。

就未來來說,如果大陸要把台灣的邦交國全部拔掉,它是有這個本事的。但我覺得它不需要做到這種地步。因為它如果真的這樣做,就會會把台灣的獨派人士逼到站起來,鋌而走險。本來,大家都追求兩岸關係的和解,你如果把一個邦交國拔掉,這種外交上稱為“不可逆的”,也就是你把它拔掉以後,不可能再還給我。今天大陸與台灣的貿易關係,或是不買台灣的產品,在兩岸關係改善之後,還可以重新購買,這是可以轉寰的。可是拔掉邦交國是不可能還的,不可逆的,如果愈拔愈多,會導致台灣民眾反彈。反彈結果會導致原來很多是支持大陸的聲音,結果這些聲音都可能不見了,因為你逼的太兇了。所以我覺得,大陸聰明的做法是可能收一下,放一下,有張有弛,挖掉一個邦交國,剩下一些留給你,進進退退,有張有弛,這才是策略的做法。所以它有能力這麼做,但要不要這麼做,大陸方面是應該深切的考量。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