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習近平治下失蹤現象加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路透社

周四有一則消息,深陷“陰陽合同”、消失已近百日的演員範冰冰持有的股票股價腰斬,可是範冰冰人在哪裡,誰也不清楚。網上有人譏諷,“今日範冰冰,明日錢冰冰,張三李四王麻子,說失蹤就失蹤。”

廣告

又有消息稱,範冰冰可能交足稅後,華麗脫身。又有網友反問:那又怎麼樣?被失蹤被釋放之間,顯示的都是權力的傲慢,說抓就抓,說放就放。

範冰冰是明星,自然惹眼球。其實,許多觀察人士早就注意到,在中國,習近平執政後,失蹤現象在擴大,在彌散。臨時性被失蹤更已近似制度化。每逢重要日子,包括中非峰會期間,一些人就會臨時性被失蹤,被旅遊。失蹤這件事,猛看起來像演戲,只是這處戲很殘忍。

人們創造了一個詞彙描述這一現象,叫被失蹤,胡溫時代,被失蹤的對象一般而言是人權鬥士,維權律師,敢言人士。目前這類被失蹤的最典型人士是律師王全璋,消失千日之後,官方才偷偷摸摸放出一些風聲。

最恐怖的集體失蹤案是香港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案,後來逃生者揭發,那是一場中國公安製造的土匪綁劫案,桂民海是在泰國度假村被劫持走的。劫持他們的原因據說是出版了有關習近平和他的情人們的軼事。香港出這類揭露中南海秘籍的書籍多多,過去多年存在,習近平治下不能容忍。

失蹤現象漸漸擴大到全社會,全階層,不管你錢有多少,名聲多響亮,甚至官階很高,你都有隨時失蹤的可能。王岐山反貪開始,厲行雙規,令官員不寒而慄,早上還在開會,風光無限,突然,會議中間,來了幾個類似明代東廠的紀檢大員,談話,把人帶到深山,弄得一些官員生不如死,這些年不斷發生的中共官員墜樓現象,即由此而來。

然後就是商人,巨富,大賈。肖建華億萬之身,一夜之間從香港富貴鄉消失,至今生死不明,據說是他這隻白手套惹的禍。富翁中,郭文貴算是深知情形,早早逃亡上算,還可以在紐約第五大道跟北京對着罵,並且提出一個三年計畫。海航一號人物王健,今年在法國普羅旺斯一座山村陶醉於山野之美時,從矮牆上墜落而死。海航捲入幾千億難以承負重債,以及海航與中共高官王岐山的特殊關係給這一意外之死蒙上濃重的陰影。

連明星演員也在劫難逃,範冰冰去年還在戛納當評委風光,今年被指偷稅漏稅,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在被調查,還是被抓押,消失百日,是自己躲了起來,還是被抓了起來,生死難明。

貪官被抓起來了,不少人慶賀,問題是抓了一個,還有一群,為何單抓此,不抓彼?這便引起人們質疑,這是權鬥,還是陰謀?

正常社會,有問題的查問題,涉罪的上法庭問罪,何需偷偷摸摸,讓人雖生猶死,半死不活,是因為抓人的害怕被抓的,抓人抓得無理,才如此鬼祟?

一些觀察家分析,家法橫行,黨法專政,一人天下,人人自危。且不管你位置多高,名聲多響,都會被殘酷而無法無天的權力吞噬,而昨日吞噬他人的人,比如那位號稱政法王的周永康之類,沒料到有一天也會被吞噬。

誰都沒有保障,曾為高官者也難以自保。上海高院副院長潘福仁入獄後,連家人探望都難以實現,律師周澤律師在南昌公安監管醫院見了他。他說,辦案人員威脅他,知道王林怎麼死的,徐明怎麼死的,他要求公開審判,最好庭審直播,他的律師告訴他,公開審判最多允許三五親屬旁聽,其他旁聽的席位都是官方安排的聽眾,不會有公眾。“老潘嘆了一口氣,怎麼會這樣,這還是一個法制社會嗎?”律師反問,“你干過那麼多年法院院長,難道不知道嗎?”老潘告訴律師,他當初當院長,也搞過這樣的‘形式審判’,網民東方月初9月4日發推質疑:請問曾經的上海高院副院長潘福仁,當你掌控法律大權時,為什麼不想想什麼是法治社會?又是怎麼對待維權律師?是怎麼搞假公開審理?怎麼無數次宣稱中國絕不能司法獨立的? 網民劉士輝質疑:潘當院長期間,“其本人操縱器治下法官枉法裁判了多少冤案?構陷良心犯多少次?枉判訪民多少人?剝奪公民旁聽權多少次?吃完原告吃被告多少次?““現在輪到他喊冤了,晚了!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潘福仁連薄熙來那點准庭審公審的條件都享受不到,但是,潘至少沒有失蹤。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