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夏明:如何解決新疆問題事關中國民族生存的大事

音頻 11:43
新疆
新疆 網絡

最近一個時期來,中國政府在新疆地區採取的高壓政策引發西方媒體的廣泛關注。有媒體披露,當局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地”,數十萬人受到扣留。被關押在這些營地的人員受到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摺磨。九月初,香港10多個公民團體舉行集會,抗議中國政府在新疆對維吾爾人的嚴酷打壓。聯合國人權專家最近也對新疆“再教育營”提出警告,呼籲中國立即釋放那些被拘留的維吾爾人。我們就相關話題採訪了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

廣告

法廣:首先請談談,您認為,中國政府為什麼出巨資在新疆地區開設“再教育營”?針對的是哪類人?

夏明:我們知道,新疆那邊許多人認為“新疆”這個名字不對,要叫“東土耳其斯坦”。但是我覺得我們大家通用的說法是“新疆”。這裡邊民族區域情況比較複雜,不僅是針對維吾爾族的, 主要另外一個大的族裔就是哈薩克。當然這個地區主要應該說是穆斯林的居住區。所以中國政府在那邊建立“教育集中營”,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有兩點:一個是針對族裔,這些族裔,我們可以看到,他們跟漢人有一定的區別。所以中國的民族政策長期以來,是想把他們給消化掉,或者通過民族的融合(而且是一種強迫性的融合),把他們給化解掉。另外一個是針對宗教,因為共產黨長期以來也堅持無神論,它對任何的宗教都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尤其是在目前,伊斯蘭教對全球各大國民體系挑戰都非常激烈,所以在這種反恐的名義下,中國政府又找到了一個比較好的借口來對伊斯蘭進行打壓。所以我覺得中國政府現在做法主要就是針對:一個是族群問題,一個就是宗教的問題。它想通過強制的、壓制的方式來控制族群和宗教,甚至把它們消滅掉。

法廣:應該如何對這些“再教育營”的性質下定義?

夏明:目前聯合國人權組織也關注這一事情,而且流亡海外的維族人士也都關注這個問題。他們提出了很多實證的材料,還有一些被關押人員的家屬也提供了很多信息。基於此一規模(有人說上了百萬),和他們強制進行的關押、剝奪自由,有人就把它視為二戰時期的拘留中心,就像美國把日本裔的美國人關進拘留中心一樣。還有人直接把它譽為“集中營”。無論如何,這是一種對新疆居民的一種人權的剝奪,它不是像中國政府所說的這種“教育中心”或者“鄰里中心”,他們用了許多非常模糊、甚至是一種美化的詞彙來描繪對另外一個族裔、對另外一個宗教民族進行一種剝奪人權。因此從這種情況我的判斷來看,我覺得這是一種介乎勞動教養和古拉格強制的社會控制的一個制度。

法廣:像在西藏一樣,北京政府在新疆也展開了大規模的建造工程,這對當地種族文化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夏明: 中國目前確實面臨著一個族裔和邊疆的問題。這些問題現在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因為中國共產黨運用國家意識形態的極端主義來看待民族和宗教問題。它就採取國家恐怖主義來去鎮壓、想用簡單粗暴的方式去解決這些問題。它有弄出許多借口如“分裂主義”、說這些都是要分裂祖國,因此就採取恐怖主義的方式來對待他們。所以我覺得形成了惡性循環,因為有這種中國共產黨自己的極端主義、國家恐怖主義和事實上的使得民族離心離德,帶來中國目前分裂主義運動逐漸興起。我覺得中國政府這樣做使得邊疆地區更複雜。因為中國的西藏和新疆向中國共產黨提出了共同的挑戰,就是如何尊重它們的民族多樣化,尤其它們當地的傳統、語言、風俗和宗教。現在看有兩種挑戰方式,一個是西藏,藏人在達賴喇嘛的領導下,提出了中間道路。中間道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承認中國人民共和國的主權,希望西藏能夠獲得名符其實的自治。但是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共產黨其實在侮辱和欺負藏人。因為他們覺得藏人老實、好欺,因為他們沒有暴力。他們最高級的反抗手段就是自焚。自焚是傷害自己,沒有去傷害漢人、沒有去傷害中國政府的官員。因此他們就覺得藏人好欺一點,所以就沒有實際性的回應。但是另一方面,因為他們對藏人這種非暴力的訴求都沒有回應的話,其實從某種程度上也就鼓勵出了新疆的這種暴力的訴求。畢竟新疆的很多、包括流亡海外的這些維族人士都很清楚,如果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都沒有任何成效的話,我們怎麼可能跟隨着中間道路去做事呢?因此我們可以看到,新疆對中國政府的反抗,很多就表現在以拿着砍刀、濫殺無辜這種形式出現。所以我覺得目前這種情況,中國在這個問題上的失策,不僅會破壞邊疆的少數民族的獨特的宗教、文化和習俗,甚至會使得他們中的激進分子更加激進化,不僅會帶來他們自己民族的自我傷害,同時也會給中國的平民百姓、給中國的整個內地地區帶來關閉,這是非常危險的。

法廣:中國政府還在新疆推廣“結對認親”運動,要求中共黨員幹部到少數民族家庭居住,宣傳社會主義價值觀。相關運動是否受到當地民眾的歡迎和認同?

夏明:我在海外接觸到一些維族人,他們反應非常反感。因為等於就像卧底,就像工作組、就像姦細一樣地,直接就住到你的社區裡邊,甚至住到你的家裡邊去。我們知道,維族人跟漢族人的生活習俗是非常非常不一樣的。而且可蘭經裡邊有個教導-當然我們並不認同可蘭經的教導-可蘭經認為,不信可蘭經的人是不潔凈的,尤其他還會吃豬肉等這些不潔凈的食物,沒有經過清真處理的食物等等。所以作為一個穆斯林信徒來說,如果是由漢人或不遵守他們清真食品規則的人住到他們家裡,跟他們同吃同住的話,當然是非常不適應,甚至可以說是一種侮辱。

另外我們也可以看到,這種進駐的過程中,中國政府不斷強調,包括要合親、要改變大家的娛樂模式等等,這樣其實對維吾爾族、對穆斯林的習俗和他們的各種信仰,都在進行傷害。因此我認為,這種做法其實是一種共產黨的力量、一種惡性地滲入到人們的私生活。尤其在少數民族地區表現尤為明顯。這是中共的全權主義、專制主義一種惡性膨脹的結果。當然它會帶來很多反感、甚至給人們帶來很多的傷害。

法廣:新疆問題為什麼會引發巨大關注?

夏明:新疆一方面反映了(尤其我們看到規模這麼大,近百萬的人受到各種監控或者傷害),這就反映了現在中國在全世界的人權紀錄非常惡劣,我們都知道,新疆這個民族,尤其因為伊斯蘭在全球跟其他民族衝突的原因,所以許多人把伊斯蘭妖魔化。使得新疆的訴求難以得到人們的同情。但是現在新疆爆發出來的許多的事情得到了漢人的同情,包括我。作為一名漢人知識分子,我們簽署呼籲書,關注新疆的現狀。這是非常殘酷的一個人權的紀錄。因為如果維族人或者哈薩克人、或穆斯林人的權益得不到保障,所有的其他藏人、所有的漢人、我們所有的權利都得不到保障。因此我覺得,新疆問題反映出了中國的人權惡化到了一個忍無可忍的地步。另外,新疆問題還反映出中國過去500多年,在蒙古帝國以後到後來的滿清帝國,維持這麼大一塊版圖,在今天中國共產黨統治下, 是否會造成分崩離析,或是能夠在民主的框架下,實現各民族的寬容、多元的共存。新疆問題如果處理不好,可能會使得今天我們所說的中國地區出現一種分崩離析的未來,包括西藏、蒙古、或者台灣,甚至滿洲、香港都可能會離去。但是另一方面,我們也知道,任何一個族裔的分裂都會帶來屠殺,是相互的屠殺,不是單方的屠殺。並不一定是國家屠殺,是老百姓與老百姓之間,用鐮刀、用雙手就可以進行屠殺。因此對新疆問題的關注尤其重要,因為它關係著未來幾百萬、甚至幾千萬人的生命問題。

法廣:面對國際社會的巨大壓力,中國政府有否可能改變針對新疆的嚴苛政策?

夏明:我們看到中國政府在過去的十幾年(從2008年以後)一種抗拒國際輿論、基本對國際輿論採取一種幾乎完全漠視的態度。尤其今天我們可以看到,在中美貿易戰的情況下,中國政府又在強化“愛國主義”教育,包括反西方、反美的教育。同時在與政府“一帶一路”跟非洲正好現在在召開“中非高級首腦會談”等等,都顯示出中國政府目前對世界普世價值、對西方國家(畢竟西方國家在人權問題上比第三世界國家往前走了一步),對所有的人權呼籲採取一種完全置之不理的態度。所以我不認為中國政府真正地會採取切實的措施來改進,就像法輪功事件、就像藏人的自焚事件,這些都持續了十幾年,而新疆問題從九十年代到今天,也已經持續二、三十年,所以我不認為在現今的中國政府的情況下,以及意識形態和方針下能夠有任何改進。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