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張裕:瑞典媒體普遍認為中國遊客“受虐”發酵同桂民海事件有關

音頻 10:07
圖為網傳中國曾姓遊客母親坐地哭喊視頻照片
圖為網傳中國曾姓遊客母親坐地哭喊視頻照片 網絡照片

中國遊客在瑞典可能受到非法虐待事件繼續發酵,據瑞典當地媒體報道,瑞典司法部門接受了中國駐瑞典使館的要求,對該事件立案,展開調查。中國遊客事件連日來引發中國網絡強烈反響,一起普通的遊客衝突事件何以引發兩國之間的外交糾紛?瑞典媒體以及輿論對此有何評論?另外,有傳聞說,中國駐瑞典使館警告在瑞典生活的中國僑民不要就此事件展開獨立調查,不要隨便發表言論。類似的傳聞是否屬實?

廣告

我們就此採訪了長期旅居瑞典的獨立中文筆會前任秘書長張裕博士,張裕博士親自前往事件發生的地點,對事件的前後經過進行了深入的了解。他就以上一系列問題回答了本台的提問。

法廣:首先,根據您自己的調查以及媒體的解釋,能否簡單地介紹一下事件的前後經過?

張裕:綜合我自己的調查以及各方的介紹,事件的大致經過是這樣的:這一家中國人是9月2號從挪威座火車到斯德哥爾摩,到了以後才發現提前到酒店13個小時,但是由於酒店已經客滿,酒店工作人員幫助尋找酒店。中國遊客也自己出門在附近尋找酒店,他在外面還遇到一個女留學生也沒有住宿,因擔心她一個人遭到酒鬼或者流氓的騷擾,這位中國遊客就把女留學生也帶回酒店。據他介紹,酒店這時開始改變態度,要求他們一家人必須離開。但是,他沒有說明的是,酒店方已經幫助找到了附近可以接納他們的旅館,但是,他們自己拒絕離開。我個人的推測是他們大概是為了省錢,請求酒店方面准許他們停留到天亮。也許是他們的說話的聲音或者語氣使酒店的女服務員感到害怕,她因此叫來了酒店的保安,保安與遊客發生了衝突,保安完全可以按照規定將他們趕出去,但是,最後保安還是叫來了警察。這些女警察也是先勸他們離開,在他們拒絕離開之後,警察才將他們強行架出酒店。按照中國遊客的說法,他們中兩人同意離開,但是,年長的父親因身體不適所以拒絕離開。最後警察將他們帶到一個遠離市中心的一個裡一個墓園不遠的地鐵站。這是瑞典警察的慣例,一般被指控擾亂治安的人都會被送到這個地方。

法廣:這些中國遊客在事件發生的當天是否提出起訴?

張裕:對,他們首先找了中國駐瑞典使館,中國使館大概建議他們提出起訴,但是,他們的起訴並沒有被接受,因為監管部門認為警方的工作並沒有違反任何規定。這個事本應該就這樣了結了。但是,中國使館有將此事遞交給中國外交部,中國外交部在本月4號左右,中國外交部向瑞典使館提出照會,瑞典外交部將事件交給警察總署,警察署認為此事早已了結,但是,既然中國方面提出要求,所以瑞典負責監管警察工作的部門就此事進行了調查,調查結論是警察並沒有違背任何規定,遣送中國遊客的地點以及程序都符合警察工作的管理。這一調查結果在9月7日就已經出台,但是問題是瑞典外交部並沒有將調查結果轉交給中國外交部或者中國使館,如果瑞典方面存在工作失誤的話,這也許可以算是一個。要知道,瑞典9月9號舉行大選,類似的小案子並沒有引發重視。這大概引發了中方的不滿。至於有人說,這可能與達賴喇嘛訪問瑞典有關,我個人認為,這一可能性微乎其微,達賴喇嘛也不是首次訪問瑞典,這次訪問是受到瑞典民間組織的邀請,同政府沒有任何關係,雖然,在達賴喇嘛到訪前夕,中國政府按照慣例每次都要進行交涉,但我認為達賴喇嘛訪問可能至多也是最後一根稻草。我認為這一案子應該同桂民海案有關。

法廣:事件的後續怎麼樣?最新進展是什麼?

張裕:事件爆發之後,瑞典媒體就進展了調查,從媒體披露的視頻來看,中國遊客的行為實在令人齒笑,警察的行為看上去並沒有什麼可以指責的地方。中國駐瑞典大使也接受了媒體的採訪,提出了一些問題。現在,根據瑞典媒體周二的報道,瑞典司法方已經把中國使館的要求作為上訴受理,再就此事件立案調查。程序上來看,中方完全有可能提出上訴,瑞典司法部門也應該接受立案調查。不過,到今天,事件的前後經過已經十分明朗了,估計再調查也只會得出同樣的結論。結論應該很快,很可能在一周以後。

法廣:中國網民對此一事件的反應強烈,那麼,瑞典媒體以及輿論對此有何評論?

張裕:瑞典國內幾乎所有的大報都報道了這一事件。他們都認為這一事件同桂民海事件有關,其中只有一家報紙提到可能與達賴喇嘛有關。輿論一般都認為警察並沒有任何問題,對這麼小一件事發酵成外交事件感到十分震驚。瑞典的華人絕大多數認為不太值得,覺得不值得為一點小事大東干戈。一般人認為其中有政治原因。他們對中國遊客基本沒有同情,而且很多人都覺得事件鬧大後很丟人,擔心給瑞典極右黨派帶來新的借口。使瑞典人更加歧視中國人。另外,瑞典華僑還擔心北京因此對瑞典實施制裁措施,包括限制中國遊客到瑞典旅遊,而華人中許多人都以旅遊業為生。中國政府此前就因為劉曉波而對挪威實行了制裁,這次不排除會因為桂民海事件而對瑞典實行制裁。

法廣:說到桂民海事件,瑞典輿論如何評論瑞典政府在此一事件上的立場?

張裕:瑞典政府當然是期待能夠低調處理桂民海事件,倘若瑞典媒體沒有一再施加壓力,政府是不會站出來批評北京的,但是,由於瑞典媒體以及人權組織的壓力,政府不得不站出來。所以,瑞典政府是夾在中間兩頭受氣。其實北京採取保護措施,只會使瑞典媒體,輿論更加反彈,反而損害北京政府的形象。

法廣:有傳聞說,瑞典華人受到來自中國使館方面的警告,要求他們不要參加調查討論,是嗎?

張裕:是的,這消息絕對正確。我自己就有直接消息來源。有好多華僑說要自己去調查,但是受到了使館的警告,華僑不僅不能調查,而且不得擅自發表言論。當然,我個人例外,因為我早已被北京禁止入境,所以,他們的威脅對外並沒有影響。

感謝張裕博士接受本台的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