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中國遠洋利用《中資木馬》進駐台灣碼頭 中資紛入台

音頻 13:04
Taiwan高雄港
Taiwan高雄港 圖片:維基百科/Wikipédia

《 台灣悄悄讓中國國營企業接管港區 》,這是日本英文雜誌《日經亞洲評論》九月十九日在網站上刊登的一篇文章。台海兩岸在中美貿易戰開打之際,無論軍事或經濟都呈現關係緊繃,蔡政府雖被北京《 主動隔離》,但中資設法繞過台灣法令入台卻仍持續進行 。台灣人的日常生活也紛紛連上中國企業,例如淘寶購物、小米手機、中國順豐快遞、在中資愛奇藝追看中國劇、微信支付等等。根據中國政府的《電信條例》明文規定政府有資訊監控權,台灣人的個資只怕已逐漸隨這些管道流失。與此同時,被習近平拿下、被稱為中國高官白手套的金融大鱷肖建華,也加入台灣的日盛金股市,但目前因這位後台老闆在中共權鬥中失利,傳出已被迫交出中國境內價值千億元的金融資產給北京政府,至於海外資產恐怕也很難保住,也令人擔心這對台灣可能造成的衝擊。本次中華世界邀請台灣“新新聞”副社長陳東豪先生為大家更進一步地介紹。

廣告

新新聞副社長陳東豪:這個新聞在台灣引起很大的爭論,中國大型國有企業中國遠洋集團(COSCO)宣布以六十三億美元,併購了香港董浩雲家族的世界前十大貨櫃航運商香港東方海外貨櫃航運(OOCL)的母公司東方海外(國際)(OOIL)。這個併購桉到今年八月初才正式完成。非常諷刺的是這件事情是由日本媒體披露才開始引起台灣的討論。

除了台灣碼頭被中資入駐,在北京《 主動隔離》蔡英文的同時,中資卻設法繞過台灣法令入台卻仍持續進行 。如今,台灣人的日常生活也紛紛連上中國企業,如:在淘寶購物、滑小米手機、找順豐速運、在愛奇藝上看中國劇、用微信支付結帳都緩緩成為台灣人的習慣。根據中國政府的《電信條例》明文規定政府有資訊監控權,台灣人的個資只怕已逐漸隨這些管道流失。

與此同時,中國近年利用《 一帶一路》政策,有計畫地透過資本擴張,將勢力擴散到各國港口。如今,中國勢力也進入台灣港口,而且是台灣最大港高雄港的碼頭。

也就是日本英文雜誌《日經亞洲評論》網站上刊出的這篇文章〈台灣悄悄讓中國國營企業接管港區〉,揭露台灣高雄港也被找到破口,疑似被中資間接拿走港口經營權,這是新新聞作者張家豪的報導。報導指出,近年中國利用《 一帶一路》政策,有計畫地透過資本擴張,將勢力擴散到各國港口,包括巴基斯坦、緬甸、斯里蘭卡等地。這讓南海、印度洋周遭國家如印度、澳洲,以及美、日等國緊張。如今,中國勢力也進入台灣港口,而且是台灣最大港高雄港的碼頭

若台灣港口被中資控制,那將成為國安問題。這一切源於去年七月,中國大型國有企業、最大貨櫃航運商中國遠洋運輸集團(COSCO)宣布以六十三億美元,併購世界前十大貨櫃航運商香港東方海外貨櫃航運(OOCL)的母公司東方海外(國際)(OOIL)。這個併購桉到今年八月初才正式完成。

中遠於併購後晉陞《 海運三哥》,香港東方海外仍以原品牌經營。併購前,香港東方海外就已租用高雄港六十五、六十六號碼頭到二○二四年,並由全資子公司台灣東方海外代理營運。收購後香港東方海外繼續承租高雄港,引起中資入侵高雄港的疑慮。

現階段《大陸地區人民來台投資業別項目》並未開放中資投資船務代理業,但日本《日經亞洲評論》提醒,今年七月,原代理商台灣東方海外已被百慕達商東方海外(代理)公司買下,百慕達東方海外註冊人為在台的僑外資公司中國遠洋企業董事長徐定心,徐並擔任台灣東方海外新任董事長,台灣東方海外新任董事會成員也都被列為百慕達商東方海外的代表法人。這搖身一變:不是中資了,連台灣投審會都相信了。

台灣經濟部投審會指出,徐定心為台灣人,被收購後的台灣東方海外也無中資及中資股東,最終受益人為兩個台灣人與一個香港人。投審會亦稱,百慕達商東方海外沒有中資背景;中國遠洋企業與中國中遠也僅有業務往來,並無投資關係。此外,被百慕達東方海外買下的台灣東方海外跟香港東方海外已是互不隸屬的獨立公司。因此投審會通過百慕達商東方海外買下台灣東方海外。

中國遠洋企業為中國中遠集團在台總代理,業界常視之為中遠在檯子公司。不過,中國遠洋企業今年九月特別聲明並非中遠在檯子公司,也澄清:「公司股東購買台灣東方海外股權,純屬特定股東個人投資行為,與該公司無關。」但中資成功繞開台灣現有法令續營高雄港碼頭的疑慮仍揮之不去。

但中國遠洋企業的紅色歷史不容抹煞。中國遠洋企業是一九九七年由台灣交通部與經濟部特許成立。當時兩岸海運尚未直航,須透過香港第三地中轉,因此中國遠洋運輸公司為爭取兩岸彎靠航線商機,透過香港分公司在台投資設立中國遠洋企業,其中七成為港資,其他為台資,這等同中國遠洋企業源起於中遠變相在台投資的公司。

此外,中遠集團其實早已入資台灣,一三年啟用的高雄港洲際碼頭及貨櫃中心,由高明貨櫃碼頭公司承攬BOT興建,陽明海運持有高明四七.五%股份,其次香港商政龍投資公司持有三○%。政龍就是由中資中遠、中國海運、招商國際合資組成。

相對之下,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審理中遠併購東方海外的桉子則有不同做法,也讓這起併購桉遲至今年八月才正式完成。

另外,我們也可從以下來參考美國如何處理類似的中資收購桉。據《彭博社》報導,由於香港東方海外在一二年與美國加州長灘港)簽約投資四十六億美元,租用其中一座貨櫃碼頭四十年。美國國土安全和司法部門因此要求,中遠集團須將長灘貨櫃碼頭經營權先轉讓給信託,受託人須為美國公民,非東方海外股東,獨立於中遠,日後再由信託賣給第三方。中遠同意,並於今年七月與美方簽署協議之後,才讓整起併購桉塵埃落定。

航商租用高雄港專用貨櫃碼頭,除了做自家船隻泊靠、裝卸貨櫃的據點,也會協助其他航商船隻裝卸貨櫃再收費,如同二房東。一旦中資掌控高雄港碼頭具體將有什麼影響?

一位在台海運外商分析,外界以《 中資木馬》形容中遠併購東方海外,最壞情況是中國以民航掩飾軍事用途,像是用貨櫃載運軍隊、武器等侵台。不過,一則台灣海關及情報網並非虛設;二則運輸及戰略效益並不高;三則討論港口國安,通常伴隨雙方軍艦泊靠、刺探軍情等問題,在高雄港並不存在。

這位航商還說,兩岸業務佔台灣海運業者五成以上,對岸船隻往返台灣早就相當頻繁,也未見國安問題,不宜過度渲染。不過他也警惕,風險也不是完全不存在,就有航商警告,中遠集團不會停止擴增影響力,未來若租用更多高雄港碼頭,或中遠併購其他外商,間接擴增對台影響,台灣方面就要適量地遏止,免得經濟上被扼住喉嚨。

「美國是為了防止中遠的勢力『往上加』,因為併購前中遠集團本就已在加州獨資及合資營運各一個碼頭;但台灣若卡住台灣東方海外則是『減到零』,也造成這次裁量空間不大。」上述業者分析道。

不過,這名航商也提醒,控制整個港跟個別碼頭仍有相當程度差別,像是中遠收購希臘港務局六七%股份,擁有比雷埃夫斯的經營權;收購西班牙瓦倫西亞港五一%股權,並以十四億美元取得斯里蘭卡赫班托達港(Hambantota)九十九年「特許經營權」等,台灣情況相對安全,但還是應該注意。

根據新新聞專欄作者黃琴雅也直問:下一個《 中資木馬》會是日盛金?

來台入股日盛金的中國資本大鱷肖建華,因後台老闆在中共權鬥中失利,傳出已被迫交出中國境內價值千億元的金融資產給北京政府,至於海外資產恐怕也很難保住,台灣政府須注意日盛金是否會落入股權經多層包裝的中資手中

日盛金有個中資大股東,是市場上公開的祕密,這位大股東就是有中國資本大鱷之稱的「明天系」集團掌門人肖建華。他在中國擁有九家上市公司,參股三十家金融機構,事業體涵蓋房地產、能源、科技等。他個人資產曾高達四百億元人民幣(約兩千億元新台幣),在一七年《胡潤中國富豪排名榜》中名列二十三名。

然而,肖建華卻在一七年一月底被中國公安從香港四季飯店押回中國大陸調查,至今行蹤成謎。今年八月中,中國媒體還傳出他已過世的消息──儘管肖的港台友人都認為這是謠言。

日前香港《南華早報》報導,肖建華桉調查結束,他被指控《操縱股票和期貨市場》與《 跟代表機構行賄》等兩大罪狀,人在蘇州,即將接受審理。而為了減輕刑罰,他寫了很多封信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北京當局求饒,間接證實他還活着。

去年底,中國銀監會推出《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規定被金融監管部門或政府有關部門懲處的大股東,不得持有金融股,並要求肖建華交出他手上的三十家中國金融企業。

據傳,肖建華已經乖乖地把中國境內價值千億元的金融資產交給北京政府,至於境外資產也都陸續要脫售,日盛金是當中的一家。肖建華以香港建群投資名義持有日盛金二四%,僅次於日本新生銀行的三四%,肖的夫人去年曾經來台兜售日盛金,但價格都沒談攏。之後也傳出肖家可能會把建群賣給其他中資。

金管會可得緊盯日盛金兩大股東建群及新生銀背後二、三層的複雜股東結構,否則出現另一中資,上演另一場《中資木馬》,將是早晚的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