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經濟

獨立地質學家談山體滑坡造成金沙江斷流

音頻 08:12
西藏江達縣山體滑坡造成金沙江斷流下遊民眾急撤,2018年10月12日。
西藏江達縣山體滑坡造成金沙江斷流下遊民眾急撤,2018年10月12日。 網絡圖片

中國媒體今天報道說,西藏自治區昌都市江達縣波羅鄉境內周四凌晨發生山體垮塌,造成金沙江河流被完全阻斷,阻斷河水形成堰塞湖。當地救援部門迅速疏散居民,最新的報道尚未出現人員傷亡的消息。但不排除將發生第一次滑坡。從網絡社交媒體上傳的視頻來看,山體滑坡的畫面令人毛骨悚然。每當發生類似的重大災難時,中國網民首先想到的問題就是這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山體滑坡同金沙江上游多個水電項目是否有關?

廣告

我們為此電話採訪了中國獨立地質專家,多年來觀察藏區河流的橫斷山研究會會長楊勇先生。

法廣:首先請您介紹一下您對金沙江的了解。

楊勇: 對金沙江的地質災害問題我做過多年的觀察,也寫過不少文章,從歷史上已經發生過的山體滑坡等地質災害,到當今所面臨的威脅及未來地質災害的發展趨勢都做出了論述,其中還包括水電發展對地質可能造成的影響。金沙江的整個地質環境比較脆弱,本身就是地質災害多發生的地段,歷史上也曾經多次發生過滑坡已經堵江斷流的災難,規模也很大。

法廣:能否請您介紹一下歷史上曾經發生了多少次類似的災難?

楊勇: 譬如說,金沙江下游有多個古滑坡,下游一百公里左右的拉瓦灘,這就是滑坡之後形成的一個河灘,曾經也堵塞了金沙江。再下游又一個特大的古滑坡區,灣大龍石灣龍,這都是歷史上的滑坡區,再下來就是德隆縣境內1966年發生的一次堵江事件,這是最近的一次。河流在峽谷地區的一大特點就是時常發生滑坡與堵塞事件,而且往往帶有周期性。

法廣:周期性體現在什麼方面?每多少年出現一次?

楊勇:這就很難說,因為這同河流的地質背景與人類的活動有關。河流向下侵蝕,到一定程度就會導致山體的失穩,但事件發生的頻率取決於多個因素,降雨量,以及周邊的人類的開發活動,例如修路,打炮,修建水庫等等。這些都會影響山體的穩定性。

法廣:據報道,金沙江上游有八個水電站是嗎?

楊勇:金沙江上游在建的有4個,規畫的有8個。中游以下再建的有6個, 建成的有6個,離滑坡地點最近的有3個。

法廣:您如何評估水電站項目與山體滑坡之間的關聯?

楊勇: 這一次滑坡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關係似乎不大。當然我還沒有到現場觀察,也不太了解上游的菠蘿水電站的修建工程進展如何。工程修建中是否採用施工變道,探挖,或者探洞工程,如果他們在工程中有上述行為,很可能對山體滑坡造成直接的影響。不過,今年的降雨量比較多,時間比較長,所以氣候因素應該也是一大重要的因素。

法廣:菠蘿水電站有96萬千瓦,是一個規模不小的水電站?

楊勇:這在金沙江上不算是規模大的核電站。但是,我們對菠蘿電站的前期施工狀況不太了解。現在的問題是得到的信息不太準確,不知道滑坡的體量究竟有多大?堰塞體究竟有多大?這樣才能夠計算出堰塞湖會有多大?才能夠知道堤壩是否能夠承受?如何才能夠避免潰壩?全世界的任何河流,尤其是峽谷性河流在發育過程中都會發生類似的災難,尤其是現在有這麼多的水電建設,所以,我們在開發河流時必須注意河流自身的規律,避免發生類似的災害,這次災害提醒我們任何建設必須尊重地質規律,也向我們發出警示:金沙江未來還會發生類似的災難,規模可能會更加嚴重。

感謝橫斷山研究會會長楊勇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