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經濟

美中兩國對峙劇烈 貿易戰抖出真正問題所在

音頻 05:11
中美貿易戰
中美貿易戰 網絡圖片

美中兩國的關係從2016年開始進入新階段,展開21世紀世界領導權的對峙,也從近日愈演愈烈的貿易戰逐步進展中,揭開兩個不同體制國家真正要解決問題的所在。

廣告

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把中國定性為美國最主要的敵人,發動一場全方位戰爭:貿易戰、貨幣戰及科技戰,這是法國費加羅報報導指出的。報導還說,美方以保護主義及信息溝通上繪製出一種策略。一方面進行簽署兩國方式的雙邊協議,用豁免權來穩定與對方盟友國的關係,例如與墨西哥、加拿大、日本、韓國及歐盟。另一方面也想找個增加課徵2000美元的關稅。它是朝着四個目標來封鎖北京勢力的擴張升級。首先在工業上,它重新組合生產鏈及早中國以外的貨品供應鏈,特別是有關國防產品。第二,在技術方面,它針對“2025中國製造”計畫的優選領域為目標,封鎖之。第三,在金融領域方面,它抵制那些以中國利益為主的戰略企業遊走國際出手掌控的行動,例如拒絕博通集團吞併美國高通集團。在地緣政治上,它努力縮減貿易逆差,以及對那些自主透過“新絲綢之路”中國式出口的交易采保留態度。

在中國方面,它從此毫不遮掩地大步向前邁步。十月份,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黨大會宣布成為終身制主席,同時也把2049成為世界領導地位視為目標。中國將此視為其全球戰略,重申共產黨一黨專政,以及宣告以習近平思想為領導方針,重新調整經濟成長方向,將朝向擴張內需、創造中國就業機會而努力。它並巨額投資航天領域、提高中國科技檔次、朝向5G、互聯網及人工智能等領域發展。中國也要打造一個遠洋海軍,並連接南中國海,然後以一種緩慢戰略來把美國推出,退避到太平洋彼岸。中國專制體制模式是透過控制企業及重要的基礎建設,甚至以傾國之力來打造其“新絲綢之路”,俾能重新規畫、塑造出以北京為中心的全球化進程。

美國總統特朗普所觀察的這些中國面貌是正確的。在當初中國已進入世貿組織時,各國期盼它的民主化及走向市場經濟,能成為一個法治國家;但如今希望落空了,美國的貿易進攻並非無效果,它還真導致中國成長率退縮至6 %左右,並導致了上海股市劇跌2 %、加速資金外逃,而且限縮了對於新絲綢之路帶出建設計畫所需的資金來源。

但與這個果效同等程度的,特朗普繼續進行的這計畫所帶來的風險似乎極其巨大;對於美國如此,對於全球來說也是。比如說,中國可能使出的報復手段是真實的,如第一,它提高美國中西部及鄉下地區產品的關稅,這些地區都是支持美國共和黨的票倉區;第二,讓人民幣貶值,從今年初以來貶值了6 %;第三,對在中國的外國企業實施報復措施;第四,大批拋售美國國債,要知道除了美聯儲之外,中國是全球第二大持有美國國債的國家。保護主義加上凱恩斯經濟理論讓美國經濟就業率進入全盛時期,也造成了連帶而來的通貨膨脹及利率超過了3.20% 。因此帶來一個金融市場突兀爆衝式的修正,結果是成長率下降3.7 %,以及及世界貿易額下降4 %;。對於美國來說,也如同對於全球國家來說,特朗普的政策帶來的將是經濟成長縮減,更多的通膨,以及新一輪的經濟危機,而且沒有人知道將如何解決這問題。民主陣營的分歧、他們所堅持的價值變成不合道理、1945年來建造的世界秩序瓦解了。而且這些民主國家的國際機構如此向中國敞開大門,以至於中國能直接從中獲利。民主陣營在外交上棄守,那些西方企業也自動放棄自己原先的民主立場。

根據費加羅報,美國與中國在所有方面都是分歧不同的,除了他們兩國都想成為領導21世紀的意願,這點是相同的。他們衝突對立的主要原因是因普世歷史的政治自由,以及數位革命。美國人要獲勝,除非他能與其歷史的自由路線、他們的價值觀、他們的制度重新和解。也就是如果他們能夠化解特朗普總統所代表的民粹主義路線。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