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楊建利談中梵簽協議接納中國欽定主教

音頻 11:58
Chine_politique
Chine_politique 網絡相片

9月22日梵蒂岡與中國就主教任命簽訂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臨時協議,並且在達成臨時協議當天,教宗方濟各決定重新接納8位未經梵蒂岡任命而被祝聖的主教。面對中國約 1200萬天主教的信徒,梵蒂岡在與中國政府談判時,一直存在兩難的問題:想要照顧中國地下教會的天主教徒,但又必須面對中國政府談判時提出的一些梵蒂岡難以接受的條件,例如主教任命權方面的讓步。近期,兩位有中國官方背景的中國主教首次得到北京批准,得以參加正在梵蒂岡舉行的世界主教大會。這是否象徵著中梵關係突破的具體象徵?中國梵蒂岡簽署了協議之後,這對中國上千萬天主教徒意味着什麼?北京與羅馬教廷能否共存?中梵關係的發展對於中國面對西藏與台灣關係的處理有何影響?本次中華世界,法廣為大家邀請維權組織紐約公民力量負責人楊建利博士為大家點評分析。

廣告

楊建利:梵蒂岡最近與北京就任命主教事宜達成一項協議。這項協議對於中梵關係具里程碑意義。大家都知道,中共建政以後,有相當一段時間,徹底消滅了宗教組織,天主教是首當其衝。而天主教的組織在全世界是一個統一的組織,其總教主就是梵蒂岡的教宗。而中國當時在打壓天主教會和其他宗教以後,允許所謂三自教會的存在。而三自教會是完全被中共政府控制的。這個中共政府控制下的天主教會所謂的三自教會與梵蒂岡領導下的全球的天主教,是互相不承認的。三自就是:自己組織、自己籌錢、自己傳教。不受外來的領導,也就是指梵蒂岡的領導,以及其他國家天主教組織的干預。他們彼此互相不承認已經幾十年來,快70年了。而三自教會被中國政府所欽定的一些主教,梵蒂岡不承認。所謂的地下教會,也就是不被中共政府承認的教會。它有着梵蒂岡任命的主教也不被中共政府承認,不僅不被中國政府承認,而且還受到殘酷的打壓。這次的協議也說明了,在一定程度上互相承認。協議簽訂以後,梵蒂岡首先承認了中國欽定的7位主教;中共政府也承認了梵蒂岡所欽認的兩位主教,就是互相承認。但就數字上來看,當然是中共政府佔了巨大的優勢。而這個協議也引起全球基督信徒以及人權人士的關注及擔心。因為目前中共政府,正在進行殘酷的宗教打壓。而這個字、宗教打壓並沒對基督教或天主教網開一面,對天主教及新教的打壓手段是非常殘酷的。我們知道這浙江及其他省份的拆毀教堂、銷毀十字架,達到幾千個案例。然後對於基督徒信徒的迫害也非常嚴重。在此時,梵蒂岡的教宗與中共政府達成一個協議,實際上就是加強了中國政府的權威性。也就是說,中共政府所欽定的主教可以得到梵蒂岡的承認,的權威性,加強了中國政府鎮壓的能力。就在梵蒂岡與北京談判的幾個月內,中共政府實際上對於基督徒天主教堂的打壓殘酷程度超過了前幾年。

而此同時,聖經在很多地方下架,在很多網絡上本來是可以看到聖經的內容,也被禁止。換句話說,梵蒂岡和中國北京政府簽訂這個協議並非是因為中共政府在控制宗教自由方面有所改善,而給予一個獎勵。而是在它進行殘酷打壓的時候,給它一個獎勵。這就引起全球支持信仰自由的人權工作者及人權機構的擔憂。也是我們表示抗議的地方。

實際上,這種擔憂絕對是有道理的。因為我與國內很多的宗教信仰者,尤其是天主教徒們有很多聯絡。他們幾乎沒有一人不表示擔憂,所以這種擔憂是很實在的。

法廣:有人說,中國與梵蒂岡此次能達成協議並非事出突然,而是雙方都有需要,你認為是這樣嗎?

楊建利:中國需要這個協議是非常明顯的,理由是第一,它要得到梵蒂岡給它的權威性。對於控制天主教徒,乃至基督徒的權威性。同時,梵蒂岡是台灣邦交國中,最有力量的一個邦交國。這個協議就通向了下一步,就是梵蒂岡和北京建交,和台灣斷交的一個前景。所以我覺得這個政府在這方面是由很強的需求。而梵蒂岡也說,他對這個協議也有需求。因為被梵蒂岡承認的地下教會一直受到殘酷的打壓,通過這個協議可以緩解這個打壓,同時給這些天主教徒更多的自由空間。我認為,梵蒂岡的這種需求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它沒有認清中共的本質。真正和中共簽訂協約,期待中共政府能夠給天主教徒更大的自由空間的這種幻想,肯定是不切實際的,最後一定會破滅。

法廣:聽說梵蒂岡認為天主教在中國的發展形勢不利,一方面中國信徒程度太低,於是天主教人數就縮減是嗎?

楊建利:對,天主教人數縮減,打壓是一個原因,另外,它為何不如新教發展的快?因為新教宗組織形式上傳教形式上,規矩比較少,自由度大一些,當然就有利於在比較殘酷的環境下發展蔓延,這是一個根本的原因。不是因為,你和中國政府達成一個協約,中國政府給了一定自由空間,然後天主教的發展就會在中國發生一個根本改變的局面。這是不可能的。我覺得梵蒂岡根本沒有認清現在中國政府對待宗教的根本態度。以及中國的各宗教群體中中國社會中的地位,它發展的前景,為什麼發展起來了,有些為什麼受到一些限制,這些基本怎替他們都沒有搞清楚原因。所以我覺得他們帶有一定的幻想,在非常幼稚的情況下和中國政府簽訂這樣 的協約。

法廣:所以你認為教宗希望與中國政府簽約,可以改變1951年以來與中國的關係,進而能照顧到中國信徒,這是一種錯判形式嗎?

楊建利:我認為是一種錯判形式,是一種誤判,正像我剛才講的,就是梵蒂岡與北京進行談判的過程中,中國的天主教徒的環境並沒有得到改善。而恰恰是在同時,中國加大了對天主教徒的打壓。而在同時,很多的商店及網上對於聖經的傳播受到社會限制,比前更多。所以這反而是一種倒退。所以我覺得完全是梵蒂岡這邊誤判形勢。你和北京簽訂一個協約,而北京是一個世俗性的政權。它是反宗教的。所謂的唯物主義是一個無神論者。一個無神論者,沒有任何宗教信仰的政府。這就給了北京政府一個干預宗教事務的綠燈,給他這樣的綠燈是非常危險的。我們知道藏傳佛教達賴喇嘛的轉世問題,一直受到中國政府的干預,甚至是嚴格的控制。而且在1995年,由藏傳佛教系統所欽定的班禪喇嘛,班禪的轉世靈童,由於當時達賴喇嘛認可,而被中國政府所取消,而且重新欽定了一個班禪拉的轉世靈童。當初那個轉世靈童失蹤到現在,都不知道在哪裡。這件事情一直被世界詬病,而且藏人和宗教人士都指出一點,就是中國政府作為一個無神論者,從根本上是一個反宗教的政府,你怎麼有權去欽定轉世靈童、欽定主教?而梵蒂岡給它的一個協議是中國政府欽定的主教,已承認了7個,以後會承認更多。那不就是給它開了一個綠燈,給它一個確定的合法性嗎?那麼下一步,中國政府就可以說,既然我可以欽定任命天主教的主教,為什麼我不可以干預轉世靈童事務呢?這個從邏輯上來說是沒什麼問題的。所以我覺得梵蒂岡犯下一個巨大錯誤。

另外,我們比較擔心的是梵蒂岡下一步會走得更遠:和台灣斷交、和中國建交。實際上,世界範圍內的天主教徒或基督教徒,包括了新教及天主教在一起,他們都是支持中國人權的進步,他們從根本價值上,民主、自由、人權是一致的,換句話說是和台灣的立國價值是一致的,但與中共的立國價值相違背的。在這個時候,梵蒂岡和台灣斷交,和北京建交,我覺得是違背了基督教義的根本價值。所以我們非常擔心,要不斷地提出反對的聲音。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