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彭斯讓習近平敗興 月底特習會陰影濃重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一)與美國副總統彭斯(右一)在APEC峰會上針鋒相對。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一)與美國副總統彭斯(右一)在APEC峰會上針鋒相對。 網絡照片

剛剛結束的亞太經合組織峰會史上第一次沒有出台大會宣言,峰會以失敗告終。代表特朗普與會的美國副總統彭斯言辭凌厲,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激烈交鋒,中美貿易戰全面開花,為月底習近平與特朗普G20峰會會面塗上一層濃厚的陰影。北京本想以溫和超級強權姿態在南太平洋崛起,習近平卻在峰會期間遭遇美澳日聯合抵制,最後敗興而歸。

廣告

這次中美交鋒顯示,儘管有一個中美元首阿根廷G20峰會會談的前景,儘管中美雙方都在私下為這場峰會準備,儘管特朗普釋放出一種可以達成一個“好的協議”但沒有提及日期的期許,彭斯十月份講話的精神在延續,美國似乎不會輕易與中國達成妥協。

先來看看習近平與彭斯在這次會議上的發言,習近平17日大會不無所指地強調:“無論是冷戰、熱戰還是貿易戰,都不會有真正的贏家。”由此可以感覺,中方已經對一場單純的貿易戰不抱希望了。中美這場爭議,已經從貿易領域全方位擴散,從貿易觀擴展到價值觀,從知識產權擴展到人權,習近平使用熱戰冷戰,意在警告美國,顯示中方不會等閑。

習進而不點名指責美國“規則應該由國際社會共同制定,而不是誰的胳膊粗、氣力大,誰就說了算,更不能搞實用主義、雙重標準,合則用、不合則棄”。此言顯然針對美國提議改革世界貿易組織而來,也是針對美國擔心有一天由中國來制定標準而來,這不僅始於特朗普,奧巴馬2015年已經明確表述,“不能讓中國來書寫全球貿易規則”,只是在習近平以牙還牙戰略性,提前催生了這一進程。

美國到底要中國拿出什麼才算

彭斯接着習近平之後發表演講,他沿着十月5日哈德遜研究所演講的思路繼續前進,抨擊中國設置空前貿易壁壘,入世16年來毫不遵守承諾,盜用知識產權,強迫外企技術轉讓,國家對企業實施不公平補貼出口。彭斯指責中國在南海軍事擴張,而且,更加明確地指明習近平發明的一帶一路是“支票外交”,是一種“債務陷阱”,彭斯提醒所有可能與一帶一路發生牽連的國家拒絕接受損害主權和獨立的外債,他反駁中國,美國尋求的是合作而非控制。“美國提供了更好的選擇,我們不會將我們的合作夥伴淹死在債務大海中。我們不會給人一條束縛手腳的帶,或者一條不歸路”。

彭斯表示,美國不會改變目前正在實施的針對中國的貿易措施,即對2500億美元中國產品課徵關稅,除非中國做出改變。而且,如果中國不做出改變,美國可能將這一徵稅規模擴大一倍,其實,美國總統特朗普之前已經明確做出了這樣的表示。

彭斯嚴厲的態度意味着美中信任缺失的深度,這為美中月底峰會埋下濃重的陰影。

中方不想與美方達成妥協嗎,中方似乎準備讓步。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中方向美方提供了“一份很大的清單”,但是,美方現在還不能接受這樣一份清單,因為清單裡面“漏掉了四五個重大項目”

美方所說的“四五個重大項目”可能觸及中方的要害,這也可能就是習近平之前通過基辛格喊話的,美國不能幹涉中國自主選擇。所謂“自主選擇”,這是一個很籠統的概念,它很可能包括美方所警惕的“中國製造2025”,包括中國宣稱的南海主權,包括中方對代表美國新科技的臉書、推特、谷歌的不準進入中國。彭斯在APEC會議結束回答記者提問時表述得很清楚:

“中美間首腦會談的內容將包括:起因於不正當貿易行為的關稅壁壘、強制要求的技術轉移、侵犯知識產權、航行的自由和人權問題“。

大堤被打開一個缺口,就再也收不住了。貿易戰一經爆發,光在貿易領域止戰已遠遠不夠。中國早年參加談判入世的代表龍永圖近日公開批評中國政府對每貿易戰戰略失誤,他指出,中美爆發貿易爭端之初,不應當對美國大豆加征關稅,把貿易衝突擴及政治,是中國的一個重大失誤。他指的是中方在美方最初對中國500億產品課稅時,中方立刻對美國大豆課之以高稅,以為得計。結果招致美方更嚴厲更廣泛的反擊。根據彭博社報道,美國中期選舉結果顯示,多名反對特朗普貿易戰的候選人敗北,而一些支持對華徵稅的候選人卻勝出。特朗普在農村選區的支持基礎並沒有遭到破壞。

根據彭斯的表述,如果僅僅同以往一樣,僅僅在貿易上做出一些臨時性的讓步,已遠遠不能滿足美國的胃口。即便僅從貿易而言,美國要改革世貿組織,制定新的更加嚴格的市場規則,而中國則反對。

APEC 為何分裂

中美的深層分裂在這次亞太經合組織峰會上暴露無遺。最終在世界貿易組織改革問題上中美兩國互相指責,導致宣言流產。

根據美方的意思,APEC領袖宣言應該以強烈的措辭批評不公平貿易行為,而中方則認為在提及WTO改革時,不能將不公平貿易歸咎於一個國家。

路透社引述與會一名外交官說,癥結在於中國外長王毅反對宣言草案中的兩段內容,一段提及反對”不公平貿易行為“以及要改革世界貿易組織,另一段則強調可持續發展問題。美中兩國針鋒相對,峰會主席難以彌平雙方的分歧。

宣言難產導致APEC峰會光環盡失,中方不願單獨承擔責任,中方官員事後澄清,峰會領袖宣言沒有形成共識,並非因為任何兩個特定國家之間的分歧。

但是,根據『華爾街日報』引述東道國兩位高官稱,分歧主要是草案中的這句話,即”我們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包括所有不公平貿易行為“,美方一位高官稱,中國不同意這句話,認為這相當於單獨挑出中國的貿易行為,但是,所有其他20個APEC成員國都贊成在最終公報中加入這段內容。這位官員表示,最後宣言流產並非中國和美國的分歧,而是中國與所有其他成員國的分歧。

從中國外長王毅19日在回答中國記者提問時的表述來看,東道國官員的分析的過程沒錯,只是王毅把矛頭不點名對準了美國。王毅說,宣言流產”事出有因“,”主要是個別經濟體堅持把自己的案文強加給其他各方,為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開脫。“王毅的說法是:”這種做法引起了包括中國在內很多經濟體不滿“。

習近平敗興而歸

習近平本來希望藉此次會議展現中國以”溫和超級強權的姿態在南太平洋崛起“,加之特朗普派副總統彭斯代表,俄羅斯總統普京留在國內,應該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大出風頭,擴大中國在太平洋影響力的絕佳機會。

但是,會議中,發生了幾個不愉快的細節,要求與東道國會面的中國官員11月17日闖進巴布亞新幾內亞外長辦公室,據稱是為了表達對公告草案措辭的不滿,但因強行闖入,遭警方驅逐;宣言最後流產,也被視為中方負有極大責任;而且,峰會期間,媒體提出採訪中方領袖及官員,中方不顧國際慣例,以空間和維安為由,擋下特定國家和國際媒體記者採訪論壇,只允許中國官媒進入採訪。

更讓中方難堪的是,美國聯合澳大利亞、日本等盟國對中國銳實力的滲透表示厭惡和批評。美國和澳大利亞及日本17日發表聲明,宣布將推動基礎建設開發計畫和融資,更明確表示這些計畫將遵守公開、透明及財政可持續性等國際標準和原則,既能滿足區域國家的真正需求,又能避免區域內國家陷入沉重的債務負擔。

這也就是彭斯在峰會上所言,”我們不會讓夥伴國負債纍纍。我們不施壓、不讓政府腐敗,也不會讓你們的獨立性受損。美國以公開、公平的方式與人往來,而且我們提供的不是束縛帶或不歸路“。

彭斯周末還宣布,美國將同澳大利亞和巴布亞新幾內亞一道,在馬努斯島開發成立聯合軍事基地,據指出,島上一處軍事基地具有高度戰略性,其深水港可停泊航母,以及數百艘艦艇。八月初,曾傳出中國可能取得馬努斯島一個港口開發合約的消息。

至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日訪問菲律賓,訪問菲律賓的任務不輕,這個國家與中國的關係比較奇特,一會靠近,一會疏遠,習近平要做的是,繼續維繫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親北京立場,不要把菲律賓推回美國的懷抱。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