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習近平與杜特爾特 一個想獨霸南海一個想要巨額美元

11月2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馬尼拉。
11月2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馬尼拉。 路透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周二訪問菲律賓,這是他首次對這個傳統上親美國、最近兩年卻轉向中國的國家進行國事訪問。習近平在菲國讚賞中菲關係如“雨後彩虹”,菲總統杜特爾特則稱要讓小女兒為習近平唱中文歌。然而,中國在菲律賓的信任度卻敬陪末座。

廣告

僅僅兩年前,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前任阿基諾三世與中國劍拔弩張,雙方為爭奪海域,菲方把中方告上一個國際仲裁法庭,後者裁決中方的有關南海主權的宣示沒有法律效力,馬尼拉還沒有來得及慶祝這一法律上的勝利,杜特爾特上台了。他上台不久便宣布與美國“分手”,他認為直到1946年仍屬於美國殖民地的菲律賓,並未得到美方多少實際的好處。他的信口開河,粗話連篇,甚至謾罵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是妓女之子的野蠻風格,讓世人驚詫又驚嘆。

然而,就是這位貌似強人跟被前任視為仇讎的北京熱乎上了。杜特爾特上任不久,便目標明確地致力於尋求與北京發展關係,以獲得北京數百億美元的投資。

這次在自家門口隆重接待習近平是杜特爾特戰略盤算的繼續,他希望13年間第一位來訪的中國主席在逗留菲國的短短兩天之內,把他本人兩年前訪問北京時中方親口承諾的有關基礎建設的巨額投資真正的落實下來。

自2013年以來,中國向全球借貸數百億美元從而擴大其影響力範圍並向戰後主宰世界秩序的超級強權美國挑戰,尤其向美國在亞洲的勢力範圍圈挑戰。

中國這一冠之以“一帶一路”的金錢輸出計畫,自有其雄心勃勃的目標,然而中國國內也有不少人譏諷這是一種“大撒幣”,在海外,視其做法為“債務陷阱”的也越來越多,然而習近平的中國決意要走下去。

黃岩島記憶

菲律賓的情形比較特殊,幾年前中菲兩國圍繞南海、圍繞黃岩島的爭奪的記憶沒有那麼容易擦去,甚至在習近平下午踏上這塊土地之前,數以千計的菲律賓人聚集在中國大使館前揭露兩國互相靠近有昧歷史事實。

他們喊出的口號一點也不友好,有人喊:“不允許出賣菲律賓!”,另有一些人則打着橫幅,上面寫着“中國從菲律賓海域滾出去!”,顯然,菲律賓人沒有忘記那塊被中國實際控制的島嶼和海域。

嘴上強硬,心中有數的杜特爾特上台後完全走了一條與前任阿基諾三世相反的路徑,他選擇了不理睬海牙國際仲裁法庭有關對中國宣示對南海擁有全部主權毫無效力的裁決書。

杜特爾特的做法正投北京所好,他上台前,菲律賓,越南諸國,都是反對北京南海擴張的急先鋒,現在,杜特爾特轉向,南海急先鋒斷其一翼,北京何樂而不為?

菲律賓如同其他對南海伸張主權的亞洲鄰國,對這塊據稱海底蘊藏着無盡能源,年運輸量超過45億歐元貨物的國際大水道擁有主權。

杜特爾特不是一條道走到黑,特朗普上台後,他與美國的關係開始升溫。白宮再也不對杜特爾特親自領導的馬尼拉掃毒戰爭中的濫殺數千人行為批評,之前奧巴馬對這一蔑視人權和法律的濫權嚴厲批評過,這是兩人鬧翻的根本原因。

但是,杜特爾特深知,在需要錢的時候,在目前這個時刻,只有找中國最合適。他知道北京需要什麼,北京需要南海休兵,當然北京最大的願望,最好是菲律賓與北京永遠終結南海爭議。

中國答應向馬尼拉以貸款或以投資方式向馬尼拉提供240億美元,然而至今,這一筆數目巨大的很大一部分仍在鏡子中搖晃,馬尼拉實際得到的很少很少。

杜特爾特的反對者直言不諱地批評他“上了北京的當”,另外一些則揭露他讓菲律賓掉入“債務陷阱”,他們舉例說,中國在斯里蘭卡,在馬來西亞、在印尼、在非洲等等國家的投資,正讓那些國家陷入難以自拔的局面。

觀察人士指出,顯而易見,馬尼拉與北京在各打各的算盤,馬尼拉在南海問題上對北京採取隱忍政策,希望得到來自中國的巨大的基礎建設貸款,而北京則希望馬尼拉再也不要在南海挑起爭議,最好能在南海問題上站在中國一邊。星期二,杜特爾特高規格接待了來訪的習近平,雙方決定將關係提升至戰略合作層面,即“全面戰略協作關係”,但沒有“夥伴”一詞,看來都比較心知肚明。另外增加在“一帶一路”倡議之下的合作,並且共同“管理”南海爭議。

據菲國總統府傳出的消息,習近平表示與杜特爾特進行了“友好、深入及成果豐碩”的會談,且為中菲關係未來發展勾勒了“雄心勃勃”的藍圖。他邀請杜特爾特出席明年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還承諾中國繼續儘力為菲律賓提供各種形式的援助。雙方簽署了29項合作協議。

但是,馬尼拉街頭的抗議人士久久不散,他們強烈要求杜特爾特不要為經濟利益出賣主權。菲律賓前檢察長希爾拜指責馬尼拉與北京協商共同開發南海違反憲法,有違國際仲裁;菲律賓前眾議院副議長坦納達呼籲杜特爾特政府保持警覺,捍衛國家利益。

信任度中國敬陪末座

習近平抵達菲國前日,在菲律賓星報發表評論指中菲關係如“雨後彩虹”,當日,菲國民意機構社會氣象站公布最新民調顯示,高達84%的受訪者認為菲律賓不應坐視中國在南海擴張。有87%的則認為要重新取回被中國佔取的島嶼非常重要。在對外國的信任度方面,對美國的信任度不減反加,信任評分59,屬於“非常好”,對中國的信任評分則為負16,屬於“差”,問卷總共涉及五國,信任度依次遞減:分別是美國、日本、馬來西亞、以色列與中國,中國敬陪末座。

在盛大的歡迎場面中,杜特爾特忘記國際法庭的仲裁了嗎,忘記菲律賓所宣示的對南海擁有的主權嗎,他點滴的言論顯示,一點都沒有忘記。他只是多次表示對中國在南海的行為無可奈何,不願意招致菲國士兵被“屠殺”的戰爭,他的表述比較奇怪,好像在掩藏什麼。好像是權宜之計。11月15日,在東盟峰會期間他說:南中國海已經落入中國之手,小摩擦恐釀成大禍,他還說:“誰要打仗都沒關係,問題上菲律賓就處在這些島嶼邊上。槍聲一響,我的國家第一個倒黴。”

既成為太平洋中美角力的爭取對象,菲律賓與中方的關係,前景遠遠難以論定。反正菲律賓的總統是有任期的,杜特爾特之後,難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