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黃背心”運動:馬克龍就任總統以來最大危機

音頻 06:45
2018年11月24日巴黎香街“黃背心”運動
2018年11月24日巴黎香街“黃背心”運動 費加羅報

法國再度爆發反對馬克龍總統的示威,這一所謂“黃背心”運動至今無全國性領導人,從外省各地蔓延到首都巴黎,卻在最著名的商業文化大道香榭麗舍上演暴力悲劇,也正成為馬克龍就任總統一年多以來面臨的最大危機和考驗。

廣告

反對加征燃油稅的“黃背心”抗議活動在一個星期前爆發時,有將近二十八萬抗議人士身穿黃色馬甲,在全國各地封鎖了道路,第一天就不幸導致兩人死亡,但大體和平進行。很多示威者來自被忽視的鄉村地區,運動訴求從取消燃油稅,到抱怨家庭收入低失業和生活上的各種困難。現在不少“黃背心”抗議者喊出要求馬克龍下台的口號,譴責馬克龍總統是代表富人的總統,“不是我們的人”。“黃背心”抗議言論很多反映法國底層和小市鎮農村民眾的心聲,也獲得法國多數輿論的理解支持。

超過百分之七十以上民意支持的“黃背心”抗議活動從自發的網絡串聯開始,還沒能走多遠,就已在一周後發生嚴重問題。和平抗議運動被有暴力傾向的極端組織勢力滲透參與,周六一天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發生的暴力局面,給“黃背心”抗議活動今後的走向蒙上一層陰影。

11月24日是法國民間反對燃油加稅“黃背心”運動的第二個抗議周六,首都巴黎最著名的香榭麗舍大道從10點半開始出現抗議者與警方的對壘,大約5千到8千個“黃背心”人士把香街當作建立路障與警方對壘的陣地。越來越魚龍混雜的“黃背心”行動,幾乎完全失去控制。至少幾百個極端派別人員混入“黃背心”運動,甚至還有不少具暴力傾向的打砸分子,他們把香街上土木工程所用的設施材料等物搬來做成堵路堵警察的路障,然後點火讓香街火光衝天濃煙滾滾,還把鋪路石塊撬下來投向警察。但是最令人恐怖的行為-砸商店,在入夜前沒有報道發生,令人慶幸。但入夜後,卻傳來香街本身和附近街區上有奢侈品商店玻璃被打碎,甚至商品被搶的報道。

警察方面一天來釋放大量水炮和催淚彈,但有些發射的催淚彈被“黃背心”又投了回去,甚至造成一名警察受傷。總體來說極為克制的防暴警察主要防守的是香街下端與總統府相近的地段,警察好像避免與“黃背心”發生身體衝突,這被內政部長所證實,他和警方都強調:防暴警察一天來冷靜沉着有步驟的行動,力爭避免激化矛盾,避免不必要的傷亡,所以直到傍晚,全法國被警方抓捕的人只有130人,其中42人在巴黎受傷人數為24人。內政部長認為在這麼大規模的街區面對幾百個暴力分子,沒有出現嚴重的死傷,應該感謝防暴警察的專業水平。

應該指出的是,面臨暴力局面,警察多次驅趕香街上的“抗議者”,但由於香街兩側有多條街道,使得“抗議者”與警察一直進行貓捉老鼠的遊戲。有記者問,為什麼沒有封閉香街整個街區?內政部長卡茲奈爾回答,封閉香街整個街區,幾乎等於封閉半個巴黎,在聖誕節前,這非常困難。

內政部長譴責是極右民粹黨的暴力犯罪混進“黃背心”,瑪麗勒龐鼓勵一些人不顧禁令到香街抗議。瑪麗勒龐馬上反駁是內政部長在香街維持治安不力不稱職。內政部長則在晚間再次指出:並沒有人申請在香街遊行,所以不存在警方是否應當允許在香街遊行的問題。是瑪麗勒龐自顧自地提出這個設想,有出謀畫策之嫌。有關抗議地點的問題前一天已經引發爭議,極右民粹政黨主席瑪麗勒龐曾經發推質疑為什麼警方不讓“黃背心”運動去香榭麗舍大道抗議?

“黃背心”運動曾經要在靠近總統府愛麗舍宮附近協和廣場抗議的要求未得到同意,巴黎警方允許的抗議地點只有為埃菲爾鐵塔附近的戰神廣場,因為只有在那裡可以保證遊行者的安全。

正如法國內政部長卡斯達內(Christophe Castaner)所說:自從1934年2月6日發生反議會體制的大遊行以後,香榭麗舍大道事實上除了有新年等節慶活動以外,再也沒有被允許舉行過任何抗議示威。這也是為什麼幾十年來任何法國政府都沒有允許在香榭麗舍大道上進行示威活動。

周六全法國範圍內“黃背心”運動參加人數為106000人,大大低於一周前的280000人,香街混亂暴力局面沒有死人傷人也不多,但卻非常混亂,嚴重威脅巴黎民眾的安全,也危及民主政體的威信。一直支持“黃背心”運動的法國民意是否會出現變化?對“黃背心”運動的支持度是否下降?法國總統馬克龍如何反應?如何化解社會矛盾?都是受到極大關注的嚴峻問題。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