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夏明:華為副總裁孟晚舟被捕凸顯美國 “精準打擊”政策

音頻 11:16
一名男子在北京華為商店門前走過  2018年12月12日
一名男子在北京華為商店門前走過 2018年12月12日 路透社

中美兩國首腦在阿根廷首都舉行的二十國集團首腦峰會期間,就貿易戰問題達成妥協。美國決定暫緩明年一月一日起加征對中國2000億美元產品的關稅計畫;中國則承諾大量採購以農產品為主的美國產品。美國為此設定了九十天的談判期。

廣告

如何看待中美雙方達成的休戰協議?此一協議是否能夠得到充分遵守?協議分別對兩國有着怎樣的意義?對此,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首先請您談談,應該如何看待中美兩國的休戰協議?美國為這次休戰設立了九十天的談判期,這期間,雙方達成的協議有否可能發生變數?

夏明: 首先我們必須明白,這是一個飯桌上的君子協定。所以我們沒有看到有正式的文本出現,而且雙方的解讀也有些出入,各自在進行各自的解讀。美國認為它取得了巨大的勝利,中國也認為取得了巨大的勝利。所以我認為,首先要明確一下,這不是一個休戰協議,它也不是一個鳴鑼收兵的做法。其實美國做的,是承諾它在未來不對中國進行關稅戰的戰爭加碼。也就是說,美國在過去半年多的時間裡,對中國已經進行了三度的關稅戰。一是對最初的500多億(美元)產品徵收25%的關稅;後來又對2000億的產品進行增加了10%的關稅;現在在達成君子協定之前,美國又威脅說要在一月一號起,把2000億(產品)10%的關稅提到25%的水準,同時要對剩下的2600多億的中國產品徵收關稅。因此不難看出,這次午餐會晤達成的(是一項)君子協議,也就是:美國在一月一號不馬上實施它的第三步計畫,而是從十二月一號起,給中國這邊九十天的期限,讓美國和中國在這九十天之內進行談判,希望通過這個談判解決結構性的貿易衝突問題。當然主要涉及到中國的企業、和工業產業的各種政策,對於中國國內企業的補貼、或者對美國知識產權的侵害,中美雙方希望能在所有這些結構性的問題上達成諒解。

這其中就出現一個問題:中國有沒有可能在九十天內達成結構性的諒解,有沒有可能突破?另外美國獲得了一個利好,這就是:中國承諾立即對美國的一些農產品進行採購。因此應該說,中國給了美國現實的、當下的、實際的利好。而美國給了中國九十天(的時間),(再看)是不是我們還要加碼?美國並沒有停止它現在已經給中國兩輪的進口物品增加的關稅。所以我覺得這不是一場休戰,這只是現在美國把它的火力暫時凍結在現有的水平,而不升級。我希望大家能夠明白這一點。

法廣:隨着這項“休戰”協議的出台,中美兩國間的根本分歧是否得到了化解?

夏明: 中美兩國的根本分歧,其實(就是)我剛才講的,是一個貿易的結構性的衝突的問題。而這個貿易結構的衝突主要是跟中國的整個國家主導的 發展模式有關。這種發展模式,因為受到強烈的意識形態的指引,也就是說:在一個專制大國、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它有它的“不忘初心”,有它的最終目標,是要消滅私有制。

另外,要中國崛起,或者要改變世界的現有秩序,還要給世界指引發展方向,同時也有雄心想替代美國,成為世界上有領導作用的國家。所有這些都造成中美的衝突不是具體的衝突,而是整個大的、結構性的、甚至在意識形態領域裡邊的、各種根源造成中美的衝突。因此,我不認為九十天能夠解決這麼多問題。當然我們還要看這九十天(的發展情況),現在的球已經踢到中南海的院子裡邊,就要看中南海在九十天如何消化目前面對的危機。是不是中國在其內部的政治權利和內部的“倒逼改革”的討論或者思考中,有沒有可能拿出一個重要的舉措。也就是說,如何把中國的改革(當然不僅是市場化,還包括政治上的民主化)推上正規的軌道。如果中國沒有這方面的決心和舉措的話,九十天的時間就只會被浪費、而不會帶來重大突破。

法廣:中美兩國休戰伊始,便傳出中國最大電信公司-華為首席財務官、副董事長孟晚舟涉嫌違反美國制裁伊朗規定、在加拿大被捕的消息,您如何看待此一事件,這與中美兩國的貿易爭執是否有關聯?

夏明:對。我們可以看到,目前美國對中國施加的壓力沒有減輕的跡象。儘管我剛才講的,他們凍結了火力、不再尋求升級。但是同一天,華為的副總裁、財務主管孟晚舟在加拿大被逮捕,而且美國在尋求把她引渡到美國。據目前的調查,主要涉及的是2016年,華為像中興一樣,運用了很多美國轉讓的技術,但是美國對伊朗有制裁,不希望看到美國的這些芯片技術被伊朗所運用和掌握。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給它的合作夥伴發出了禁令,對伊朗進行制裁。

但是現在看來,不僅中興沒有遵守承諾,華為也沒有遵守這種承諾。因此美國就利用了關於制裁的法律對華為展開了這麼一個重大行動。這個行動一方面表明美國對中國 的貿易戰沒有減壓的跡象,同時也可以看到它任命的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也是一個強硬派,取代以前主導談判的財政部部長、國際主義的姆努欽。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的強硬態度沒有因為午餐的君子協定有所減弱。

相反,美國通過對中興的制裁,直接針對公司的,這次對華為的制裁是直接針對個人的。所以我認為美國在更多地進行一種精準打擊。美國整個朝野現在可能意識到,過去我只是推動你要對制度、對中國的民主或者對中國人民要好一點,但是美國發現:中國的這些領導人除了自私的權利、或者自己利益或者家人的利益以外,其實他們根本沒有把國家放在心上,實際上他們在綁架國家。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如果要制裁中國的話,其實最後倒黴的還是中國的老百姓。而這些官宦、權利階層,他們還有照樣活得非常地滋潤。

現在美國的精準打擊,我覺得非常好。因為它不是針對中國整個國家、帶來對人民的傷害,它直接瞄準的是這些官宦、寡頭,對這些直接掌握權利和財富的人進行精準打擊。這一點是非常有意思的。

法廣:您如何預測中美貿易戰的未來走向?在特朗普設立的休戰九十天的期限內,雙方能否為平息貿易戰找到最終的出路?如果這場戰爭繼續下去,將對全球的經濟形勢造成怎樣的影響?

夏明: 我們看到中美貿易戰已經進行了半年多了。其實從二月份,中國就已經面對着美國對中國的鋼材或者鋁產品進行關稅的增加。算起來,這場貿易戰恐怕要打一年。因為畢竟九十天一過,這場貿易戰就持續了將近一年了。在這種情況下,世界經濟確實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首先,中國的經濟在貿易戰的情況下,確實有點亂了方陣。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的國內,各種危機不斷地爆發,包括通貨膨脹、包括老百姓的消費、包括出口、就業等等都受到影響。當然美國也不是沒有受到影響。美國作為一個高度全球化的國家,它對世界經濟、尤其中國這樣的第二大經濟實體的走向當然十分地敏感。所以從九月份以來,因為貿易戰沒有鬆口的跡象,美國的股市非常地動蕩,當然也會影響美國經濟的未來成長。所以特朗普總統當然也有擔心,他也有內在的需求,想解決這個問題。

但是目前來看,這個問題很棘手,比較難以解決。因為中美兩個國家涉及到很多結構性衝突。主要地要看中國能不能在它們所受的外面的壓力下、國際的壓力下,進行所謂的“倒逼”的改革。如果中國現在的權利內部、或者習近平面對着各種外部和內部的壓力,會改弦更張,能夠進行“倒逼”的改革的話,我想這恐怕是一個最基本的主要前提條件,讓我們預測:貿易戰可能會有一個比較好的結局。

但是目前來看,因為中國遲遲沒召開十九大四中全會,而且明年三月份,也就在貿易戰要重新檢視它九十天的成果之前,要召開兩會。所以我認為,現在中國在它的權利高層進行着密集的運作,這裡也反映出它的權利矛盾,而且衝突已經公開化。所以我們就要看,未來中國的政治高層、他們內部的討價還價、或者他們內部的權利爭鬥、同時面對社會、政治、經濟的壓力,他們到底會做出什麼反應。

從目前來看, 我覺得還(停留在)暗箱的層面,我們還沒辦法預測。但是我相信在未來的九十天,恐怕會是中國在過去的四十年,中國的官僚機構面對的最長的冬天。到底他們做出怎樣的答案,還有待我們慢慢地觀察。

對全球經濟,我的一個感覺是,全球經濟從2008年金融風暴以後到現在,其實又是一個新的周期又開始出現了。所以無論從世界銀行、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G20以及聯合國的各種數據和預測來看,我們現在可能已經踏入到了一個世界經濟下面新的一輪經濟危機的周期裡邊。因此我認為,不論中美貿易戰會持續多久,世界經濟周期性的衰退恐怕從今年的冬天已經到來。我們應該對這一點做好思想準備。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