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明鏡書刊

自詡“高級幹部”的袁木死了,留下懸疑和遺憾

音頻 04:43
明鏡書刊
明鏡書刊 明鏡書刊

在12月17日明鏡火拍的《點點今天事》節目里,明鏡新聞評論員何頻談到了六四期間擔任國務院發言人的袁木之死。袁木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晚年有沒有對自己六四時的言行有過懺悔?今天《明鏡書刊》節目里,我們請來明鏡電視編輯羅芊芊女士,給大家介紹這些內容。

廣告

法廣:六四期間的國務院發言人袁木死了,何頻先生應該對他相當了解?

羅芊芊:是的。按照何頻先生介紹,袁木曾長期在新華社工作。袁木應該不是他的本名,因為他的兒子叫楊曉南。另外還有一個女兒,他的夫人叫王鶴,是《光明日報》的一個編輯。關於他兒子楊曉南,當年發生過一件很啼笑皆非的事。當年在新華社北京總社的食堂,袁木為了他的這個兒子跟人打了一架,還居然在食堂里說:你們知道嗎?我是高級幹部。所以大家在新華社就給他取了一個外號,背後叫他“高級幹部”袁大頭。

法廣:居然還有這回事?

羅芊芊:是的。作為一個在中共建政之前就參加了中共工作的人,他當然可以說是一個“高級幹部”,但是在新華社這麼一個地方,公開說自己是“高級幹部”,有一點令人瞧不起,被當成笑話傳。

法廣:袁木的真正出名還是六四時吧?

羅芊芊:是的。他在新華社寫的這些文章並沒有引起大家特別的注意,直到1989年的六四,袁木這個名字在中國幾乎家喻戶曉。中央電視台當時幾次所謂的記者會都是袁木代表強硬的這一派進行發言。一般來講,中共領導人很難能夠面對記者進行比較自如的談話,都要看著稿子,顯得非常的拘謹。袁木在那種情況之下可以不看稿子,去面對記者回答問題,而且自己可以加以發揮。那是袁木一生中間最輝煌的時刻,也是他一生中間最可恥的階段。人們那個時候最恨的人一個李鵬,第二個是就是袁木。

法廣:前不久有傳聞說袁木在美國養老,是否屬實?

羅芊芊:袁木的女兒當年來美國來留學的時候受到簽證官羞辱的傳聞已經廣為流傳了。按照何頻先生的說法,雖然被刁難,袁木的女兒後來還是到了美國留學,他的女兒後來在美國是長期定居,還是只旅居一段時間,就不清楚了。可能那段時間袁木到了美國,然後打高爾夫球,所以才傳出了袁木到了晚年生活在美國的傳聞。但袁木不是死在美國,這一點上沒有問題。

法廣:袁木去世了,他的家人會不會試圖洗刷他的責任?

羅芊芊:八九年的這場事情,不管叫它“六四風波”也好,“六四事件”也好,“平息反革命暴亂”也好,還是一場在很多人看起來的“大屠殺”也好,到現在為止,都是一筆糊塗帳。沒有人在這個運動中間得到了什麼榮耀。鄧小平和楊尚昆的家人也一直迴避。剛剛去世的袁木,他的家人可能也不會主動涉及六四的事。

法廣:袁木後來是否對自己在六四中的言論和作用有過反思?

羅芊芊:很少人知道袁木最近幾十年是怎麼過來的。有一次陳希同的一本關於六四的回憶錄出版,有人找到了袁木,袁木是這麼回答的:唉呀,那些事情“很難說清楚”。也沒人知道在過去三十年他有沒有懺悔,有沒有反省,有沒有感覺到沮喪,有沒有感覺到失落,沒人知道。但何頻先生說,對於六四的死難者和六四死難者家屬來講,對於在六四受傷的人來講,對於經過六四的這代人來講,這個人沒有經過法律的審判,沒有經過政治的追究,他就么死了。當然這使人感覺很遺憾。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