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曼谷專欄

新年度看東盟國家政情演繹變化

2018年8月1日至4日在新加坡舉行的第51屆東盟外長會議。
2018年8月1日至4日在新加坡舉行的第51屆東盟外長會議。 路透社

當今世界國際形勢風雲變幻,全球經濟發展重心逐漸向亞洲地區轉移之際,東南亞國家政局的發展以及所扮演的國際角色日益凸現。在即將到來的2019年裡,東南亞地區的泰國、印尼即將迎來全國大選,菲律賓國會中期選舉也將落實,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即將接棒的下一任國家領導人陸續浮出水面。各國政治領導人物的更迭,勢必給東南亞地區局勢以及國際關係帶來巨大的影響和變化。

廣告

綜合媒體消息報道,泰國選舉委員會早前宣布了新一屆大選日期定在2019年2月24日。泰國現任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確認大選將會按照軍人制訂的“民主路線圖”如期舉行。這是2014年泰國軍人政變後的首次民主選舉。複雜而激烈的選戰屆時將在具有軍人背景的競選團隊、泰國老牌民主黨和支持前總理塔信(Thaksin Chinnawat)的“為字號”系列新黨之間展開。三股政治力量之間爭奪政權,巴育和塔信兩人最終誰能回歸大位,成為外界觀望的最大看點。另一個東南亞大國印尼在過去幾年連續遭遇地震和海嘯等自然災害,如今預定於2019年4月舉行全民投票選舉新任總統,作風務實且政績顯著的現任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有意角逐爭取蟬聯,但前提是必須戰勝大印尼行動黨主席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與現任雅加達省長聯手組成的競選團隊。後者經常以激進的宗教祈禱口吻發表言論,試圖讓印尼選民相信政治領導人與天災降臨之間有密切關聯。在擁有2.7億人口的印尼,穆斯林人口比例超過百分之八十五。兩年前遭指控褻瀆《可蘭經》而入獄的雅加達前省長鍾萬學將於2019年初刑滿獲釋,其本人的政治選擇對印尼政情同樣具有較大影響。

此外,不久前被“澳洲經濟與和平研究辦公室”公布為受到恐怖主義威脅最嚴重國家之一的菲律賓,預定於2019年5月13日舉行參議院、眾議員選舉,菲律賓老牌政治家族馬科斯家族成員在這場選舉中躍躍欲試,選舉結果屆時將會導致國會參議院席位變更。一旦情勢對現任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不利,將對他的執政方針以及“親中”的對外政策產生制肘作用。

除了重大的政治選舉以外,政權更迭也是2019年在東南亞國家即將上演的重頭戲碼。2018年演繹了政治變天的馬來西亞,新一年裡同樣要經歷國家領導人更迭前不斷上演的種種政治事件。主要看點在聯手贏得大選勝利的馬哈迪(Mahathir Mohamad)和安華(Anwar Ibrahim)如何在兩年內順利實現政權交接,抑或是後者將向馬哈迪團隊提出不信任議案,爭取安華提早坐上大位?毗鄰馬來西亞且歷來以政權交接穩定而聞名的新加坡,同樣推出了第四代國家領導人名單,具有實力的下一任新加坡總理候選人陸續浮出水面。

隨着中國主倡的“一帶一路”地區發展戰略、美日印澳倡導的“印度-太平洋戰略”以及日本主導湄公河下游流域國家推動的“東京戰略”紛紛在東南亞地區畫地落腳,泰國作為2019年度東盟輪值主席,將怎樣協調東南亞國家與美中日澳印等大國之間的關係,屆時必將演繹出諸多值得關注的看點。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