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2019年首次貿易談判結果?中美各自表述

音頻 05:47
中美兩國首腦習近平與特朗普資料圖片
中美兩國首腦習近平與特朗普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人們還記得:2018年12月初中美領導人借20國峰會之際舉行貿易談判後,雙方分別發布的信息曾經十分不對稱,引發了一次罕見的烏龍。2019年1月7-9日在北京舉行的副部長層級3天貿易談判,公眾對其成果的了解直到目前仍十分有限和模糊,常常需要在中美間不盡相同的各自表述中進行對比,才能獲得鳳毛麟角的信息。

廣告

阿根廷中美領導人峰會後,中方曾經立即發布了樂觀但並不全面的信息,美方則在之後發布了中方不願直說的更全面的談判結果。而這次談判後,中方聲明比美方晚發表6小時,但非常簡略,僅124個字。不意外的是雙方聲明仍是各自表述,存在不同的重點。

美方重在建立驗證機制,中方默許?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在周三(9日)結束談判後,很快就發出聲明,聲明第二句就指出:在談判中美方重在建立驗證機制,雙方討論了全面建立驗證機制的議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聲明說:“雙方討論了未來達成的協議包括需經不斷核實和有效執行的全面落實方案。”

中國商務部的聲明則避開詳細的磋商內容,只是概括說:雙方就“共同關注的貿易問題和結構性問題進行了廣泛、深入、細緻的交流”。在隨後的商務部發言人答記者問上,當被問及美方的驗證機制時,發言人高峰表示,“中方同樣認為,任何一項協議的執行機制都十分重要”。這被外界認為是中方默許了美方驗證機制的提議。下一步,美方的努力將是把中方的默許變為有效的機制和強制手段。長期以來,美國抱怨中方不遵守貿易承諾,比如:入世承諾的美國牛肉進口、等了十年才在美方施壓下兌現。華盛頓智庫美國企業研究院(AEI)的中國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表示:“真正關鍵的是,如果中國不兌現承諾時,美國有什麼強制手段”。

對“結構性改革”,中美間存在分歧
如果說美方重在建立驗證機制,中方暗示同意,雙方在達成協議方面也取得部分進展的話,美方要求中方進行結構性改革問題上,雙方的表述則顯示出較大分歧。美方聲明指,在多個問題方面,中方需要實現必要的結構性改變,包括非關稅壁壘、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出於商業目的進行網絡入侵和竊取商業機密、服務業及農業等領域。中方聲明對結構性改革一語帶過,發言人高峰的表述為:雙方在結構性領域的磋商“有進展”。“增加了相互理解,也為解決相互關切奠定了基礎”。

《華爾街日報》周三引述知情人士消息指,雙方在許多結構性問題上仍存分歧,尤其是涉及中共國有企業的問題上。中共領導層將大型國有企業視為共產黨統治的基礎,過去幾年一直致力於使廣大國有企業更大。

2019年1月7-9日首次中美貿易談判為副部長層級,最棘手問題還可以留到後續的高層會談來解決。但中美雙方並沒有公布進一步磋商的時間。

針對這次談判,中國《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1月10日在推特上透露說,在中美對話期間,美國方面提到了貿易、結構性改變以及網絡安全問題,在這些問題當中,貿易問題解決得最順利。在其他方面,中國接受了部分符合自身改革路線的美國要求,但是拒絕了多項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要求。

有關最新一次中美貿易談判的情況,美國總統特朗普幾次發表樂觀信息,甚至說中國經濟情況不佳,所以會做出讓步。但彭博社1月9日卻報道稱,熟悉白宮內部討論的消息人士說,特朗普越來越急着同中國達成一項協議,提振因貿易戰而下跌的股市。 一些白宮經濟顧問一直在推動迅速結束貿易衝突,以安撫下跌的股市。特朗普之所以願意同北京達成協議,主要是因為他想要讓股市恢復元氣。

1月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美國與中國的貿易談判取得了巨大成功。他甚至認為中國人在很多方面要比美國國會民主黨領袖更值得尊敬,也更好打交道。正處於政府關門壓力下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心情不佳可以理解,但衝口而出做出這樣的比較,實在令人意外。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