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梵蒂岡

北京對梵蒂岡立場有變?官員鬆口指中國特色天主教或入歷史

羅馬天主教教皇方濟各2019年1月1日於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
羅馬天主教教皇方濟各2019年1月1日於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 REUTERS/Tony Gentile

中國國務院直屬的社會科學院院士劉國鵬接受意媒「梵蒂岡內部通訊」專訪表示,中梵簽署協議後,中國「獨立自辦教會」原則已走入歷史,中國教會是普世教會的一部分。中央社說,劉國鵬宣示獨立自辦教會原則已作廢,與先前中共官方立場截然不同。中國國務院2018年4月發表的宗教政策白皮書中,還點名批評天主教長期被殖民主義利用,因此中國堅持宗教獨立自辦原則。據劉國鵬又指,中國宗教管制政策正面對很大的衝擊,政府第一要務是維持社會穩定。

廣告

據中央社15日自梵蒂岡報道,中國對教廷態度顯示軟化,宣示放棄獨立自辦教會。

中國國務院直屬的社會科學院院士劉國鵬,14日接受義媒「梵蒂岡內部通訊」專訪表示,中梵簽署協議後,中國「獨立自辦教會」原則已走入歷史,中國教會是普世教會的一部分。

中央社說,中國社科院是國務院直屬的正部級事業單位,由國務院授權特定行政職能,劉國鵬的發言,是中國准官方體系首度鬆口,打破中國憲法所規定的「中國宗教與外國宗教不相隸屬」、「外國勢力不得干涉中國內政」鐵律。

報道說,「梵蒂岡內部通訊」(Vatican Insider)以高規格的問答方式逐句轉載劉國鵬發言。

據劉國鵬透露,在1950年代,中國政府甚至曾想擁戴一個「中國教宗」,來跟教廷分庭抗禮,但中梵簽署協議後,中國承認教宗有中國主教任命權,這代表中國不再打算自行建立一個脫離教廷的華人教會,獨立自辦教會的想法已被「永久擱置」了。

劉國鵬說,雖然獨立自辦教會這套說詞,暫時還可能偶爾在官方語言冒出來,實際上在中梵協議後,這個想法已被送進「檔案室」成為歷史,中國政府已承認教宗在天主教的領袖地位,也認定中國天主教會是普世教會的一部分。

據報道說,對於中梵協議是否與建交有關,劉國鵬表示,沒有直接關聯,但在達成協議時,中國政府也等於暗中承認了羅馬教廷的特殊主權和國家職能,沿着這條線走,可看到雙方在外交層面建立官方關係的前提。

報道說,至於中國愛國教會與地下教會的問題,劉國鵬表示,中國正積極推動兩者合一,既然承認教宗領袖地位,天主教愛國教會的角色也改變了,以前成立愛國教會的目的是否定教宗,中國政府自選自聖主教,是為了切斷中國天主教徒跟教廷的聯繫,把教宗當政治上的敵人。

據劉國鵬說,現在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的註冊只剩象徵意義,一種表明主教和神父忠於政府並尊重中國秩序的登記形式。

據劉國鵬表示,原本不受教廷承認的中國主教團與主教會議情形也一樣,在簽署協議後,既然所有主教都是合法,教廷承認中國主教團只是遲早的事,中梵雙方工作小組會持續針對細節討論。

報道指劉國鵬說,地下教會當中反對中梵協議的人,都是抱持反政府態度的團體,地下教會當中有很多信徒樂觀其成,不過綜觀天主教在中國人數還是很少的,通常也跟政治活動無關,不像福音派基督教人數不斷成長,其中還有很多具影響力的企業家跟教授。

報道說,被問到中國同時與教廷簽署協議又加強迫害宗教,是否矛盾,劉國鵬坦言,這兩件事看起來確實很矛盾,但外界難以想像,中國宗教管制政策正面對很大的衝擊,政府第一要務是維持社會穩定。

據劉國鵬說,中國政府知道,許多外國勢力想透過教會問題向中國政府施壓,在涉及中國的地緣政治的競爭中,一切因素都被拿來利用,因此中國決定直接跟羅馬教廷合作。

據中央社報道,劉國鵬宣示獨立自辦教會原則已作廢,與先前中共官方立場截然不同。兼任中共統戰部長的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長王作安,2018年11月發表文章,表示中共黨中央已把「獨立自主自辦」原則,上升為各宗教對外關係必須堅持的基本原則。

中國國務院2018年4月發表的宗教政策白皮書中,也點名批評天主教長期被殖民主義利用,因此中國堅持宗教獨立自辦原則。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