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劉必榮談習近平蔡英文九二共識攤牌造成台灣內部分裂

音頻 13:30
圖為台灣總統蔡英文2019年1月5日舉行國際媒體新聞會
圖為台灣總統蔡英文2019年1月5日舉行國際媒體新聞會 REUTERS/Fabian Hamacher

近日,中國主席習近平九二共識的講話後,台灣中華民國女總統蔡英文強硬霸氣回應後,台灣島內輿論可說炸開了鍋,國民黨與民進黨的支持者吵翻了天。蔡英文也首次明白指出,不承認九二共識,而且回應迅速。這也意外地讓她此前低迷的民調,尤其是歷經民進黨在台灣1124地方選舉殘敗後更加低迷的民調,突然之間翻轉飆升起來。她也就更具信心地朝向代表民進黨參選2020大選的道路大邁步。這或也是習近平始料未及的。本次中華世界法廣就此情況請台灣東吳大學政治系劉必榮教授做點評。

廣告

法廣:習近平是否因錯判台灣1124九合一大選結果,誤判認為台灣人因為就經濟好轉而願意接受92共識,希望走向統一方向,所以才會強硬提出92共識一國兩制?

劉必榮教授:中國大陸對台灣的政策一直都是一國兩制。我覺得這次習近平,第一是因為中美貿易戰之後,尤其是大陸上的經濟比較下行,經濟上的壓力,然後覺得必須在民族主義問題上找個出口。然後,第二,既是民族主義找出口,他希望在民族主義上能夠得到國人更多的支持。換句話說,他對台灣講法會比較強硬,一部分當然是為了內部消費。另一個原因當然是美國與中國在對抗的情況下,美國常常三不五時就打一下台灣牌,比如說,美國提出“亞洲再保證”、“鼓勵美國官員到台灣來訪問”、“定期軍售”等等。所以習近平也說,他必須保持着兩岸關係上的一個掌握主導、主動的權利。要不然就好像美國打牌台灣牌之後,在這兩岸關係上,中國大陸就愈來愈沒有主導權了。所以無論是說為了內部的消費,為了要給美國一些壓力,當然也給台灣一些壓力,所以我覺得這次他為什麼會提出了的一個原因。

但是後來當然,提出來後,台灣內部並不是都買單,我想這可能跟他原來的戰略可能有一點點的出入。所以後來習近平就明白提出來了“一國兩制”。一國兩制對習近平的講法,當然是覺得,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行的並不好,而且效果有很多的問題,包括了港獨,包括香港人在回歸之後,跟中國大陸在心情上,甚至愈來愈遠。習近平之所以提出一國兩制,因為以台灣來量身定做的一國兩制,跟台灣的各黨派來談,以台灣版本的一國兩制,希望這樣子能夠吸引台灣的心。結果他的這話講出來後,其實這裡面就讓台灣內部就造成很大的分裂。因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習近平講九二共識,跟國民黨在台灣所倡的九二共識不是同一件事。台灣國民黨講的九二共識是92年時候當時的共識就是:兩岸用口頭同表一中。但是各自有不同的解釋。所以後來蘇起才把它定為成為一中各表。但可是一中各表也只是描述一個現在的現實,而習近平把它的後面又加了一個尾巴,就是要共同邁向統一。其實當年九二共識剛提出來的時候是,沒有共同邁向統一的後面這一段啊!所以這就變成習近平版本的九二共識。這讓我想起來以前,美國提出門羅主義的時候,不同的總統上台,對於門羅主義,他都有不同擴大的詮釋,可是愈擴愈大。所以當習近平版本的九二共識提出來以後,反而讓國民黨內部一時三刻之間就不曉得該如何因應。蔡英文反而就因此說:對嘛!我反對九二共識。所以蔡英文才會講說,台灣大家不要談九二共識。韓國瑜競選期間提出來的九二共識也是台灣版本的九二共識、國民黨版本的九二共識。而習近平此次一月二日所講的九二共識,不是同一件事。因為台灣的版本是描述現狀,描述兩岸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現狀。但是習近平在後面加上一個動態的、要邁向統一的講法。這個後續的動作導致台灣的朝野,不管你是統派或獨派,一時三刻之間,我們吃不下來後面這一半。

這就是為什麼國民黨一開始的反應有點混亂,後來才定下了說,這是九二共識。因為我們也要在九二共識有台灣版的,台灣的話語權。所以你可以看到習近平版的九二共識以後,造成台灣的分裂,甚至連蔣萬安所講的話都變成攻擊的對象,說他支持台獨;因為蔣萬安支持蔡英文的4個必須。蔣萬安並沒有說他不支持九二共識,他說蔡英文的4個必須是講得對的。可是因為台灣南部現在是非常嚴重的分裂。所以任何,尤其你是蔣家第四代的身份,你竟然去支持綠營蔡英文的做法。當然馬上就有人批評他,他就灰頭土臉了。可能蔣萬安講的有一部分是真實的,是正確的。但是他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情在政治上的敏感度。這就是他最近犯的一個問題所在。

 

法廣:在過去馬英九時代,國民黨努力保持92共識一中各表的模糊空間,現在習近平及蔡英文由於沒有互信,乾脆把暗牌掀開,逼對方亮出底牌,這究竟有何利與弊?

劉必榮:這是非常好的問題!因為本來當年蘇起他們創造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讓他們非常得意的一點就是說:這是一個創造性的含糊。因為在外交上,以前基辛格,他也講到:有建設性的含糊。那麼,我們可以說這個創造性的含糊,某種程度的含糊:一中各表,也就是:你的一中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的一中是中華民國。其實兩岸關係的玄機或兩岸關係的藝術,就在於不能講清楚。一講清楚,主權的位置一定下來,很多東西的後面就不要談。所以我們就讓他是開放的,可談的,保持某種創造性的含糊。每個人都可以宣稱自己贏了。然後再大框架之間,當局可以和平相處,共同來往。然後,為以後更進一步的終極解決方案,夯實一個前進的基礎。本來是這樣子的。

可是因為現在北京與蔡英文沒有互信,沒互信的情況下,習近平就要求蔡英文,要把原來不清楚的話,用非常清楚的東西講出來。這就糟糕了,本來這是一個不太清楚,可以保持含糊的概念,你現在用非常清楚的文字去講出一個非常不清楚的概念。這中間是辦不到的。所以你可以看到蔡英文上來,她不想要九二共識,換了好多個名詞,什麼:九二年的那些文件,九二的歷史事實,九二的什麼…

結果北京統統不接受。而九二共識已經變成是國民黨的神主牌位。那你民進黨上台,你如果叫它跟着拜國民黨的神主牌位,是不可能的。不可能,可是它換了一堆名詞,人家都不接受,原因是什麼呢?原因是,九二年那些文件,可是你並沒有同意啊!九二年的歷史事實,你並沒有同意啊!可是蔡英文說,九二年歷史事實表示:就是同意的,才會有叫歷史事實。所以歸根究底,彼此沒有互信。沒有互信之下,所有的文字遊戲,除非你百分之百跟他要求的一模一樣的講一遍,不然的話,中間根本就沒有妥協的空間。

法廣:那麼現在習近平蔡英文交鋒後,92共識不再模糊不清,等於過去的模糊保護傘戳破一個大洞,現在咋辦呢?

劉必榮: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民進黨的講法就是說,本來有一些淺綠的學者是講說,如果不談九二共識,追根究底,就是你不相信,你覺得要走台獨。那麼,蔡英文就強調中華文化。如果她能夠以中華文化作為兩岸基礎,一個互動基礎,也許還有機會。可是現在,蔡英文連中華文化也不太願意提的話,那中間就又沒有空間了。所以現在變得九二共識一點都不模糊。而且是一講到九二共識,就會變成習近平版的九二共識,那麼藍營也很難百分之百的接受。08.51分鐘,,然後綠營再加油加醋的說:習近平版的九二共識就等於一國兩制。那麼老百姓更是沒有辦法接受。你說,在此情況下,如果台灣政府沒有換的話,蔡英文繼續執政的話,兩岸關係其實就會陷入一個停擺的僵局。我覺得還會停擺蠻久的。

法廣:九二共識挑起這麼大的爭議和紛爭,蔡英文還說以後黨派不要提說九二共識,但是這次地方選舉大勝的國民黨的高雄市長韓國瑜明白承認九二共識,要人進得來,東西出得去,這麼一來韓國瑜執政願景不就是被綁手綁腳,那他就執政不下去了,等於要停擺了嘛!

劉必榮:其實,蔡英文沒有這個權利要各政黨不要提九二共識,因為這是我們自己的言論自由。如果標榜台灣價值是民主國家的話,你怎麼可以限制那個政黨能講什麼,不能講什麼?每個政黨有它自己的主張。所以事實上國民黨也不甩她。還是將九二共識,根本不理她。那韓國瑜的講法就是,當這件事情剛發生時,他表示:他一再強調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也就是說:我在高雄,我只談經濟,不談政治。所以你們拿政治來問我,你想把我捲入一股我不想談的議題,我根本不回答你。所以他將九二共識,但他根本不回答你。只說,主要是發展經濟,用這個方法過去。所以我覺得韓國瑜很聰明。他的成或不成,就關之於高雄的經濟起得來與否。高雄經濟起得來,他繼續獲得支持,地方包圍中央,所以中央也會莫可奈何。所以你看蔡英文之前講說:幾個防線,4個必須,一定就是在講,有些地方,如果地方跑去推動兩岸關係。她不斷強調:兩岸關係是地方的權力,必須由政府,必須怎麼樣 … 其實,也是講給地方諸侯聽的:你們藍營的諸侯不要跑着政府前面,也是有這個用意的。但是我覺得,藍營一般來說,現在對台灣最重要的就是經濟。你再怎麼樣把兩岸關係搞得好,如果沒有經濟的實惠,這個兩岸關係的好也是虛的。每個經濟首長都曉得,先把經濟搞起來,才有話語權,這是比較重要的。

藍營地方首長到大陸去,與大陸簽約,賣出農漁產品,我想大陸也很樂意好不容易有這麼多藍營的地方首長去,大陸也樂意在經濟上與台灣藍營地方首長共同合作,我想這是有機會的。但是現在台灣有一個比較大的風險就是,今年各黨都會啟動總統競選的活動,因為明年要選總統。那麼一旦選舉的時候,為了拉票,各種的選舉語言就會變得激烈。激烈情況下,如果一批中國,以反中國作為選舉、拉票的伎倆。那時,兩岸關係又賠上了。所以就是看看各個政治人物能不能把穩這個舵。國內有這樣的問題,然後加上美國那邊,西方又推波助瀾,或表示支持台灣跟中國對抗。就如同最近那40幾個老教授說支持台灣去跟中國對抗。到時如果中國真攻打台灣,是美國這些人來防衛我們台灣嗎?不可能嘛!這根本不幹他們的事。所以台灣應該要知道我們自己真正的利益在哪裡?而不是被人家當棋子下,我覺得這應該是台灣最要重視的事。

法廣:九二那麼是否蔡英文總統故意要挑起“一國兩制”爭論,好挑起統獨爭議,替自己能繼續競選2020總統,不惜兩岸兵戎相見呢?

劉必榮:民進黨卡住一個最大的問題是,它一直要追求一個不可能做到的獨立,而且追求獨立,所以它的政策一直卡死在這裡。因為照理說,每個政治人物上台,都會想競選連任,特朗普也一樣想競選連任,每個人都會想。但問題是,你競選連任,端出來的政策,要對老百姓好,造福老百姓,真的能長治久安,對將來好,這才有意義。而蔡英文這麼做,變得說,她的連任不是對老百姓好,只是對他們的黨好,或對他們那些人好,變成小圈圈裡面私人的想法,而不考慮到長遠的歷史的定位,這就是他們現在整個政策最大的盲點。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