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法庭是王全璋黃琦等中國維權“硬漢”的戰場

音頻 06:26
黃琦
黃琦 維權網

迎接2019年時,人們就說:帶“9”的年頭,對中國人具有多重的歷史意義,2019年也將是一個多事之年。不成想,此話每天都在得到驗證:被監禁數年的“709案最後一人”王全璋律師被判監禁4年半、剝奪政治權利5年後很可能提出上訴。“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在秘密審訊中不承認法庭的合法性,當庭解聘律師。

廣告

王全璋案

現年42歲的王全璋,2015年7月10日在當局打壓維權律師行動時被帶走,2016年1月天津市公安局宣布將他“逮捕”,指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去年12月28日在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秘密審訊,當局派出600人在場,阻止包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在內的家屬、支持者進入法庭聽審。

天津檢察院起訴王全璋曾經與瑞典人達林(Peter Dahlin)等人合謀,在香港註冊成立公司接受境外組織的資助,以“中國維權緊急援助組”等名義,組織“赤腳律師”培訓,傳授與政府對抗的方法、技巧,並積極向境外提供、發布調查報告,攻擊中國法治和人權狀況,詆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起訴書還指控王全璋代理過三宗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案,抹黑了司法機關形象。

同樣在709事件中被捕、但已獲釋的北京維權律師謝燕益認為:這次判刑只是抗爭的開始,以他認識的王全璋,一開始已經不認同這次審判,所以採取不合作的態度,包括在開審時已經解僱獲官方認可的辯護律師。王全璋一定會提出上訴,不會按照當局安排,在審訊時說出“不上訴”的話。

謝燕益相信:王全璋一定會抗爭到底,除提出上訴、將案件提到更高級的法院之外,他的家屬現在到處上訪、提出申訴,而他即使入獄,獲釋後亦會提出申訴,向當局要求交代。

前年刑滿出獄的新公民運動創辦人許志永在推特上表示,“王全璋顛覆國家政權,四年半,一條硬漢,頂住了酷刑,頂住了威逼利誘,為709群體爭得了榮耀。更值得驕傲的是李文足、王嶠嶺、原珊珊等家屬們,她們勇敢智慧的抗爭使這輪來勢洶洶的打壓最後荒誕不經草草收場”。

被稱為 廣州三君子之一人權人士王清營稱,“王全璋被判四年半,他是709的頂點,是大陸大權律師的又一個光輝座標,為後來者制定了標準”。維權人士呂動力稱:“一審宣判4年半徒刑判決完全是不公義枉法迫害”。知名民運人士陳闖創則認為,政治犯除無期及以上的一般剝奪政治權利附加刑,判到5年就是頂格了,至今我只知道11起(宗),但709案總共4起(宗)判實刑者全都是5年剝權,吳淦8年、胡石根7年半、周世鋒7年、王全璋4年半。

黃琦案

“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的案件秘密審訊是1月14日在四川省綿陽市中級法院進行,據網上傳出消息:被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和「泄露國家秘密」的黃琦不承認法庭的合法性,並為了辯護律師的安全,當庭解除對方的代理,此舉導致審訊中斷。有估計認為:當局即將會安排官派律師代理案件。

現年56歲的黃琦,2016年11月被當局帶走羈押,至今已經兩年。在此其間傳出他被當局虐待及強迫認罪,而他的健康狀況每況愈下,急需妥善治療。國際人權組織曾多次敦促中國政府釋放黃琦。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去年底前往北京呼籲當局釋放患病的黃琦,卻被北京西站國保和截訪人員強行帶走,與外界失聯已經一個多月。庭審當日,家屬、民眾和外交官都無法到庭旁聽。黃琦案件開庭期間,多人被當局帶走失蹤,之後被遣返家鄉。

季孝龍案

基督徒、上海民主維權人士季孝龍也是一位“硬漢”。2019年1月14日,他被以“尋釁滋事罪”在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當庭宣判有期徒刑3年6個月。但季孝龍不服判決已經提出上訴。

2018年7月20日,季孝龍在網上發文,呼籲“廁所革命”說:一小時工作量,上萬人能看到。在醫院、大學等公共場所的廁所門上,用馬克筆寫上:“大病治不起,習胖狂撒幣,修憲妄稱帝、苦難何時畢!打倒共產黨。還政於民,結束民眾苦難。推翻習核心,拒走文革路”等字句。季孝龍在庭上承認,自己曾在公共廁所的門上,寫下“打倒共產黨“等敏感字句,並認為他這樣做應該沒問題。他為公眾呼籲,不是為自己個人利益呼籲,他又沒得名沒得利。

黃琦56歲,王全璋42歲,季孝龍 更加年輕,這些中國維權者以不同方式,或為百姓維權,或發聲發達政治觀點,試圖改善越來越糟的政治和人權狀況。法庭成為這些“硬漢”們的戰場。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