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澳洲親中華商政治獻金案:黃向墨或無望重返悉尼

音頻 04:30
曾任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的華裔富豪黃向墨。圖片取自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網站。拍攝年代不詳。
曾任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的華裔富豪黃向墨。圖片取自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網站。拍攝年代不詳。 圖片取自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網站

根據澳大利亞媒體6日報道的消息,旅居澳大利亞的著名華商黃向墨被澳大利亞內政部取消了其在澳洲的永久居留權,其入籍申請也被拒絕。澳大利亞內政部這一決定導致目前在國外旅行的黃向墨無法返回悉尼。這項決定可以說是近期澳大利亞政府防範中國政府對本國政治生活滲透的一項新舉措。《悉尼先驅晨報》6日披露此消息時指出,這是澳洲政府在2018年啟動反對北京政治干預行動以來首次採取強制行動。

廣告

黃向墨何以遭遇澳大利亞政府如此決絕的措施呢?

黃向墨事件開始於2017年6月。當時,澳大利亞媒體引述情報部門報告,稱兩位知名華裔富商有可能在澳洲扮演了中國代理人的角色。這兩名華商分別是,當時擔任深圳玉湖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的黃向墨,以及廣州僑鑫集團董事長周澤榮。周澤榮已經獲得澳大利亞公民身份。情報部門的報告認為,中國是對澳洲政治和外交事務滲透最多的國家,並警告政府官員不要接受黃向墨和周澤榮兩人的政治獻金。

澳洲媒體披露的消息顯示,以僑領身份活躍在澳大利亞社交場合的黃向墨與澳大利亞多名政界人士有交往,他涉嫌向澳洲兩大主要政黨捐款,試圖藉此收買政客,影響澳大利亞政治走向。

這些消息在澳大利亞政壇引發軒然大波。黃向墨本人的入籍申請因此遭到澳洲安全部門否決。澳大利亞工黨參議員鄧森也在這場風波中辭職。他被指責從中國出生的政治捐款人那裡獲得資金,為中國謀取外交利益。根據《悉尼先驅晨報》報道,鄧森曾多次與澳大利亞移民局聯繫,了解黃向墨的入籍申請的進展。該報此前的報道稱,鄧森還曾向黃向墨通風報信,告訴他,他受到情報部門監聽。

澳大利亞政府隨後在2018年通過兩項反外國干預法。雖然兩項法案並沒有明確點名中國,但鑒於當時的背景,仍然引發中澳兩國關係緊張。中國外交部當時曾呼籲各國摒棄冷戰思維,而官方媒體《人民日報》當時則撰文,不點名地批評澳大利亞媒體和政客“患有對華焦慮症”。

澳洲內政部周三拒絕向《悉尼先驅晨報》評論關於黃向墨事件的決定,也沒有回應法新社的質詢。但《悉尼先驅晨報》表示,他們已經從政府途徑消息,證實內政部確實做出了取消黃向墨永久居留權並拒絕其入籍申請的決定。

根據《悉尼先驅晨報》了解到的消息,澳大利亞內政部之所以這樣決定,是基於多種理由,其中包括當事人本人的道德品行,以及當事人在申請入籍過程中提供的消息的真實性。該報消息同時指出,移民部門用了兩年多的時間,調查黃向墨的商人背景、他與中共的關係以及他對安全部門問話的回答。該報指出,最近幾年,黃向墨曾動員多名澳大利亞高官為他的入籍申請說項。

該報還引述未具體說明的官方消息稱,內政部的決定做出後,正在國外旅行的黃向墨正想盡辦法,試圖重返悉尼。

地產開發商黃向墨自2011年移居澳洲,與妻子和孩子在那裡生活。但澳大利亞內政部的最新決定有可能導致他永遠無法重返其在澳洲的豪宅。相信他會聘請律師,努力爭取返回。他也許會向行政上訴法院,就內政部的決定提出上訴,或者提請內政部重新審視其決定。但有官員向《悉尼先驅晨報》記者表示,走法律途徑恐怕需要非常長的時間。一名未具姓名的政府官員還向《悉尼先驅晨報》表示,即使黃向墨成功重返澳大利亞,他也可能會被驅逐出境。

澳大利亞內政部目前未公開就此事發表評論。但據法新社報道,澳洲外長佩恩周三接受英國BBC廣播公司採訪時淡化此事對中澳雙邊關係可能的影響。他表示,不認為此事會成為中澳雙邊會談的話題。

澳大利亞內政部的決定有可能就此關上了黃向墨返回悉尼的大門。但是澳大利亞朝野政黨是否應當退還他此前的政治獻金呢?有望成為下任總理的工黨領袖比爾•肖頓周三面對媒體閃爍其詞,只表示,工黨在兩年前就不再接受黃向墨的捐款。他還說:工黨在相關法律出台前就已經不再接受此人和另外一人的捐款。

截至本台本次播音截稿時止,尚未看到中國政府對此事件有任何評論。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