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中國

或曾任習明澤哈佛讀研導師中國文革史權威專家馬若德逝世

圖為美國哈佛大學研究中國文革史西方權威馬若德生前照片
圖為美國哈佛大學研究中國文革史西方權威馬若德生前照片 網絡照片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馬若德10日去世,震驚學術界。因馬若德說中國文化大革命專家,其著作《文化大革命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更是文革史的權威作品。馬若德曾形容毛澤東是狡猾政治家,發動文革屬七分過三分功。蘋果日報引述明鏡新聞指馬若德曾經擔任習近平之女習明澤哈佛心理學研究生指導老師。

廣告

據中央社今天報道,美國研究中國文革史西方權威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逝世,享壽88歲。

據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官網今天上午公告,專研中國文革史、精英政治研究的西方權威學者馬若德2月10日過世,享壽88歲。中國異議人士胡平、王丹在社群網站發文悼念。

據公告表示,馬若德的家人近期將為他舉辦一場私人告別式,在適當的時候會再舉行一場公開追思會,費正清研究中心屆時將會參與。

報道指北京之春雜誌名譽主編胡平上午在臉書(Facebook)發文表示,最早知道馬若德的名字,是文革期間在「參考消息」上讀到他有關文革的文章;第一次見到他則是1986年,最後一次見面是2002年2月。胡平表示,馬若德對中國的長期關注,對當代中國的精深研究,對中國學生的關懷備至,令人難忘。

報道說,六四學運領袖王丹則在臉書寫道,馬若德是他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老師待我,恩重如山,來不及見最後一面,實為終身遺憾。老師研究了一輩子中共政治,是美國學界對中共始終保持警惕立場,頭腦一以貫之地清醒的少數之一。歷史證明了他作為一個史學家的睿智。」

馬若德1930年12月2日出生於英屬印度拉合爾,他的父親是英國外交官麥法谷哈(Alexander MacFarquhar)。

馬若德1955年畢業於哈佛大學遠東研究專業,獲得碩士學位。畢業後,他成為「每日電訊報」的記者,報道中國新聞。

據報道說,馬若德1974年至1979年出任英國下議院議員,1981年被倫敦大學授予博士學位,之後進入哈佛大學任教,長期從事中共高層政治研究,是西方學術界研究中國文化大革命的翹楚,並曾兩度擔任費正清研究中心主任。

他的著作「文化大革命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三部曲,以及與瑞典學者沈麥克(Michael Schoenhals)合著的「毛澤東最後的革命」(Mao's Last Revolution),均被視為文革研究的權威著作。

據蘋果日報消息說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官網今天上午發出公告,專研中國文革史、菁英政治研究的西方權威學者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於2月10日去世,終年88歲。中國異議人士胡平、王丹亦在社群網站發文悼念。有指馬若德曾是習近平獨生女習明澤在哈佛讀研究生時的導師。

報道說,海外華文媒體明鏡新聞集團創辦人何頻透露,馬若德是習近平獨生女習明澤在哈佛讀研究生時的導師之一。何頻引哈大內部消息指,習明澤2014年在哈佛心理學取得學士學位,後來又返母校攻讀博士學位,未知是否深造心理學,但何稱馬若德是其導師之一。習明澤在美留學改名姓瞿,是其母彭麗媛所取,來自彭麗媛的外公姓氏。

報道說,馬若德研究中國文革史被公認是西方權威。馬若德認為,毛澤東是一個非常浪漫主義的革命者,某種程度上他不像蘇聯斯大林、列寧般冷酷的、精準的規畫者。作為一個政治家,毛澤東是很狡猾,例如1957年「百花齊放」、開展反右運動、在文化大革命中肅清跟隨他三、四十年的高級領導人等事件中,都顯示毛澤東很狡猾。毛澤東和其同僚之間的相處,馬若澤認為他是一個攻於心計的政治家,但他崇尚革命中的人海戰術,又是非常的浪漫主義。

對於毛澤東死後,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曾評價毛澤東「七分功三分過」,馬若德卻指鄧小平必須這樣說,一方面他不得不承認毛澤東犯了一個大錯,因為文化大革命帶來毀滅性的破壞;另一方面他也必須維護毛澤東的名譽。但馬若德卻認為毛澤東的評價是「七分過三分功」。

報道說,他於2015年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評論國家主席習近平致力打貪是一個高風險舉動,拿捏不好分分鐘會危及習一心維護的共產黨;馬若德也曾批評當時正值傘運過後,香港的民主狀況。

馬若德認為,習近平的反腐運動要冒很大的險,因為你不得不相信,習近平很多同僚也是腐敗的,他們擔心「下一個倒台的會不會是我?」,可能會團結起來對抗習。

馬若德指出,另一個高風險是,習近平不但要打老虎,還要打蒼蠅,馬若德說:「這個做法我相信也是非常受老百姓歡迎的,因為使老百姓受害的正是這些低級別的中共官員......,但是如果你抓了太多的蒼蠅,很快中共就不復存在了」。

報道說,馬若德還曾撰文,中共恐怕會走向滅亡,習要挽救共產黨並非易事;他解釋習近平出生時,很多國家的大量人口都生活在共產黨中;到今天,只剩下中國、已對美國開放的古巴,以及沒有很讓人感到鼓舞的夥伴老撾、北朝鮮,中國是最後一個堡壘。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