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章立凡:李銳對體制的批判之深刻超過了其他人

音頻 05:51
圖為李銳2006年舊照。
圖為李銳2006年舊照。 網絡

曾經擔任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私人秘書的李銳先生2019年2月16日清晨在北京離世。享年101歲。李銳可以說是中共老黨員,1937年就進入共產黨。但近年來他以敢言而被普遍看作是中共黨內中重要的自由派代表人物,深得中國海內外自由派人士的敬重。他雖遠離政治前台多年,但他去世的消息立即引發諸多評論。法新社、紐約時報均立即刊文報道相關消息。法新社在報道中稱他是中國執政黨內的一位敢言者。北京獨立歷史學者章立凡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表示:

廣告

“他是歷史的親歷者,也是體制的批判者”

章立凡:“李銳先生是中共體制內非常特殊的一個人物。沒有人能夠像他那樣對毛澤東和中共體製做出如此深刻的揭露和批判。因為他也是一個歷史的親歷者,同時他是一個體制的批判者,而且,他的批判的深刻程度,我覺得超過了其他人。在這一點上他給大家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他去世)才會有這樣大的震動。”

反對中共的造神傳統

法廣:李銳先生女兒李南央在她的發喪文章中說,希望隨着她父親的離去,“‘跟隨旗手’、‘擁戴領軍人’的文化在中國也永遠走入歷史。”您怎麼理解這句話?就李銳先生的個人生平來說,這句話應該怎樣去解讀?

章立凡:“我想,她指的可能是中共的這種個人崇拜和造神的傳統。李銳他親身經歷了毛時代的那場造神運動,他自己從一個曾經的造神運動參與者,變成了對造神運動的批判者。早年他參加中共的革命,也在49年以後擔任高官,並成為毛澤東秘書圈子中的一員。我記得他曾出版過一本關於毛澤東青年時代的專著。那個時候,他是毛的擁護者。”

“但是,廬山會議以後,他一下子被打入地獄,這可能引發了他對這個體制的深刻反思。所以,他晚年所寫的《廬山會議實錄》等於是第一次有一個曾經參與高層圈子活動、決策的人,寫出了他的親身經歷,這本著作應該說與大家所熟知的李志綏大夫的回憶還不同。那個回憶只寫了生活層面,但從高層的活動和決策層面,我覺得李銳披露的非常深刻。”

“其後,他還有很多關於要中國實行憲政的主張。這些,我覺得實際上都是對中國現行體制的批判。特別是到他臨終前,住院以後,他會對現任的領導人也提出了批評。所以,我想,李南央所講的那段話實際上體現了李銳反對中共的這種造神傳統。”

“相對於同時代的體制內的批判者,他站得最高”

法廣:但是,這種造神的趨向還在繼續……

章立凡:“對。實際上他從他的歷史經驗已經看到了中共現在的走向以及中共的未來。我想,這點讓他有相當的見識。我感覺李銳相對於同時代的體制內的批判者,他應該是站得最高的,看得也是相當遠的。當然他可能也如他女兒所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歷史局限吧。但是,李銳先生也談到四個特點,特別是個人品德方面,這些也都是他值得大家懷念的地方,就是:他一直在講真話。”

 

李銳一生中除曾經擔任毛澤東、陳雲等高級國家領導人秘書之外,也曾擔任水利部副部長、水利電力部副部長、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青年幹部局局長等職務。從政期間他幾經波折起伏。1959年的廬山會議後,他曾因被打成“彭德懷反黨集團成員”而被撤銷一切職務,並被發配到北大荒;文革期間他曾被關押在秦城監獄八年之久。

80年代中期他離開政治前台,但始終關心國事,晚年更一再呼籲中國走向民主憲政。2018年,他對全國人大修改憲法取消領導人任期制也直言不諱提出批評。

《紐約時報》16日的相關報道評論指出,李銳的一生經歷代表着一代人的各種希望和失望。他的不屈不饒以及長壽使他成為中共建政以來最有影響的一位批評者。但報道也寫道,李銳並不是異見者。他至死依然是共產黨員。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