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潘永忠悼李銳:毛澤東身邊的錚錚風骨

音頻 09:58
中共老黨員、毛澤東前秘書李銳的追悼儀式
中共老黨員、毛澤東前秘書李銳的追悼儀式 網絡

中共老黨員、已故領導人毛澤東前秘書李銳於二月十六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1歲。李銳一生歷經坎坷,屢遭迫害、晚年大力呼籲憲政改革。作為中共黨內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李銳敢言的作風使其成為中國執政黨內的一位敢言者。尤其在晚年,他的硬朗風骨不減當年,尤為令人欽佩。李銳的去世引發全球關注中國政局的人士及媒體的關注。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也有感而發,以“毛澤東身邊的錚錚風骨”為題,寫下了悼念李銳的文章。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廣告

法廣:首先,請談談您對李銳先生去世的感觸?

潘永忠:李銳先生活在世上,是一種符號、象徵與壓力,因為他曾經在中共體制內的顯赫地位與經歷,以及他長久以來對中共建政以來反思,那句「共產黨完全錯了」,一位體制內老者給社會的答案與結論,太震撼了。

他老人家的去世,對中國的政治變革前景來說是一大損失,我們這樣的人非常痛心與悲傷,當然世人不會忘懷這位了不起的智慧長者。

不過從人的生理現象來說,李老享年101歲,已經顛覆了「好人不長壽,壞人活千年」的說法,這又是值得慶幸的。

法廣:按照這位耿直老人的生前意願,似乎並不願意在死後被“開追悼會”、“進八寶山”、或被“覆蓋黨旗”。作為一名資深的中共黨員,他為什麼會拒絕一名黨內成員最終可享有的“最高榮耀”?

潘永忠:這很好理解,對李老來說,他對中共的歷史與現行政策有了基本認識與判定,他在生前一而再,再而三對中共高層,及習近平提出批評,但沒有得到整個體制的認可。

道理很簡單,清者自清,李老生前不願意同流合污,離開了人世更不願意為中共體制背書,他把那些所謂的「最高榮譽」視為糞土。

法廣:2012年10月,李銳曾為海外舉行的「大時代、大動蕩、大變革-第五屆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大會」親筆題詞。作為大會的主辦方之一,請談談您當時的感受。

潘永忠:當姚監復先生把國內中共體制內自由民主派前輩的親筆題詞交到我手上,他們是可敬可佩的李銳、胡績偉、鮑彤、杜導正等五位智者,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走過了這麼多年,2007年的布魯塞爾民主論壇會議曾經收到曾任中宣部長朱厚澤的來信與文章(我們編入了當年的會議文件),這次再次得到一批前輩親筆鞭策與鼓勵題詞,說明我們海外的活動受到他們的關注與鞭策,我的內心是一種複雜的感受,有激動,有責任,有壓力,有感慨,更有使命感。我非常感謝姚老為我們所做的聯絡與工作,更感謝這批導師級老人支持與關懷!

法廣:李銳一生歷經坎坷,屢遭迫害,卻不忘初衷,為理想而直言不諱,堅貞不屈。是怎樣的信念支撐他始終保持剛直不阿的正氣?

潘永忠:李老一生不平凡,他是著名的中共黨史專家,也是中共黨內著名的自由民主派人士。他曾任中共中央委員,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水電部副部長,陳雲的秘書,毛澤東的兼職秘書。儘管李老的人生顯赫,但在中共體制內照樣數度遭遇迫害,延安整風運動時期,他被當作特務嫌疑隔離審查,鄧力群乘人之危,「搶走」了他的妻子。在1959年廬山會議,他被毛澤東定為「彭德懷反黨集團成員」,戴上了「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帽子,被撤銷一切職務,開除黨籍,與右派們一起被下放到北大荒勞動。「文革」期間,他又被送入秦城監獄。「文革」後的1979年,李老才獲得平反,出任水利電力部副部長,後經中共元老陳雲的推薦出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中共十二屆中央委員,中共十三屆顧問委員會委員。離職後李老主管《中國共產黨組織史資料》的編纂工作,他指出毛澤東晚年所犯的錯誤,為 國家和人民帶來了深重災難,他還批評習近平搞獨裁,推倒鄧小平提出的廢除幹部領導職務終身制,大搞個人崇拜。李老長年呼籲民主憲政,是中共黨內自由民主派的傑出代表。

李老給「民主論壇」的題詞是:「中國傳統文化所缺乏的是民主與科學,『五四運動』高舉這兩面大旗,問題在一百年來,中共執政六十三年也沒有走好民主與科學的道路,這需要全民的努力,開展新的啟蒙運動。  李銳,2012.9.7.」

從言詞內容就很能說明問題了,他加入中共是為了實現中國的「民主與科學」,然而世人皆知,中國的現代民主在哪裡?中共現行的專制與獨裁不僅在持續,而且變本加厲,這自然與李老一生的追求背道而馳,違背了他的索求的初衷,不能苟同,不能同流合污, 是他的態度與人格。

法廣:李銳的追悼會於3月20日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但是,他的一些生前好友出席告別儀式的打算卻遇阻。當局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潘永忠:當局還是懼怕民心民情,出於維穩考慮,我聽高瑜說,她當時被禁在家,24小時不能出門,有幾個人看着她。擔心她通過媒體被人採訪,然後現場報道。但是高瑜告訴我,聚集在八寶山東大廳聚參加悼念人們超過1500人。這是中共層層把關,懼怕一石激起千層浪,動搖了中共的執政統治。實際上中共非常擔心社會動蕩的可能性發生。所以在每一個事件還沒發生之前,他們就處處防備、處處制約。我的感覺就是,他們還是從維穩(的角度)考慮。

法廣:當局為什麼不顧李銳的遺願,堅持給他開追悼會?

潘永忠:實際上這裡邊的背景非常複雜。因為李銳現在的太太(是在他平反以後和他結婚的),她也是一個老紅軍的遺孀,是一位還在體制內的老幹部。李銳的女兒是反對他的父親進八寶山、反對開追悼會、反對蓋紅旗的,儘管她做出這樣的表示,但是李銳的太太不願這麼做。這位太太還有原來第一任丈夫的子女。這些情況非常複雜。作為一位老幹部,(他的太太)是配合的。當初中共中央派來參加追悼儀式的時候,只派了一個秘書長,他太太很生氣。既然按照正部級的規格來舉行追悼會,為什麼只來這麼低(級別)的(人)?因此後來在送花圈的時候,把規格提得很高,把習近平、李克強的花籃也放進去了。當然我估計這是經過他們的同意的,這裡邊的背景就是家屬。當然我們對李銳的女兒的表態是非常的支持的。她完全按照李銳的遺願在辦事。這是沒錯的。我只能說到這裡。

法廣:最後請您談談,您認為,李銳身後留下的最大財富是什麼?

潘永忠:簡單地說,因為李銳對整個社會、對共產黨體制的看法,是很說明問題的。這不僅是社會知識界原來對中共體制的反省與檢討,李老等一批中共黨內自由民主派,深入與擴大了這個社會組群對中共現行體制的認識與反叛,將起到整個社會思考與探索,實際上他們起到對社會的一種呼籲、喚醒的作用,兩句話:中國的前途在哪裡?中國將向何處去?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