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一個視頻引發的爭議

音頻 07:33
復旦大學特聘教授、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資料圖片
復旦大學特聘教授、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近日,中國東方衛視聯手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打造播出了一檔政論節目,圍繞中國政治,社會,經濟敏感議題,邀請中國研究院特聘教授張維為,以討論會的形式予以解答,可以看出,這是中共文宣努力講好中國故事的又一次嘗試。為宣傳這套節目,編導組以編前會的形式拍攝了一個短視頻,這個視頻日前在社交平台引發不少爭議。首先看到的是獨立學者榮劍的發帖:“煞有介事,裝腔作勢,自以為是,一本正經地討論吃屎比吃飯好!”這話聽來粗糙,但觀看視頻後就發現這些用詞並不為過。

廣告

短片中的一位編導一上來就說,中國解決了挨打問題,挨餓問題,現在要解決挨罵問題,中國人講不好中國故事,問題的根源是沒有自信,現在自信有了,結果發現,就像註冊商標一樣,有些詞已經被人註冊,像民主法治人權,中國人怎麼才能平等的使用這些詞,這就是話語權的問題,關鍵是,對於民主的定義,是否允許中國人去豐富它的涵義。中國人在二十世紀前半頁很憋屈,那個時候,只能被迫接受,沒有別的選擇,現在中國人有能力去對抗這些概念了,卻發現在定義上吃了大虧。中國走的就是一條民主的道路,中國現在就是民主的,你說我們不是,這個詞我們就不能用了,這個沒有道理。只有創造標準的企業是好企業,如果你能率先制定標準,就站住腳了,現在是重塑話語權的時候了。

這些話在視頻中由幾位編導以聊天的方式說出的,給人留下的第一印象是,他們似乎在真誠地表達,中國強大後,要對民主人權法治進行重新定義,豐富它們的內涵,中國有必要把握對民主人權法治定義的解釋權。一篇題為《信仰是我們抵禦恐懼的力量》的網文這樣寫道:“我反覆看了幾遍這個視頻,心中的震撼幾乎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我並不完全為他們的無知震撼,我更為他們沒有沉默的權利而震撼。是他們不懂民主嗎?我相信他們不是不懂,而是很了解,否則,他們不能說出我們在民主的定義上吃虧了。他們在鏡頭前講那些話自己難道不知道有什麼後果嗎?他們很清楚自己會被學界看不起,但是,他們這些言論是給某些人聽的,這就夠了。某些朋友可以把他們看成是投機分子,但是,我更覺得他們是沒有辦法。在目前這個大環境下,某些人因為自己對世界的認知出現了嚴重的偏差,造成了很多思想和認識上的混亂。這個時候,他們就急迫地需要某些“理論”為他們的錯誤背書,以證明自己的正確。”

有微友發來一篇早前因言獲罪,遭貴州大學開除的楊紹政教授的講話筆錄,題目是《中國解決挨打,挨餓和挨罵問題的說法是在塗脂抹粉》楊教授說:“ 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的一群人說中國解決了挨打的問題,解決了挨餓的問題,現在要解決挨罵的問題。我聽他們說這樣的話,感到非常震驚。首先講一下挨餓的問題。我們國家地大物博,人口眾多,這樣一個勤勞智慧的民族,國民自己不能解決吃飯問題,還會挨餓?

中國在1949年以前,局部有一些天災,大部分國民還是豐衣足食的,雖然從1911年到1949年,中國內戰一直不斷,但是沒有大面積餓死人的情況發生。恰恰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在1958年到1962年和平時期,中國大陸餓死了幾千萬農民。這期間,我沒有發現中國共產黨組織救助無數瀕臨死亡的同胞,相反,它的高級幹部還在和外國人大吃大喝,把糧食送給賣給外國人,把大量的資金送給,或無息貸款給外國人。這些信息,都是我從黨報黨刊上發現的。我看不到高級幹部,中央委員一級的幹部公開站出來呼籲,或者組織全體國民救助瀕臨死亡的同胞,把無數同胞瀕臨死亡的消息向全世界公布,讓全世界參與救災。所以說,挨餓的問題,是中國共產黨人為導致的慘劇。

關於挨打的問題。在中國大陸,現在有很多人之所以挨打,之所以有成千上萬的人要到北京去上訪,很顯然是中國共產黨的各級黨組織領導的人在打這些無辜的人,在傷害侵犯這些上訪者。這些打人者是有組織的流氓,如果不將他們繩之以法,我們國家能夠解決老百姓挨打的問題嗎?在國內,我們沒有解決人民挨打的問題,原因就是中共各級黨組織及其負責人有組織的犯罪行為,沒有得到制止和追究。 
關於挨罵的問題。你在國內讓老百姓挨打,國際上有人看不下去你對民眾施暴的行為,來罵你,是理所當然的。

怎麼解決挨罵問題?停止暴行,停止犯罪,停止違憲,才能解決。你回歸人類文明了,挨罵不就解決了嗎?楊教授最後說:“一群胡說八道的人,你還說你要講好中國故事,讓中國人解決挨打、挨餓、挨罵問題。這些問題就是中國共產黨各級黨委顛倒黑白,侵犯民權導致的,你還怎麼講好中國故事?回歸文明,歸還人民的權利才是正道。”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