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習近平成了寡人 滿眼重大風險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網絡圖片

官媒新華社周四報道了包括常委在內的中共政治局成員要向習近平總書記書面述職一事。習近平19大以來,集權一步比一步厲害,但官媒如此報道政治局委員向總書記書面彙報,尚屬首次。

廣告

有報道稱這是中共領導核心成員向習近平表忠心。在文革時代,要向毛澤東表忠心,“早晚三請示”。習近平現在給中共的最高統治集團套上了這個緊箍咒;還有評論稱習近平為了駕馭政治局再出新招,讓政治局委員們像小學生老老實實做作業。

新華社的報道津津樂道:政治局委員們依規向習近平書面述職,習近平則“認真審閱述職報告”。政治局委員的述職報告內容“圍繞一年來履職盡責情況,認真撰寫”,“嚴格同黨中央和習近平總書記要求對標、對錶”。述職報告“自覺把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和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作為最高政治原則和根本政治規矩”。

看完這些,給人感覺“黨中央”不過是一快招牌,黨中央就是習近平,習近平就是黨中央,書面述職,一句話,服從習近平!

政治局常委矮習近平一頭

中共政治局常委是中共最有權勢的政治人物,在黨國體制下,中共政治局常委會就是中國的最高決策機構。除了文革時期毛澤東絕對統治,鄧小平時代為預防一人把一國推下懸崖的危險,實施政治局常委會“集中領導制”。

習近平上台後以有條件反腐加速獨裁,2015年5月29日,頒布『中國共產黨黨組工作條例』,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法、最高檢和中央書記處向習近平主持的中央常委會彙報工作;2016年十八屆六中全會,習近平成為中共“領導核心”;而根據官媒新華社2月28日報道,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員向黨中央和總書記習近平總書記書面述職,彙報他們“加強對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的教育管理”的情況。這一句話似乎透視出習近平對身邊人的家屬不太放心。

新華社的報道凸顯了“大臣們”向“皇帝”彙報的細節,其實,習近平在中共黨內的的權力是在十九大達到頂峰的。十九大後,2017年10月27日頒布的『中共中央政治局關於加強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的若干規定』,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的實施細則』,明文規定包括常委在內的政治局成員們向習近平每年書面述職。

常委們低頭了,過去與中共總書記差不多平起平坐的政治局常委,也由同事關係變成上下級的領導與被領導關係。

到處都是重大風險

一個悖論是,從毛澤東以來,再沒有一位中共領導人像習近平那樣集結了那麼大的權力,幾乎是中共全部的權力。可是,習近平似乎並不高枕無憂,紐約時報最近有報道稱,習近平的焦慮感很重。他對官員們說,中共在各個方面面臨重大風險。

權力集中在一個人手上,其他的常委們、委員們畏首畏尾,一切都看習近平的臉色,反而讓習主席更加操心。12月1日的特習會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讓特朗普及美國高官十分驚訝。中國一方,不是具體主管談判事務的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劉鶴髮言,或者更技術性的官員發言,而是習近平親自上陣,講了四十分鐘,承諾中國要進行一系列經濟改革。特朗普對習近平的表現印象很深,他一再強調最後協議要與習近平親自簽署,解決最後難以解決不了的問題,很可能是受了那次峰會的影響。

習近平的權力大到這種地步的時候,整個制度的運行嚴重依賴個人,而非體制,一旦發生危機,就不可想象。鄧小平汲取毛時代的歷史教訓,才實行集體領導制,廢除終身制,習近平現在既然消滅了集體領導制,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一個人長久地統治下去,中國的未來不好想象。

習近平本人不久前召集省部級第一把手開會,做預防2019重大風險講話,要提防黑天鵝和灰犀牛,為他寫材料的王滬寧常委也做了要做最壞打算的講話,首當其衝是重大政治風險。他們為什麼擔心?

即使時時刻刻做到“兩個維護”,黨中央好像還不放心, 2月27日印發的『中共中央關於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有這麼一段話:要以正確的認識、正確的行動堅決做到‘兩個維護’,堅決防止和糾正一切偏離‘兩個維護’的錯誤言行,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決不允許對黨中央陽奉陰違做兩面人、搞兩面派、搞‘偽忠誠’”。

這裡面用了一些網絡新詞,但意思很明顯,就是害怕“兩個維護”維護得不夠,這才是真正的重大政治風險。“兩個維護”是什麼呢?就是維護總書記的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一句話,就是要保衛習近平。至於中美貿易戰、中國經濟寒冬等等,遠在其次。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