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人大開幕:處於守勢的中國政府

音頻 06:01
李克強在人大開幕時做政府工作報告, 2019.3.5
李克強在人大開幕時做政府工作報告, 2019.3.5 REUTERS/Jason Lee

一年一度的中國人大3月5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拉開帷幕,總理李克強在開幕式的政府工作報告對外描繪了一幅經濟形勢悲觀的暗黑圖景:經濟增長下降、失業率上升、充滿敵意的國際環境…,法國《世界報》評論標題就是,“中國政府處於守勢”。

廣告

李克強從其工作報告的第二句開始就提到,中國“面對多年來少有的國內外複雜嚴峻形勢,經濟出現新的下行壓力”。經濟和社會的危險更甚於軍事,報告引發最多的關注點之一,是中國軍費漲幅低於去年。中國國防開支逐年增加,但李克強報告中提到的2019年國防預算增加比例“僅”為7.5%,不到2018年的8.1%。中國1776億美元的軍費預算即使是在這一高增長的比例之下,仍遠低於美國五角大樓所能獲得的7160億美元。

評論注意到,李克強報告沒有提及南海的緊張局勢,對於台灣問題,則是在講話接近結束時簡要提及。台灣中央社報道注意到,報告涉台篇幅與去年相當,共165個字,除了重申“一個中國”、“九二共識”、“和平統一”和反台獨立場外,今年新增了習近平對台綱領的“習五條”

對2019年工作計畫,顯然有關經濟和社會問題成為優先重點。李克強表示,2018年度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為6.6%。今年目標為GDP增長6-6.5%。這是中國政府近三十年來所提出的最低目標。李克強檢討了中國在過去一年中遭遇到的諸多挑戰:經濟全球化遭遇波折、多邊主義受到衝擊、國際金融市場震蕩,尤其是中美經貿摩擦對企業生產經營、市場預期帶來不利影響。產生的結果是失業率可能上升,報告含蓄地承認這一點。目前中國官方公布的失業率為3.8%,但民調機構在對31個城市進行的調查顯示,該數字為4.9%。參考後者,李克強預測失業率約在5.5%,而去年他對失業率的預估低於5.5%。

李克強強調“優先就業政策必須適用於所有領域…,首次將優先就業政策提到了宏觀政治層面。他這樣形容中國當前的經濟﹕新老矛盾交織,周期性、結構性問題迭加,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為穩住面臨成長趨緩壓力的中國經濟,李克強提出減稅政策﹕全年減輕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近兩萬億元。赤字將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8%,比2018年增加0.2個百分點。同時,預測通脹率為3%,預算支出將增加6.5%。

面對西方國家對中國技術力量崛起的擔心,李克強報告對此表述低調。他說中國只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 “自主創新能力仍然薄弱,關鍵技術和核心技術仍然缺乏”。同樣的低調也表現在對鏈接100多個國家的“一帶一路”計畫表述上,他稱意識到“必須確保我們在國外的投資和合作項目健康有序地發展”,這似乎是對“一帶一路”項目可能給一些國家帶來“債務陷阱”質疑的回應。更為重要的是他提到發展一帶一路並不是中國人的優先,而承認群眾對 “教育、醫療、養老、住房、食品藥品安全、收入分配等方面有不少不滿意,去年甚至發生多起公共安全事故”

《世界報》分析提到,李克強的報告證實了,在經常被外界認為是自信霸氣的中國正面臨敵對的環境。美國副總統彭斯去年講話將中國描述為“奧威爾國家”,指中國試圖“打造一個與美國價值觀和利益相悖的世界”,所發起對中國電信巨頭華為的抵制,甚至波及到波蘭這樣對中國友好的國家。分析提到,習近平在1月21日的組織工作講話中,提出中國在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等七個方面面臨“重大風險”。敦促保持對“黑天鵝”和“灰犀牛”事件的“高度警惕”。正如李克強在報告開始所承認的那樣,中國領導人所面臨的威脅同樣來自內部。

報道提到中國公安部長趙克志1月24日講話甚至提到“採取一切警戒技術和能力防止和打擊顏色革命。” 這幾乎是中國該級別的政府高曾首次提到中國存在顏色革命的風險。評論認為,習近平的絕對權力和不容任何質疑似乎並沒有達成黨內一致。自去年3月以來就沒有召開中共代表全會,出乎多數觀察意料,政治學家陳道寅在接受“世界報”採訪時表示,“習近平受到爭議”。他說中國目前對美關係走壞、經濟形勢不佳的情況下,召集全會不可避免讓習的權威受質疑,而為期十天的人大會議反映這一質疑的可能性很少,但在當前經濟面臨困難時,李克強的報告就顯示了中國這種執政合法性是建立在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基礎上的權力的不安,而這也就讓“穩定”成為重中之重。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