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兩會

習近平修憲一年 今年與去年難比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三月三日在全國政協會議上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三月三日在全國政協會議上 路透社

去年兩會,今年又兩會,中國全國人大今天正式開幕,去年此時,習近平做了一件大事,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後來的發展顯示,這件事讓他加速失去人心。

廣告

問過不少觀察人士,去年兩會到今年兩會,他們眼中發生的大事是什麼?多數的看法是兩大件,而且前後關聯,一件就是上屆全國人大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一件是三個月以後突發的中美貿易爭執,繼而演變成引發中國經濟墜入寒冬的貿易大戰。

十九大,習近平如日中天,取消指定接班人的黨內規矩,藉著十九大東風,習近平在2018年3月全國人大會上,以出其不意的速度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民間有稱“霸王硬上弓”。

習從那一刻起理論上可當“萬年主席”,權力達到高峰,與毛澤東比肩,隨之把中共一條不成文的規矩“七上八下”壞了,讓助他反腐清除路障掃平黨內對立勢力的王岐山歇了三個月後,以六十九歲之尊,榮當無需操心換屆的國家副主席。

自此,習主席權力無限,然後加快縮限政治局其他成員權力的過程,重新出山的王岐山也不例外,王從此成了禮儀大王,打打牙祭,見見各國要人,帶着昔日的光壞,留下一些猜想。但別的什麼也做不了。惟習大大為大。

成了習核心還不夠,讓人大、政協、最高法、最高檢、書記處五大機構向政治局彙報也不夠,習近平建立一套制度來保證自己的絕對權力,包括中共常委在內的政治局成員向習近平書面述職,常委之間的平等關係變成上下級關係,建立黨內重大事情請示彙報制度,政治局生活會反省家屬子女狀況…即便如此嚴厲規矩,元月下旬習近平緊急召集省部級第一把手開會,提出預防七大風險,尤以政治風險為重,而且使用兩個怪詞比喻突發風險和經常性風險:黑天鵝,灰犀牛。一時中國天空上,浮現着各色天鵝的陰影。

習高高在上,如皇帝寡人,周圍大臣,行事全看他的臉色,但為何又有七大風險之說,分析人士說,高處不勝寒,習感覺危險四伏。

原來,這一年隨着權力的一步步絕對集中,習的威信並沒有隨之增長,反而一步步減弱,習十八大剛剛登基時的光壞,也愈來愈黯淡。

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撇開整個共產制度的深層原因不論,就一年內習近平從高峰下滑的個人演變史而言,禍根還是起自於去年人大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

萬年主席,堵住了中共通過輪換制自我糾錯的可能性,從此要麼跟着習主席走到底,要麼走不通了,鋌而走險,來一個另外形式的糾錯。比如華國鋒粉碎四人幫……簡單地說,就是中共歷史上屢屢發生的黨內不流血政變。

似乎五年大反腐,兩年小反腐,該清除的已經清除,但是習近平眼中,到處都是敵人。

分析人士指出,其實這一年發生的一些事情,都跟習近平權力至大,他人盲從,丟棄鄧小平韜光養晦有關。其中引發的最大的最要命的事就是中美貿易戰。中美貿易戰是中美對抗的核心一環,中美對抗也跟習近平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有關聯,習近平走上皇帝路引起西方猜忌,對中國變革的希望落空了,中美貿易戰打響了。

其實,去年三月份特朗普亮劍的時候,如果習近平承認理屈,有遠見,不要跟着亮劍,認真談判,不至於落到後來的地步。

貿易爭執三月初起,五月底開打,隨後連一點退讓的餘地都沒有了。去年底今年初,經濟寒冬效應開始顯現,中共當局才迫不及待地希望停戰。民族主義者諷刺竟然落到目前這個“仰視”特朗普鼻息的地步,習近平的黨內反對者認為這與習近平的短視,傲慢,缺乏遠見有重大關係。中共內部批評習近平的聲音不斷,習近平引發貿易戰是一個很大的原因。

現在傳出的消息是,中美三月底達成貿易協議的機會很大,北京準備做重大讓步,但似乎仍然很難在美方期待的結構改革問題上取得實質性進展。這個尚未落實的消息可能會讓習近平當局在兩會期間略略放鬆?但多數觀察者同意,即使在這個月底特朗普與習近平簽署協議,也只是走完中美貿易戰第一步,美國兩黨現在對中國必須要進行結構性改革方面有共識,中美貿易戰可以暫時休戰,但不會終結。

中共黨內批評習的聲音此起彼伏,民間也有越來越明晰的聲音,去年年底,借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之際,中國百餘知識分子公開發出吶喊,進行真正的政治改革!北大教授張千帆說:“不闖選舉關,沒有真改革”,有的呼籲“人權立國”。

北大教授鄭也夫走得更遠,他呼籲“幾乎完全喪失了自我糾錯的機制”、“執政七十年,給中國人民帶來太多災難”的中國共產黨體面地淡出歷史舞台。

黨內有異聲,民間有風浪,加之中美嚴重對峙,經濟環境變壞,習近平可能真正意識到了風險,所以在短短數周,發出了幾個文件:『中國共產黨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中共中央關於加強黨的建設的意見』等。

這些文件核心的意思是“講政治”,講政治就是“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反對黨內分裂主義,山頭主義,把請示報告制度化。還要去杜絕“低級紅”、“高級黑”。法國『世界報』引述中國專家陳道銀分析,『中共中央關於加強黨的建設的意見』出爐,實際上向兩會代表發出警告,不要提一些有爭議的建議。

去年到處開綠燈,今年到處在報警。用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的話說,今年要做最壞的打算。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