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美貿易戰

人大會議間隙 易綱暗示中美接近就彙率問題達成協議

中國央行行長易綱,2018年4月11號在博鰲論壇
中國央行行長易綱,2018年4月11號在博鰲論壇 路透社採用第三方圖片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周一報道,中國央行行長易綱星期天暗示,中美接近達成一項彙率協議,這是為解決長達一年貿易爭端而舉行的談判的一部分。易綱同時也強調,中國絕不會把彙率用於競爭的目的,也不會用彙率來提高中國的出口。

廣告

報道稱,易綱在周日中國全國人大會議間隙舉行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稱,中美雙方在許多關鍵和重要問題上達成了共識。

易綱表示,中國絕不會把彙率用於競爭的目的,也不會用彙率來提高中國的出口。這也是中國官員在一些多邊協議中做出過的承諾,好比二十國集團協議。易綱強調:“這是我們承諾絕對不這樣做的。”

華爾街日報指出,多年來,中國如何管理人民幣彙率一直是美國和中國之間爭論的焦點。美國總統特朗普此前在競選時就直言不諱地表示,中國操縱人民幣彙率,令其產品相對便宜,從而在貿易中獲得優勢。去年特朗普重申了這一觀點,當時人民幣暴跌引發這樣一種質疑,即北京方面通過壓低人民幣彙率來抵消美國加征關稅對中國產品的影響。

在最近的貿易談判中,美國談判代表敦促中方代表保持人民幣彙率穩定,提高中國央行干預彙市的透明度。在上個月底舉行的一場國會聽證會上,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表示:“我們在彙率問題上了花了很多時間,這份彙率協議將是可實施的。”

不過,如果達成協議,該協議將如何實施仍不清楚。雙方正在更廣泛貿易協議的實施機制上討價還價。

上周六,中方高級貿易談判代錶王受文向記者表示,任何此類機制必須是雙向的、公平的和平等的。

在周日的新聞發布會上,易綱表示雙方已經討論了在外彙市場買進賣出時應如何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標準披露信息。他還宣稱,雙方討論的另一點涉及兩國應如何尊重對方的貨幣當局在決定貨幣政策時的自主權。

該報道分析,後一個問題越來越引起對中國央行貨幣政策獨立性的擔憂,因為如果央行做出保持人民幣彙率穩定的承諾,這種承諾會令其在放鬆信貸政策以支撐經濟增長時受到束縛。如果向經濟中釋放更多人民幣資金,可能會壓低人民幣彙率。

易綱說,中國央行在設定貨幣政策時以國內經濟形勢和發展趨勢為主考慮。他表示,央行在考慮貨幣政策時,彙率並不佔重要地位。

同一天,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也認為,上述有關彙率的言論表明了雙方在達成貿易協議方面正取得進展。他在福斯新聞上說,他看好中美雙方將在本月或下個月達成協議。

但另一方面,看到美朝峰會無果而終,中方官員不免擔心,特朗普可能提出“不接受就一拍兩散”的要求,將習近平置於尷尬境地。

華爾街日報又說,很多分析人士和投資者指出,對美國來說,中國有關不從事競爭性貶值的承諾算不上什麼讓步。中國曾在10年時間裡允許在很大程度上被低估的人民幣升值。2015年,該升值趨勢戛然而止,人民幣開始承受更大壓力,中國央行多次通過干預來防止人民幣下跌幅度過大。

中國官員同時也顧慮到,人民幣貶值速度過快可能刺激企業和投資者將資金轉移到海外,有可能導致本已難於應付債務規模高企問題的金融系統失穩。

據悉在這次新聞發布會上,易綱提到了中國央行近些年維持人民幣穩定的努力,指出該央行已經動用1萬億美元的外彙儲備來捍衛人民幣彙率。

華爾街日報認為,這位中國央行行長還試圖緩和投資者的一種預期,即為了支撐放緩的經濟,央行或將採取更為激進的寬鬆貨幣政策。易綱表示,中性的貨幣政策立場意味着中國將保持整體槓桿率的穩定。

其實在過去一年中,為了釋放更多資金讓銀行發放貸款,中國央行五次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易綱表示,今年仍有下調存款準備金率的空間,但空間已縮小。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