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明鏡書刊

兩會不能講政治也不能講經濟,說透了誰要一肩扛?

音頻 05:05
點點今天事, 何頻
點點今天事, 何頻 Mirror

在2019年3月3日到2019年3月6日明鏡火拍的《點點今天事》節目里,新聞評論員何頻認為中共高層對於兩會其實是惶恐的,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就透露出不少政治博弈,而周強還是危在旦夕,今年政協的開幕式改喊“反港獨”,這又凸顯哪些信號呢?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電視編輯羅芊芊女士,給大家介紹這些內容。該節目文字稿收錄在第87期《內幕》雜誌中。

廣告

法廣:今年兩會聽說動用了上百萬軍人警察還有業餘保安人員進行安全維護,不論坐火車還是搭飛機進入北京都需要兩次檢查,就連郵件、郵包也不例外。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氣氛呢?

羅芊芊:今年可說是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30年來最緊張的一次。何頻先生認為,說“二次檢”還含蓄了點,有些異議人士甚至遇到三次以上攔截盤查。而在如此緊張又壓抑的情況下,習家軍的成員  北京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蔡奇卻跟大家說要“講政治”。當然,開幕式上只有領導人可以講政治,其他人最好還是低調保平安。如果不準講政治,那麼就能講經濟嗎?這恐怕也很困難。今天中國經濟出現下滑等等問題,固然有它自然的規律,但是和人為因素脫不了關係。習近平一直強調要做大做強國有企業,造成許多企業家看不到希望、紛紛逃離中國,若真要追究起責任,黨和領導人都必須承擔。

法廣:說到了經濟,各方對於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解讀很多,李克強在台上講話冒汗尤其引人關注,他現在和習近平互動如何?

羅芊芊:雖然中國民間或者是文化界對於李克強有一定好感,不過他政治資源卻是非常薄弱的。何頻先生談到,習近平上台以後,已經把國務院總理這個溫和輔佐最高領導人的角色拿掉了,於是乎出現“一尊之下宰相弱”的局面。李克強畢竟是一名技術官僚,所以在政府工作報告面,多少還能展現出務實作風,這恰恰是幫助中共穩定政權的重要基礎。而李克強也一直被看作可能取代習近平萬一出事的上位人選,他的學識以及廉潔形象都符合條件,但這卻和“定於一尊”嚴重衝突,所以才被打壓到幾乎是毛澤東以來權力最小的一位總理。

法廣:北京前陣子公布礦權案的調查結果,定調是法官王林清的個人行為,可是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卻異常低調,不僅兩會報告不提卷宗案,也沒在部長通道上亮相,高層打算怎麼處理他?

羅芊芊:從之前崔永元的爆料以及社交媒體上的風向來看,周強似乎處境很危險,但是這種干預司法的情況在中國太常見了。何頻先生認為,上面要拿下周強的根本原因在於他是共青團的殘留勢力,不過團派其實早就崩潰了,也就不急着出手,畢竟拿下一名副國級領導快的話,也需要幾個月時間,究竟何時才要斬草除根全在習近平一念之間,周強現在完全不敢輕舉妄動。

法廣:往年政協的開幕式都在高喊反台獨,這次汪洋一開口就說要“旗幟鮮明地反港獨”,有什麼用意呢?

羅芊芊:“一國兩制”這幾年在香港變化非常大,民間信心嚴重流失。何頻先生觀察到,北京從各方面來對付新聞出版自由,結果書店和發行商一個個滅頂,香港機場曾經是明鏡雜誌銷售量最好的地方,但現在幾乎完全被摧毀。與此同時,有一批年輕的香港朋友知道不能再這樣墮落下去,太多失望和憤怒使得他們喊出香港獨立的口號,這是能夠理解的。香港會出現獨立運動恰恰反映出一國兩制本身的失敗。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