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加拿大棘手的芬太尼危機

音頻 04:58
美國阿拉巴馬州南區檢察官辦公室提供一盒未註明日期的芬太尼藥物Subsys照片
美國阿拉巴馬州南區檢察官辦公室提供一盒未註明日期的芬太尼藥物Subsys照片 路透社

在去年底阿根廷G20峰會期間,習近平同意將每年導致數萬美國人死亡的芬太尼列為受控制物質,被特朗普點贊為“人道主義姿態”,但在阿片類藥物危機僅次於美國的加拿大,因芬太尼問題和中國外逃經濟犯罪意外糾結而相當棘手,在孟晚舟事件令兩國關係急劇惡化後,這一問題更是無人問津。

廣告

加拿大政府濫用阿片類藥物特別諮詢委員會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濫用阿片類藥物導致每天有11名加拿大人死亡。2016年1月至2018年3月間死亡人數超過8000,今年頭三個月就有1036人,其中四分之三死於芬太尼類藥物。毗鄰太平洋的卑斯省等西部省份是重災區,但這並不意味着加拿大東部平安無事。

加拿大法文《新聞報》曾報道加拿大皇家騎警在蒙特利爾地區的一宗案件調查,2017年4月26日,海關人員在蒙特利爾一家郵政分揀中心處理信件時感到呼吸困難,仔細檢查後發現郵寄物品中含有藥性比海洛因強40倍的阿片類藥物芬太尼,擴大搜檢後發現另外14個裝有芬太尼的郵件。加拿大皇家騎警立即啟動代號為鱷魚的專項行動,揭發出住在西班牙和加拿大的 Mitrache兄弟倆構建毒品交易網絡,往世界各地郵寄芬太尼,皇家騎警在隨後的一年內共緝獲芬太尼和卡芬太尼超過18萬劑量,Robert Mitrache在蒙特利爾被判監十二年。儘管新聞報在敘述這一故事時沒有提及芬太尼的來源地,但其他媒體就指明中國是其源頭。

追蹤報道芬太尼問題的加拿大環球電視新聞報道說加拿大執法機構發現芬太尼主要在中國南方工廠生產,並通過集裝箱和郵件送往北美。儘管在公開場合加拿大政府稱正與中國就芬太尼問題展開合作,總理杜魯多在20國峰會期間也強調在過去幾個月里中國正與加拿大執法部門合作,但消息人士指,加拿大在私底下對中國無所作為越來越感覺沮喪,芬太尼甚至正演變為熱門的外交問題,因為加拿大以國家安全為由拒絕了中國往溫哥華總領館增派警察聯絡官的要求,北京原希望籍此抓捕更多藏匿在加拿大的腐敗分子和金融逃犯。在美國,芬太尼被北京有效地利用來應付貿易戰,它是否也會成為北京迫使加拿大幫助尋找目標嫌疑人的工具呢?

加拿大前駐華大使趙樸(Guy Saint-Jacques)相信“中國警方實際上對販賣芬太尼採取了不冷不熱的態度,並不把它作為重要問題”,但他認為“合作是雙向的”,這“意味着加拿大必須更積極地調查中國逃犯,逃犯確實是一張王牌”。另一位前駐華大使馬大維(DAVID MULRONEY)儘管態度強硬地指“芬太尼危機是對加拿大新的外交挑戰。中國拒絕採取負責任的行動,實際上是在殺害加拿大人”,但他也認為加拿大“需要超越零和思維,不要簡單拒絕中國人提出的任何要求”。曾競選加拿大保守黨黨魁的聯邦國會議員奧圖爾(O'Toole)持反對意見,他認為“不應該以外交作為交換條件,因為芬太尼涉及到生命安危”。前渥太華警察局長、國會參議員弗恩懷特(Vern White)建議“如果中國不採取行動阻止芬太尼抵達北美,加拿大應採取懲罰性貿易行動”。加拿大公安部長拉爾夫·古德爾(Ralph Goodale)認為爭取中國在芬太尼問題上的合作是“一個持續、不斷的外交努力”,但他拒絕說明加拿大採取了哪些具體行動來打動北京。不過加拿大和中國就安全問題每年進行國家安全和法治對話,在即將到來的論壇上應該會討論如何就加拿大的芬太尼危機採取緊急行動。

芬太尼危機在加拿大還與華人有組織犯罪洗錢活動勾連在一起,溫哥華高貴林港市長韋斯特(Brad West)主張對此進行公開調查,他認為“來自中國的有組織犯罪正在從這種毒品交易中賺取數百萬甚至數十億美元的利潤...然後他們在加拿大賭場和房地產買賣中洗錢,給社區帶來毀滅性的後果。”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