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言論空間窄縮 上海獵奇推出流浪網紅

圖為民眾趨之若鶩熱捧上海流浪網紅
圖為民眾趨之若鶩熱捧上海流浪網紅 網絡自微博照片

上海一名蓬頭垢面的流浪漢,因嗜讀中國經典古籍,且說出頗富哲理的話語,日前被網絡直播成為網紅,還被形容是“大師”。大驚小怪的圍觀者與淡定的流浪漢,構成了街頭荒誕一景。專家認為隨着中國的言論空間不斷縮小,社會輿論幾乎喪失了公共性,媒體不敢直面真正的公共問題,更側重獵奇。網紅本人據信淡定,指紅不紅與他無關,如果想與他討論話題,等紅熱過後再來。

廣告

據中央社今天報道,因無知精英太多 ,上海博學流浪漢被直播成網紅。

報道引述官方的澎湃新聞,指“大師”名叫沈巍,具有公務員身份,1986年進入上海徐彙區審計局工作,1993年因病休假,且薪酬按相關規定正常發放,據稱每月有人民幣2000多元。

據民眾發現,他不接受施捨,夜裡在路燈下讀“尚書”、“論語”,平日除了撿垃圾、做垃圾分類,就是讀書與休息。

報道說,紅星新聞今天對這名流浪了26年的沈巍有更進一步介紹。沈巍說他不缺錢, 撿垃圾也不是為了賣錢,而是為了實行節約、不浪費的生活理念。報道說他崇拜甘地,喜歡過苦行僧生活,買書幾乎是唯一的支出,撿來的紙板也要寫滿了毛筆字後才丟掉。不過,家人無法理解他的選擇,雙方已多年沒有聯絡。

中央社報道說,過去4、5天來,網紅流浪漢引起的話題不斷發酵,經常有100至200人圍在他身邊,伸出手機做直播;還有一些濃妝艷抹的女孩,開心圍着他合影或直播。

在流量為王時代,過着清貧生活的流浪漢成了最會賺流量的人。有關他的影片被意有所指的放上“大師在流浪,小醜在殿堂”標籤;社群平台微博上以“#博學流浪漢沈先生走紅”為話題的閱讀量,超過216萬次。

據報道說,沈巍的走紅,是窺見中國社會諸多現象的一個切口。在強調物質生活、消費主義的時代,尤其是功利氣息相對濃郁的中國社會,沈巍非主流的生活顯得出格,這讓不少感到浮躁的大陸民眾眼睛一亮。但是,動輒把人冠上“大師”名號,卻對真正的大師不在意,展現出網民善於炒作的膚淺。

報道引述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陳雲,民眾一窩蜂的現象,與當下中國社會的趨同性有關。很多人過着與他人雷同的生活、不能反抗,這時發現了有人堅持另類生活20餘年,很自然會感到驚奇或驚喜。只是,如果這種驚奇或者驚喜不能和有效的社會運動結合,終歸煙消雲散,不會走向真正的反思。因為個體是脆弱的,沒有群體性的支持,很難堅持和改變。

此外,她認為,正因為社會精英的表現多少令人失望,真實的或喬裝的無知者太多,民眾才會轉而去關注邊緣社會裡面的“有識之士”。沈巍因為這種反差而一躍成為“大師”,該好好反思的是社會。

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張雪忠則從另一個角度看流浪漢被熱捧的現象。他在朋友圈評論認為,這說明隨着中國的言論空間不斷縮小,社會輿論幾乎喪失了公共性,媒體不敢直面真正的公共問題,更側重獵奇的報導。

中央社說,對沈巍來說,所有因走紅而起的爭議,基本與他無關。根據媒體報導,他否認自己是大師,對於這幾天來找他的人,他說,如果是真心想探討學問,不妨等他熱度降了再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